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院士”馬建章:與虎結緣,為虎謀生
2019年10月05日 10:27:0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4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馬建章抱著小老虎。(資料照片)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韓宇、楊思琪

  今年6月,中俄兩國簽署關于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共同開展生態廊道建設,保障東北虎豹在中俄邊界實現自由遷徙”,被列為兩國合作的重要內容。

  這項跨國合作的背後,與一位中國工程院院士多年研究與呼吁密不可分。

  馬建章,今年82歲,是中國唯一一位野生動植物保護與利用學科的院士。20世紀60年代,在一次野外考察中,他與老虎近距離偶遇,開啟了他與東北虎打交道的生涯。

  馬建章不僅推動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學科建立,為中國東北虎種群保護做出重要貢獻,更致力于在中國傳播野生動物保護與管理的科學理念,被稱為“老虎院士”。

  “我一輩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守護野生動物。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人類自己。”馬建章説。

他的提議撬動跨國合作

  在中國和俄羅斯今年6月份簽署的聯合聲明中,開展東北虎、東北豹保護國際合作成為兩國人文交流第九條內容的一個亮點。這讓馬建章驚喜又欣慰。半個多世紀以來,老虎的“家事”是他最牽挂的心事。

  野生東北虎是重要的虎亞種之一,主要分布在俄羅斯遠東地區和中國東北地區,被列為“世界十大瀕危動物之一”。據已知的不完全統計,全球野生東北虎數量僅有500多只。在中國,東北虎主要分布在完達山、老爺嶺、張廣才嶺等地。

  馬建章研究時發現,由于人類經濟活動頻繁,棲息地遭受破壞,野生東北虎數量越來越少,並且呈“孤島狀”分布。它們的棲息地中間有村屯、農田、公路、鐵路等“人工隔離帶”,形成彼此分隔的“孤島”,導致野生東北虎不能進行基因交流或造成近親繁殖,嚴重危及東北虎生存。

  在中國,曾經存在5個野生虎亞種。有一個虎亞種已經絕跡,現有的4個虎亞種中,東北虎是最有可能實現種群恢復的亞種。

  “東北虎不能重蹈華南虎的覆轍。”馬建章説。

  野生東北虎保護對于國家生態安全具有重要價值。在馬建章及有關專家的倡議和推動下,2017年,東北虎豹國家公園成立,東北虎的保護工作上升到國家層面。

  中國政府規劃出覆蓋吉林、黑龍江兩省部分區域共146萬公頃土地,作為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域。這一區域將琿春、汪清、老爺嶺等多個自然保護區連成一個大區域,與俄羅斯、朝鮮接壤。

  中俄邊境東北虎跨境活動頻繁,曾有東北虎從俄羅斯進入中國,已在中國琿春等地定居的東北虎也去俄羅斯“串門”。但兩國陸地邊境依然存在著鐵絲網、圍欄等設施,仍是野生東北虎跨境流動的障礙。

  “中俄兩國不斷加強對東北虎、東北豹的跨國界保護,已勢在必行。”基于一係列研究成果,馬建章提出了“跨境生態廊道建設”的想法。這一提法得到了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的認可。

  什麼是“生態廊道”?馬建章解釋道:“在中俄兩國之間設立跨國保護區和通道,沒有障礙和界限,讓東北虎不用‘護照’和‘簽證’,實現自由‘串門’,甚至‘跨國聯姻’,這樣才能讓東北虎種群繁衍生息。”

  每年7月29日是“世界老虎日”。今年的這一天,首屆東北虎豹跨境保護國際論壇在位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東北林業大學召開,來自中俄兩國及世界有虎分布國家的專家交流保護東北虎的經驗。

  中俄兩國合作的一項研究發現,第一代雌虎在俄羅斯邊境生活,第二代雌虎進入中國邊境地帶,第三代雌虎繼續向中國內陸進發。

  “這説明中國生態環境好轉了,食物多了,老虎願意遷居了。”馬建章説。

  近20年來,中國實施“天保工程”及“野生動物和自然保護區建設工程”以來,東北地區森林恢復,自然保護地破碎化問題得到較好解決。鹿、狍子、野豬等東北虎食物物種增加,棲息地質量顯著改善,自然生態係統完整性進一步提升。

  “在中國境內觀測到的野生東北虎,2000年全國重點陸生野生動物調查統計只有12到16只。根據自動相機影像識別技術和分子遺傳檢測技術,2013至2018年累計觀測到中國境內有活動個體57-62只,還記錄到9次繁殖記錄。”馬建章説,這是不小的突破,在野生東北虎曾一度“絕跡”的小興安嶺,近年也發現了野生虎蹤跡。

他的理念與世界同頻

  今年9月,馬建章卸任了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貓科動物研究中心主任一職。

  退休並沒有為他的工作畫上句號。每天早上8點,馬建章都準時來到辦公室,與學生們探討問題,分析材料……

  東北虎照片、東北虎書籍、東北虎貼紙……他的辦公室裏裝點著各種虎元素。有一幅色彩明麗的兒童畫,畫的是萌萌的東北虎抱著熊貓,他很是喜歡。

  馬建章説,小時候,他生活在內蒙古,廣袤的草原激發了他對大自然的濃厚興趣。對老虎最初的概念,來自于兒時母親常用老虎來嚇唬自己。

  1960年,從東北林學院畢業後,他留校任教。沒想到,就在這一年,他與野生東北虎有了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近距離“邂逅”。

  馬建章回憶説,當時他和幾位同事一起上山搞野外調查,他走在最前面,從樹縫中猛地看到一束寒光,他與一只老虎恰好四目相對。他驚叫一聲“有老虎”,于是一群人“嘰哩咕嚕”往山下跑,帽子、飯盒丟了一道。第二天,他們再上山時,循著先前的腳印發現,他和老虎當時只有30多米的距離。

