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馳”向世界的輪子
2019年09月19日 17:54:5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1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新華社太原9月18日電(記者趙東輝、陳忠華、馬曉媛)一個燒得紅彤彤的圓柱形鋼坯被機械手放到了生産線上,被油壓機壓成餅狀後,再經過軋制、壓彎、打標等工序,大約不到一分鐘,一片火車輪毛坯就成型了。

  這是太原重工軌道交通設備公司車間的生産場景。從購買廢鋼設備到生産的車輪出口50多個國家,太重人走出了一條不尋常的自主創新之路。

  作為新中國自行設計建造的第一座重型機械制造企業,太原重型機械集團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生産火車輪軸産品。如今,太重輪軸不僅成功打入歐美發達國家市場,而且在阿根廷、智利等新興國家市場佔有率超過70%。目前,作為行業知名品牌,“TZ”輪軸年出口額超過了10億元人民幣。

  一片片車輪,是如何“馳”向世界的?大學一畢業就進入太重從事出口貿易的王超,是太重車輪走出去的見證者。他清楚地記得,十幾年前剛進廠時,車間用的還是從國外按廢鋼價格購買的二手生産線,故障多,産量低,效益不佳。去國外營銷時,很多人會問“太重在哪?會造車輪嗎?”

  差距如此之大,如何追趕?太重人選擇了最難走的一條路:瞄準國際市場,高起點起步。

  “火車輪軸屬法規産品,要想進入一個市場,首先要拿到‘通行證’。”王超説,為提高準入門檻,各國都針對火車輪軸産品設置了相關資質認證,只有取得資質才能進入。第一個突破口出現在北美市場。經過多年艱苦攻關,太重通過了美國鐵路協會AAR認證,于2006年拿到第一筆批量供貨訂單。

  太重軌道交通設備公司技術中心副主任魏華成曾參與了歐盟鐵路TSI認證攻關。“TSI對産品的要求十分精細,比如‘斷裂韌性’這個指標,過去我們根本沒什麼概念,花了四五年時間、經過上千次試驗,才解決了這個難題。”

  “過去我們認為,工藝上只要控制碳、硅等幾個主要元素就行,殘余元素沒有影響,但在攻關中發現,恰恰是一些殘余元素,會對質量指標産生決定性作用。”魏華成説,經過這次攻關,在材料配比、生産工藝上有了一個巨大飛躍。

  而讓魏華成更有成就感的,則是成功拿下德鐵DB認證。德國聯邦鐵路公司資質被認為是世界輪軸産品供應認證中質量控制要求最嚴、技術品質要求最高的資質認證。在取證過程中,魏華成和同事們碰上了難題。

  “DB標準對金相組織中鐵素體含量有要求,我們之前歷次取證都沒有遇到過。”魏華成打了個比方,好比以前只要熬好一碗粥就行,但現在要對水米比例、火候、時間等進行精細控制,難度可想而知。

  2017年10月,太重終于獲得了DB認證。2018年9月4日,隨著幾聲汽笛長鳴,運載著840付太重輪對産品的中歐班列緩緩駛入杜伊斯堡德鐵場站,太重首次實現為德鐵大批量供貨。

  北美AAR、歐盟TSI、英國RISAS、德國DB……一張張産品資質“通行證”,被太重人一一拿下。這些“通行證”,成為“TZ”輪軸走向世界的一個個裏程碑。

  2019年初,太重抓住俄羅斯大幅升級鐵路運輸係統的市場機遇,再度拿到了一筆大訂單。

  如今的太重,使用的是全球最先進、高端、智能的生産裝備,可以生産全球任何標準的産品。

  産品走了出去,服務不能落下。這是太重參與全球競爭的又一心得。

  “過去我們對鐵路行業國際貿易慣例、流程不熟悉,很多服務沒有跟上。”太重軌道交通設備公司國貿部王玉晶還記得,2011年前後公司出口一批輪對到瑞士,歐洲對包裝要求十分嚴格,過去用木架子包裝的方式穩定性不夠,易造成集裝箱破損,無法滿足客戶要求,為此公司找來專業包裝公司進行實景模擬並予以改進,順利實現交付。

  “以前國外不知道太重是誰,現在行業內幾乎無人不知。”説起十幾年間的變化,王玉晶感慨良多。如今,在她負責的土耳其市場,太重車輪已成金字招牌,偶爾因為貨期或産能原因不能參加招投標,土耳其有關方面還會專門發函邀請。

  “我們有一個目標,希望有鐵路的地方,就有太重輪軸。”太重軌道交通設備公司副總經理劉耀平説,太重將堅定不移地走國際化道路,持續加大創新驅動,讓更多來自中國的輪軸“馳”向世界。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