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愛的人”住進我們家
2019年09月06日 10:55:2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1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袁養和

  65年前的那個春天,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

  這一年,也就是公元1955年。初春時節,正當柳絲迎風、桃花含蕾之時,我家鄉的村子裏住進了一大批解放軍戰士。

  我的家鄉是頗為典型的江南水鄉。碧波蕩漾、柳蔭連綿的梁溪河,宛如一條巨大的青龍,將龍頭伸進西邊的太湖,而將龍尾留在東邊號稱“小上海”的無錫市城區。我們的村莊小袁巷就坐落在這青龍背上。村前一條綠樹掩映的小梁河,便是梁溪河的支流。

  解放軍進村時,我才十二歲,讀小學五年級。

  村長告訴我們,住進我們村的解放軍,就是剛從朝鮮首批回國的志願軍;因為營房不夠,有一部分戰士只能暫時借住在老百姓家裏;戰士們不久就要復員,各自回到老家去。

  真是喜從天降!志願軍還未進村,村裏就沸騰了。村民們説,志願軍不就是“最可愛的人”嗎?如今打敗了美帝,“班師回朝”啦,把他們請進家門,跟他們住在一個屋檐下,該有多麼光彩,多麼榮耀!

  志願軍進村那天,村裏敲鑼打鼓放起了鞭炮,村民們像過年一般歡天喜地。家家戶戶都把最好的房間騰出來,給志願軍住。為了讓家裏多住幾位戰士,有的村民一家三代人擠在一個房間裏。我家的堂屋裏就住進了一個炊事班,一共6位戰士。

  志願軍戰士一進村,就忙著為老百姓做好事。有的把居民家裏的門窗洗刷得幹幹凈凈,有的把居民家裏的墻壁粉刷得雪白耀眼,有的將居民家漏雨的屋頂修繕一新,還有的在居民家的房前屋後栽上了綠茵茵的樹苗。戰士們還將河埠頭的青石臺階重新整修,砌得整整齊齊,接著又在小梁河上架起一座木橋,使原來隔河相望的兩個村子緊密相連。全村面貌煥然一新!

  就這樣,子弟兵和老百姓住在一起,親密無間,打成一片了。清晨,村頭就響起了清脆嘹亮的軍號聲:“噠嗒嘀嗒——嘀嗒噠嗒……”這是起床的信號。一向自由散漫的農民,沒有多久,竟不知不覺向這種軍事化的生活看齊了;就連平時好睡懶覺的阿二和阿七兄弟倆,一聽到這振奮人心的軍號聲,也打著哈欠急忙爬起身,早早下田幹起活來。

  志願軍進村,給我們帶來多少新鮮故事呵!我們終于知道,朝鮮人稱媽媽和大娘叫“阿媽妮”,稱年輕的嫂子叫“阿子媽妮”。那兒冬天特別冷,老百姓家裏的土豆常常凍成冰坨坨。志願軍吃不上飯,就靠這冰凍土豆充饑。至于志願軍的戰鬥故事,就更精彩感人了。黃繼光、張積慧、邱少雲、羅盛教,還有上甘嶺戰役……這些故事,對于那些終年在田頭幹活的農民來説,一旦聽到,端的比逢年過節上街聽“秦瓊賣馬”“武松打虎”之類的大書還要來勁!

  在月光下舉行即興式的軍民聯歡會,是村民們最開心事。那時,我們村還沒有電燈,一到晚上,村子裏黑漆漆的。但是,每當月夜,月光照在我家門前一片空曠的磚場上,就像水波一樣清朗空明。只聽得一陣哨子聲響,不一會,戰士們都聚集到我家門前來了。村上的姑娘、小夥、老人、孩子也蜂擁而來。沒有報幕員,也沒有節目主持人,晚會開場,竟是轟雷似地一片吼叫:“何天應,快出場,一二三,快快快!”接著是一陣暴雨般的掌聲。很快,一個身材修長的戰士擠出人堆,映著月光,劍眉下一雙大眼閃閃發亮。他笑著向大家鞠了一躬,接著便將雙手交疊在胸前跳起舞來。他起初只是站著跳,在場上風車似地轉圈,不一會便蹲下去了,腰桿挺得筆直,兩手叉在腰間,兩條腿彈簧似的輪番蹬出去,邊跳邊轉圈,滴溜溜的像個陀螺。戰士們吆喝著為他鼓掌打拍子,富有節奏的掌聲和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轉眼間,越來越多的戰士加入了跳舞的行列,邊跳邊唱,月光下滿地是旋轉蹦跳的身影。村民們終于明白了,原來戰士們跳的就是朝鮮舞呵,頓時,掌聲、笑聲、歡呼聲響成一片。

  晚會結束時,軍民齊唱《歌唱祖國》。這支在新中國之初剛剛流行的歌曲,氣勢雄壯,激情澎湃,人人會唱。在月光下,何天應的指揮特別賣力,戰士和村民們無不放開喉嚨,縱情高唱:“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戰士們有的吹起了口琴,有的拉起了手風琴,一時樂聲大作,群情激昂,歌聲笑聲響徹夜空……

  這年的端午節,是我最難忘的日子。那天學校放學特別早。回到家裏,母親在廚房裏煮粽子,我便拿起自制的釣魚竿到門前的河岸上釣魚。此刻,太陽還明晃晃地挂在西天。因為已到汛期,河水暴漲,小梁河變得深不可測了。我站在河岸邊,沒料到腳下的泥土早已疏松,踩在上面,稍一用勁,轟的一聲,便連人帶土栽進河裏。只聽得場上有人大喊:“黑炭(我的小名)掉河啦!”一霎時,我從頭到腳淹沒在河裏,仰臉一睜眼,只見雪白的浪花在頭頂上翻騰。我雙手亂劃,拼命掙扎,因不會遊泳,嗆了好幾口水,心裏清楚,這下子沒命啦!

  突然,我全身一震,我分明感到有一只粗壯的大手將我攔腰挽住了。接著,一雙大手緊緊摟住了我的腰。還沒等我回過神來,這雙手已插進我的兩腋,將我從河中舉了起來,一直舉出了水面。我即刻意識到,救我的人一定是解放軍,別的人沒有這樣的勇氣,也沒有這麼大的力氣!果然,這個人從水裏一冒出頭,就是一陣開懷大笑,原來是炊事班的戰士大老王!他帶著一身水,高高地舉著我,嗬嗬地笑著,像一位打了勝仗的將軍,威風凜凜,從河裏走向河灘,又從河灘走上河岸,一直走到我家門口的場上。此刻,他依然高高地舉著我,就像舉著一面輝耀生命的旗幟!望著西邊天上一片火紅的霞光,一種大難獲救、死裏逃生的驚喜和感動涌上了我的心頭;我緊緊抱住了大老王的頭,禁不住熱淚嘩嘩地流。這時,人們全圍上來了,場上一片歡騰!我母親一陣風地撲過來,嘴裏喊著“救命王菩薩”,撲到大老王面前,就要跪下去叩頭。大老王連忙放下我,扶起我母親,咧開大嘴,笑道:“嫂子,可別這樣。救人是俺們解放軍的本分嘛!”

  淚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雙眼。

  端午節後,戰士們都要復員回家了。大約過了半個月,解放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我們村。從此,我再也沒有見到大老王。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