  “東北虎威武勇猛,和東北人性格相倣。”馬建章和東北虎有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20世紀70年代,馬建章參與珍稀動物調查。他意識到,虎處于食物鏈最頂端,虎的數量代表著生態質量和自然環境的健康程度。研究老虎具有非同一般的重要價值,馬建章決定開啟東北虎的研究之路。

  “物種是生態係統的基本組成部分。要想維護生態平衡,首要是保護物種。”馬建章説,“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人類自己,對這一點我們必須有清醒的認識。”

  對于野生動物,馬建章主張不能進行絕對保護,而應科學管理、合理開發與可持續利用。

  “任何資源不管理,都不能稱之為資源。如果放任動植物生長,會導致一個物種的過度繁殖,不僅讓其自身生長空間縮小,一旦超過環境容納量,整個生態係統將失去平衡,自然環境也會受到危害。”馬建章説,“這是國際科學界的共識。”

  上世紀80年代,結合中國特殊的國情,馬建章提出“保護、馴養、利用”的野生動物管理方針,他還創立了野生動物瀕危物種的管理、生境選擇與改良、環境容納量等科學理論,為中國野生動物管理及自然保護區建設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馬院士提出的野生動物保護與管理理念,應該更多地向國內公眾普及。”馬建章的學生、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貓科動物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姜廣順説。

  幾十年時間裏,馬建章創建了中國野生動物管理學科、中國第一個野生動物資源學院、中國野生動物保護與管理人才培訓中心,並編著了中國第一部《野生動物管理學》和《自然保護區學》。

  憑借在野生動物資源保護與管理、野生動物學科建設方面取得的成就,1995年,馬建章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成為中國第一個野生動植物保護與利用學科的院士。

他的團隊解鎖保護新技術

  為了老虎,馬建章吃了不少苦。

  起初,野外調查全靠一雙腳。為了調查搜集各類老虎的資料,他的足跡北到大興安嶺,南到西雙版納。

  上世紀80年代初,在承擔東北虎重點項目航空調查時,他曾乘坐小飛機條帶式飛行,從吉林延邊一直飛到黑龍江佳木斯,每天飛行6個小時,低空低速飛行非常顛簸,他和同事不僅頭上撞出了大包,而且嘔吐得歷害,有時把苦膽水都吐出來了。“但事實證明,航空調查東北虎的方法是不適合的。”馬建章説。

  “後來進行地面調查,當發現老虎的足印、糞便、毛發等痕跡,那種興奮和喜悅會把所有付出都衝淡了。”多年與虎相伴,馬建章也“虎”了起來,不僅説話聲音洪亮,性格也比從前直率豪爽。

  大自然不僅是馬建章科研的實驗室,也是他育人的“大課堂”。

  20世紀80年代,馬建章接到了一項艱巨任務——“三北防護林地區”野生動物資源和自然保護區考察。“三北”防護林地跨西北、華北、東北十幾個省份,面積達400多萬平方公裏,考察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為了獲得豐富的第一手資料,從新疆天山,到黑龍江漠河,馬建章帶領學生長途跋涉,行程約10萬公裏。

  60多幅經濟動物分布圖、珍貴動物分布圖、200多萬字的科考報告一經“出爐”,立刻引來世人關注,不僅發現33種鳥類,獲得的各種數據也為國家野生動物和自然保護區管理決策提供了科學依據,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近乎獵人的野外調查經驗”,已經成為馬建章指導學生的原則之一。“冬天爬冰臥雪,夏季忍受蚊蟲叮咬,只有身臨其境,才能對自己研究的動物有更深刻的理解。”馬建章的博士研究生、32歲的顧佳音説。

  經過如此歷練,馬建章帶過的學生們練就了過硬的“野外功夫”,很快成長為野生動物保護領域的骨幹力量。如今,他培養的博士生已經超過100名。

  隨著無線電跟蹤、紅外相機監測、DNA分析等新技術取得發展,馬建章鼓勵學生大膽創新,勇敢嘗試,為老虎事業“插上科技翅膀”。

  姜廣順説,未來人工智能、大數據、機器人技術等,都能為東北虎研究提供新手段。目前,他們正在與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等多所院校合作開發新技術。

  除了改善野生東北虎生存環境,野化訓練人工飼養的東北虎是東北虎種群恢復的又一重要途徑。

  2016年,黑龍江東北虎林園貓科動物保護研究院士工作站,在哈爾濱東北虎林園成立。馬建章帶領團隊對東北虎的行為性狀、疾病監控、遺傳管理、野化放歸等開展專項研究,不僅為東北虎保存了基因庫,也為恢復野生東北虎種群提供了重要基礎。

  令馬建章感到欣喜的是,經過初級野化訓練,人工飼養的東北虎在適應能力、奔跑速度、捕獵技巧等方面都取得了顯著進步。

  “如果有一天,國家能批準從野外捕捉一只野生雌虎,與人工飼養的老虎繁育下一代,讓仔虎直接從母虎那裏學到捕食技巧,難度雖然很大,但有意義。”馬建章説。

  “從世界范圍來看,東北虎是全球關注的物種。阻礙老虎的滅絕,對于保護生物多樣性具有裏程碑式的意義。”馬建章説。

  在馬建章的影響下,他的孫子也投入到了野生動物研究領域。

  “無山不綠,有水皆清。替河山裝成錦繡,把國土繪成丹青。”在馬建章的本子上,有這樣一首小詩,他不時念起,憧憬一個人虎共生、綠色共享的美麗圖景。

          (參與採寫:馬知遙、謝劍飛)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