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大沙漠間追一條孤獨而執著的河
2019年09月13日 10:23:4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5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2019年實施的第20次向塔裏木河下遊生態輸水,水流在幹涸的河床前行(8月25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發(阿曼攝)

  ■記者手記

  在幹旱的南疆,幹涸的塔裏木河下遊河道來水了。記者近日驅車縱穿兩大沙漠,在茫茫的荒漠追蹤水頭,見證了一場孤獨而執著的挺進。

  一度徹底斷流三十余年的塔裏木河,今年迎來了第20次生態輸水。8月中旬,在塔裏木河最末端的一座水庫——大西海子水庫,幹流的水頭抵達了。水庫的泄洪閘、放水閘隨即開啟,標志著今年向塔裏木河下遊的生態輸水工作正式啟動。

  今年的生態輸水,如同過去20年一樣,通過讓水從大西海子水庫駛入其下幹涸的河道,來貫通這條中國著名季節性河流的全長。

  自從今年3月以來,這已是記者第三次到塔裏木河採訪。此前兩次已跑遍1321公裏的塔裏木河幹流、224公裏的主要源流阿克蘇河,偏重深入調研,而這一次,記者只為追蹤水頭。

  8月底,記者和新疆塔裏木河流域管理局大西海子站站長徐生武,從大西海子水庫出發向南而行。

  當天距離今年塔河下遊生態輸水已過去了10天。由于無法精確定位水頭所到的位置,只好憑借經驗大致確定方位。

  塔裏木河的下遊河道就在218國道旁邊,自北向南縱穿于塔克拉瑪幹沙漠和庫姆塔格沙漠之間。要更靠近河道,須在戈壁上行車,揚塵持續,雨刮器刮個不停。

  但河道兩旁的紅柳是喜人的,不少高達三米。在記者的印象中,紅柳是戈壁灘上低矮的灌木叢,沒有葉,只有枝幹。但眼前卻是茂盛的綠意,還有紫紅色零星點綴,驚艷無比。

  正因為持續經年的生態輸水,河道兩旁曾經全然裸露的荒地已不多見,天然植被生機盎然。

  驅車3小時後,記者一行到達了塔河下遊1號閘口,但水頭還沒有到。徐站長告訴記者,依他的經驗判斷,再過一個小時,水頭能到。

  秋日的塔河下遊,天空灰蒙蒙,風聲不斷,胡楊也沙沙作響,倣佛在呼喊水來。在等待時,記者架起攝像機,選定拍攝的最佳位置,不時升起無人機來觀察水頭是否到達。

  徐站長的判斷果然沒錯。在等了近一個小時後,水頭遠遠地在河道中露頭了。如同數月未見的老朋友,記者興奮地衝進了河道,一踩在沙土上,行路頓時吃力起來。

  只見水頭在河床上緩緩前行,如拼命爬行,又似細胞分裂,在做不規則擴散。水流沒過千瘡百孔的土地,像是沸騰一般冒出滾滾氣泡。河水像是在以極強的力量吞噬河道、吞噬幹涸。

  感覺到水流將至,驚慌失措的螞蟻、蜘蛛從河床密布的孔隙中爬出,四處逃竄。一只蟲子爬上了記者的褲子,更多的則被黃色的河水淹沒。

  水頭繼續前行,卻在一處低洼的坑裏止步了。約莫過了10分鐘,洼地填滿,水流才繼續向前。不久,逢著一處落差較大的下坡,平靜的河水頓時變得湍急,大河的聲音來了。

  作為我國最長的內陸河,塔裏木河從大西海子水庫到尾閭臺特瑪湖的距離為360余公裏,這一段的生態最為脆弱,卻是一道“綠色走廊”,攔截著塔克拉瑪幹和庫姆塔格兩大沙漠的“握手”。

  但從20世紀50年代起,塔河沿岸迎來大規模開發,上中遊用水量急劇增加。到70年代,大西海子以下河道滴水不見,原有的荒漠植物帶開始大量衰退死亡。

  風沙肆虐,吞噬了下遊一個個村莊,牧民趕著羊群到上遊找水。原本分隔的兩大沙漠,20世紀末越過沙化的河道開始合攏。

  2001年6月,國家開始對塔裏木河流域進行綜合治理。20年來,通過一係列強有力舉措,使下遊生態得到有效保護。生態輸水即為一項重要舉措,確保了360公裏河道再無人為斷流。

  水頭緩緩向遠處流去。徐站長説,水流的速度每天約10公裏。通過無人機記者看到,河流在遼闊的荒漠中流過,其痕跡就像在巨幅的黃色宣紙上,寫出力透紙背的長長一豎。

  有人説塔裏木河是一條悲壯的河流,它最終消失在沙漠深處,更無法匯入海洋。但這條河,從村民逃離後留下的斷壁殘垣旁流過,穿越幾十萬平方公裏的沙漠戈壁,路過胡楊和紅柳,孤獨而執著。

(記者阿曼、李志浩、張曉龍)

新華社烏魯木齊電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