老政法退休“玩跨界”,把水葫蘆變“寶葫蘆”
2019年10月08日 14:57:0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7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程康彥在介紹武漢周邊用鳳眼蓮治污的試驗項目(7月18日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程敏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熊金超、李偉

  今年74歲的他,研究湖泊水污染治理已有10年;從一名“門外漢”開始,他的實踐和呼吁,已得到40余名業內專家聯名認可。原本是退休頤養天年之際,他為何“跨界”跟湖泊污水較勁?

  記者近日採訪了原武漢水資源環保事業促進會會長程康彥,正是他的10年治污實踐,讓鳳眼蓮(俗稱水葫蘆)逐漸破除污名,為湖泊治污找到了一種新的可能。

“吸污之王”鳳眼蓮可讓湖水變清

  曾經臭氣熏天的武漢小南湖,這些年已經慢慢變了模樣。這一泊千畝污湖,曾是程康彥的一個重要“試驗湖”,他從這裏找到了利用鳳眼蓮治污的方法和信心。

  自己動手畫圖,研制出具有專利技術的鳳眼蓮自動採收機,可及時對鳳眼蓮進行快速打撈,並用圍網控制生長區域,確保不會瘋長。近日,程康彥向記者展示了自己利用鳳眼蓮治污取得的成果。據武漢市環境監測中心常年逐月監測,小南湖中鳳眼蓮長起來的6-10月與前5個月相比, 總氮下降1/4以上,總磷下降1/2以上,氨氮下降4/5以上。

  在此之前,學術界對鳳眼蓮的功過是非有過激烈的爭論。由于南方一些污染水域一再發生鳳眼蓮瘋長成災,有一種觀點對鳳眼蓮極力貶斥,稱其為“綠魔”“入侵物種”“十大害草之一”。這種看法嚇唬了許多人,至今還有很大影響。另一種觀點主張趨利避害,利用鳳眼蓮實現廉價治污。程康彥讚同後一種觀點,他從文獻資料中知道鳳眼蓮只有在氣溫13℃以上才開始生長,水溫0℃以下死亡,氣溫25-35℃在富營養靜水中生長繁殖迅猛,有被世界上許多國家用于水質凈化的記載。他決心用實踐來檢驗是非。

  在小南湖2015年較大規模的鳳眼蓮治污之前,他先後在三處水體中進行了長達6年的小型試驗,早在2009年7月1日,程康彥就在武漢市委附近的一處公園水溝中“偷偷”試種鳳眼蓮,結果證明鳳眼蓮在水質IV類以上的水體中很難增長。同年9月他開始在東西湖區350畝的墨水湖連續進行了多年的鳳眼蓮治污,直到該湖水質從劣V類上升到地表水IV類。2014年他到小南湖作了較小規模的試驗,取得了改善水質的明顯效果。多年的實踐使程康彥認定,鳳眼蓮瘋長成災是有條件的:第一,富營養污染水體;第二,適宜的氣溫;第三,生長不受控制、不被中斷。因此,只需把握以下兩點鳳眼蓮即可為我所用:其一,打樁圍欄,控制鳳眼蓮的生長范圍;其二,及時快速收撈,不讓其過度發展蔓延。

  尤其是在四季分明的長江流域,鳳眼蓮夏榮冬枯。冬季氣溫有時0℃以下甚至水面結冰,鳳眼蓮在野外難以生存,又為其安全種養控制增加了一道天然屏障。

水葫蘆變“寶葫蘆”背後的秘密

  有研究表明,1噸鳳眼蓮可以吸收約2000克左右氮、330克左右磷,而每畝水葫蘆年生産量可以達到50噸,理論上可富集水體中的氮約100公斤、磷約16.5公斤,通過採收鳳眼蓮,最終帶走它所吸納的氮、磷等富營養污染物質。

  不少業內支持鳳眼蓮治污的專家不僅重視防止鳳眼蓮瘋長成災,也擔心其後續處理和資源化利用的難題。程康彥通過10年的實踐,對這些問題較好地交出了答卷。他率領團隊從機械設備和作業路線兩方面入手,研究出了保障鳳眼蓮低耗高效、安全治污的一整套專用技術和設備。

  在位于武漢市社會主義學院的一間辦公室裏,記者看到滿屋子都是鳳眼蓮、機械設計等方面的書籍,畢業于北京大學法律係、從事了一輩子政法工作的老人,退休之後全身心扎進了鳳眼蓮治污事業。

  記者看到,程康彥自己設計的獨創性採收鳳眼蓮的機動工具,從傳送帶式採收機到自動化採收機、採收平臺,整套技術工具已獲得國家級專利並應用到湖泊治污項目中來。經測算,用這套技術和設備,種、管、收1噸鳳眼蓮的成本只需百元左右,與實現同樣治污效果的其他方法相比,成本確實低廉。

