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民族團結進步磅薄力量
新中國“最年長”運動會的文化融合密碼
2019年09月16日 16:36:0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5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寧夏隊選手斯琴格日勒(左)與安徽隊選手阿如很巴特爾在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搏克男子團體循環賽B組比賽中(2019年9月14日攝)。

新華社記者趙戈攝

  ▲廣西隊球員韓忠長(右)與廣東隊球員萬嘉隆在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珍珠球男子 C 組循環賽中拼搶(2019 年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李嘉南攝

  ▲會徽方隊和會旗方隊步入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會場(2019年 9月8日攝)。

新華社記者周密攝

  ▲新疆代表隊選手阿迪力在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上表演達瓦孜(2019年9月13日攝)。

新華社記者朱祥攝

  ▲寧夏隊球員馬玉河在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木球半決賽中擊球(2019年9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胡超攝

  新華社鄭州9月15日電(記者顧立林、周傑、劉懷丕)“我們的賽場,在高山,在大海,在草原,同一個心願,點亮中國夢的火焰,共同的奮鬥,我們闊步向前,從沒有如此接近夢想的終點……中華兒女,共同創造美好明天。”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正在河南鄭州舉行,大會主題歌《奔跑的夢想》唱出了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團結奮鬥、共同繁榮發展的心聲。

  體育強則中國強,國運興則體育興。體育承載著國家強盛、民族復興的夢想。發端于1953年舉辦的全國民族形式體育表演及競賽大會,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已精彩綻放66年。作為新中國第一個全國性綜合運動會,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成為展示少數民族風採的閃亮舞臺,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凝聚各族人民同心同德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不懈奮鬥。

發展民族體育,一個民族都不能少

  在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上,48歲的阿迪力又一次登臺表演古老的維吾爾族傳統技藝達瓦孜(即“高空走繩”)。驚險、刺激的表演,贏得觀眾陣陣叫好。阿迪力出生在新疆一個達瓦孜世家,11歲時,他就代表新疆參加了第二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

  阿迪力家族是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的歷史見證者。1953年,阿迪力的父親、新疆英吉沙縣農民吾守爾,受邀參加了在天津舉行的“全國民族形式體育表演及競賽大會”(即第一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當年的大會,雖然僅13個民族的395人參加、只有5個競賽項目,卻是新中國舉辦的第一次民族體育盛會,在新中國體育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阿迪力參加的第二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于1982年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舉辦。當時適值改革開放初期,經國務院批準,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由國家民委和國家體委(現國家體育總局)主辦,由地方承辦,每四年舉行一次。

  “從第二屆到第十一屆,我連續參加了十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幾十年來變化喜人,已成為56個民族大團結的盛會。”阿迪力説,大會的規模越來越大,參與人員越來越多,運動項目越來越豐富,比賽規則越來越完善,賽事表演越來越精彩,各族同胞交流越來越深入。

  在第三屆上,首次啟用了會徽、會旗、會標;在第四屆上,第一次有了會歌,即那首後來廣為流傳的《愛我中華》,臺灣少數民族首次組團參加;在第五屆上,中國人民解放軍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首次組團加入;第六屆由北京和西藏共同承辦,設北京賽區和西藏賽區;第七屆在寧夏舉行,大會至此“走”遍5個民族自治區;第八屆在經濟發達的沿海省份廣東舉辦;在第九屆上,取消金、銀、銅牌的獎勵體係,突出群眾性和參與性;在第十屆上,漢族運動員開始參加集體項目……

  河南是中華文明重要發源地之一,處于東西南北重要交匯地帶,自古是中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地區。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在河南鄭州舉辦,是大會首次走進我國中部省份。本屆運動會共有56個民族的7000余名運動員參賽,設有射弩、押加、獨竹漂等17項競賽項目和194項表演項目。

  “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在發展中不斷完善,已經成為我國影響力最大的民族傳統體育賽事。”中央民族大學體育學院教授方徵説,舉辦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是貫徹落實黨的民族政策的重要內容,是發展社會主義體育事業的重要手段,是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有效平臺,是推動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有效措施。

弘揚民族文化,撐起文化傳承“守護傘”

  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為少數民族傳統體育的挖掘和保護提供了賽事引領、制度保障和行政支撐,也因此成為民族文化傳承發展的重要載體。

  作為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17項競賽項目之一,花炮距今已有500多年的歷史,曾流行于廣西壯族等少數民族中。20世紀80年代初,當時還是足球裁判員的黃自賢,在一次下鄉調研過程中,偶然發現活躍在田間地頭的搶花炮活動,他深深地被吸引,“這麼有觀賞性、競技性,不被外人知曉真是太可惜!”自那以後,黃自賢擬寫花炮比賽規則,大力將花炮轉化為競技比賽,並在全國推廣。1986年,花炮在第三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上被列入競技項目。

  “借助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的平臺,花炮從一項散落在民間的傳統體育運動,走出了廣西,走上全國舞臺,相信有一天還會走向世界。”今年年近七旬的黃自賢説,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為民族傳統體育提供了展示和交流的舞臺,讓各個民族體育項目越來越規范化、係統化,這不單是對民族傳統體育的一種傳承和保護,更是對民族文化自信的一種激發。

  正因為有一批像黃自賢這樣的人不懈努力,在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上,人們可以欣賞到來自全國各地原汁原味的少數民族體育活動:射弩,來源于生活在高山峽谷的傈僳族等民族的狩獵生活;珍珠球,來源于滿族人民採珍珠的生産活動;龍舟競渡則是苗族、傣族等臨水而居的少數民族祭祀水神、祈求平安和豐收的重要儀式……近年來,全國陸續挖掘整理的上千個傳統體育項目中,有700多個來自少數民族。

  “中國對民族傳統體育的挖掘令人敬佩和嘆服,這種挖掘持續深入,富有成效。”多次觀摩過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的日本早稻田大學體育人類學專家寒川恒夫教授曾説,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的體育文化資源非常豐富,而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是一次集中展示的機會,讓中國古老的體育文化綻放出了絢麗色彩。

  北國草原的“蒙古式摔跤”搏克、西北回鄉的“平民曲棍球”木球、南國大地的“中國式橄欖球”花炮、帕米爾高原上的高空走繩“達瓦孜”、白山黑水間流行的朝鮮族打秋千、雪域高原上的“大象拔河”押加……在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上很多備受追捧的民族體育項目,體現了農牧文明與現代文明的融合,或成為群眾喜愛的健身休閒方式,或成為展示民族文化的特色項目,或促進了當地旅遊業的發展。

  “不同的民族,生産生活方式、歷史發展軌跡、自然社會條件存在差異,孕育出了各具特色、多姿多彩的傳統體育文化。”國家民委相關負責人説,歷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在注重提升競技水平和比賽成績的同時,更加注重弘揚體育精神、挖掘文化內涵、展現人文特色,更加注重以文載道、以文化人,增強中華文化的凝聚力、影響力、感召力。

增進文化認同,鑄牢民族共同體意識

  射弩項目西藏代表隊隊員次旺曲珍,已是第六次參加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她的本職工作是西藏林芝市波密縣完全小學教師,曾在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上拿過金牌。“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讓各民族同胞因體育相聚,給大家創造了相互交流的機會。”次旺曲珍説,“多次參加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我在全國各地交了很多好朋友。”

  次旺曲珍參加的射弩比賽,起源于雲南等南方地區,原本在傈僳族等少數民族中盛行。在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的推動下,各民族將本民族的特色傳統體育在更大范圍內推廣,原來僅局限于一個民族或一個地區的“特産”,逐漸成為各民族的共同財富。花炮、龍舟、板鞋競速等南方少數民族傳統項目,如今在北方大地越來越流行;東北滿族人民酷愛的珍珠球,在西南少數民族中也生了根。

  在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上,這樣一種現象越來越普遍——運動項目起源民族或地區,在該項目比賽中未必能佔上風。在第八屆上,西藏隊拿到了希日木(朝鮮族式摔跤)和格(彝族式摔跤)的冠軍,而北嘎(藏族式摔跤)的冠軍卻被新疆隊奪走。在第九屆、第十屆上,起源于西北回鄉寧夏的木球比賽中,湖南隊分別拿了一等獎、二等獎。

  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民族式摔跤項目裁判長、天津城建大學體育部主任王建華説,單從運動項目起源上,越來越難判斷獲獎情況,説明各民族文化認同越來越強,反映出民族體育文化大融合的趨勢。

  加強中華民族大團結,長遠和根本的是增強文化認同,建設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積極培養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第十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列入競技項目的民族健身操規定動作融合了維吾爾族舞蹈的頭部運動、景頗族的甩銀袍、藏族的手臂運動、蒙古族的硬肩、土家族的拍打動作等20多個少數民族的舞蹈元素,傳承與豐富了中華民族的共同文化遺産。

  “許多民族傳統體育項目為多個民族所共有,成為維係民族感情、增進民族認同的載體和符號。”方徵説。

  “五十六個星座五十六枝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五十六種語言匯成一句話——愛我中華”。長期以來,尤其是新中國成立70年來,56個民族加強交往交流交融,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多元一體格局。四年一度的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高舉各民族大團結旗幟,引導各族群眾增強了對偉大祖國的認同。

    (參與記者:江紅、盧羨婷、何晨陽、孫哲、牛少傑、張浩然)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