  通過不斷摸索,程康彥完善了技術路線,採取水岸結合、水上攏集、岸上機械採收、一次上岸推走的作業路線,充分借助水力、風力,盡可能使用電力,減少一次裝卸,提高了採收效率,節省了機械成本和能耗。

  隨後,他通過多年觀察採收上岸的鳳眼蓮的自然變化,改變了異地粉碎擠壓脫水、遠距離運送的做法,改為就近堆放,通過風吹日曬、自然脫水、幹縮成餅,變污染為有機肥。這種轉化辦法破解了鳳眼蓮含水率高、可用率低的難題,無須機械處理,還可節省運力90%以上,遠比制作沼氣、纖維板等更簡便經濟。變成餅塊的鳳眼蓮有機肥,很受生態農業用戶的歡迎。

  不僅成本劃算,經過10年的實踐探索,程康彥還發現,依靠大投入清淤作為治污基本手段的通常做法應該改變,除重金屬及有毒物質超標的特殊淤泥及需要擴容、疏堵的水體外,用鳳眼蓮治理一般污染水體則不必清淤。

  “清淤有利有弊,其弊端是成本高耗費大,在武漢清除1立方米淤泥約需150元左右,還往往破壞水底生態,給水體修復造成困難。”程康彥説,“清淤過程中的施工、輸送、堆放可能影響周邊環境,造成二次污染,特別是不可能把污染層清幹凈,新表層氮、磷等富營養物質含量仍是水體的千百倍,在新表層穩定之前仍將長期繼續釋放,污染水體。而用鳳眼蓮可實現不清淤治污,節省大筆資金,具有明顯的優越性。”

願無償獻技術造福更多湖泊

  如今,程康彥的探索,得到了業內專家的認可。中科院水生所專家吳振斌、郭偉傑、李柱表示,以水生植物為核心的富營養化水體修復技術,因具有效果好、投資少、運行成本低、易管理、景觀質量好等優點,已成為富營養水體生態治理與修復的最有效途徑之一。鳳眼蓮是研究最早、最深入,也是實際生態修復工程中應用較廣的水生植物,被廣泛應用于石油化工廢水、生活污水、富營養化湖泊、河道、垃圾滲濾液等水體處理和水生態修復。

  程康彥認為,鳳眼蓮成本低廉,特別是在大面積、大規模的治污工程中,更顯示出超群的優勢。同時,還可選配其他水生植物,如菹草、狐尾藻、金魚藻、伊樂藻、籽蓮等,在治污空間與時間上與鳳眼蓮相輔相成,並為鳳眼蓮去污後實現草青湖凈創造條件。

  這名古稀老人,談起水污染治理,眉飛色舞,頭頭是道,讓人感受到他的滿腔熱情。

  記者不由好奇地問了一句:從政法到環保,隔行如隔山,難不難?“黨的幹部肩負的任務,不少是不曾學過、不曾做過的。關鍵是要有事業心,在實踐中不斷學習。”程康彥認為,人退休了,但心態不能退休;只要肯學習,就會有收獲。

  原來,2009年,時任武漢市委特邀顧問的程康彥,曾經牽頭創辦公益網站,用來展示各種好産品、好技術。其中,涉及水污染治理技術時,他發現這項武漢市需要的技術,卻各有所長、各有局限性。尤其是對鳳眼蓮的水生植物分歧很大,貶者多、褒者少。如何用其所長、控其所短,引起了這名老人的探索實踐雄心。

  從推動截污到投放、採收鳳眼蓮,程康彥一直上手操作。尤其是每年冬季釆收,總要忙一兩個月。採收平臺難免寒風冷雨,泥水遍地,為了及時研究解決機械故障,他堅持在這種環境中工作。

  如今,為了支持各地打好打贏污染防治戰,程康彥決定把自己探索摸索的鳳眼蓮整套治污技術無償獻給社會,向所有願意使用的單位提供,並可到現場義務指導。

  多年與污水鬥爭,程康彥對環保有了更清醒的認識,感受了全社會環保意識的提升,也對環保基礎設施的升級感到心急,“治污應先全面截污,無論什麼水體,只要有足以降低水質的外源污染,其他任何措施的效果都會大打折扣。”

  他發現,許多人對截污的認識並不全面,只注意了污水管涵溝而忽視了其他,以致治污曠日持久,效果不佳。為此,他多次帶著助手沿湖探查,深入街道社區調查走訪,建言獻策城市地下管網從源頭“雨污分流”。

  “多年的探索之旅,走的彎路不少。一開始就知道這個探索不會輕松,實踐中體會到比預想的更艱辛。我考慮最多的是在低成本治污的探索中,怎樣才能向社會交出優秀的答卷。”程康彥説。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