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樣鳳凰別樣情
2019年08月30日 12:20:3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2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沱江從鳳凰古城穿城而過,兩岸是吊腳樓。

郭曉勇攝

  郭曉勇

  讀過優美而哀傷的湘西畫卷《邊城》,知道“懷了不可言説的溫愛”的沈從文;而讀了文友嚴峰《翠翠的邊城》,才明白何處為“鳳凰”……

  在《翠翠的邊城》裏有這樣一段文字:“沈從文先生的家鄉在湘西鳳凰,又因為他的名著《邊城》,于是,不少人把鳳凰當作了邊城。”

  此時我才頓悟,自己當屬那“不少人”之列呢!也正是豁然于“鳳凰”與“邊城”之異,更喚起了我對鳳凰熱切的期許。

  初秋,當北方開始收起夏的熾烈,而將深沉、遼遠與清曠投向萬裏平疇時,似水如夢的湘西鳳凰竟與我走近了。

  新西蘭作家路易·艾黎説:湖南的鳳凰和福建的長汀是中國最美的兩座小城。

  鳳凰的確風情別具。在有關古城名字由來的兩種説法中,最精妙的詮釋當是遠古時代,一對鳳凰從這裏拍翅而起……

  微雨過後的鳳凰,處處透著清靈。淡淡的薄霧層層環繞著遠近濃綠的山林、黛色的農舍,更有青綠的田野、青綠的山巒和青綠的沱江……好一幅山水佳作。

  沱江是一條河,清澈見底的河水依小城邊廊緩緩流淌。沱江南岸紫紅沙石砌成的古城墻,沉寂著往世的秘密。

  城墻有東、北兩座城樓,雖久經滄桑,依然壯觀。城墻邊的河道不深,水流悠遊緩和,烏篷船上艄公雙槳輕搖,漣漪中水草搖曳……

  撐桿順水而下,江上漁舟蕩漾,河畔笑語歡聲。循聲望去,擠滿河岸的浣衣女,嬉鬧中將沱江平靜的水面撥弄起一抹抹皺褶,那道道柔波和著一個個清麗的倩影,悠悠然四下擴散開來……

  依岸邊山坡而建的,是古老而奇特的土家吊腳樓群。東門虹橋和北門跳岩附近,高低參差錯落、古色古香的吊腳樓垂懸于河道之上,充滿力量之美。

  這些懸挂在高高河壁上的建築,一端以山坡為支撐點,另一端用木樁深深扎在水中。山坡上,偶然長出的幾棵大樹倚靠著樓身,繁茂的枝葉把小樓的窗戶幾近遮住。

  吊腳樓多為上下兩層,五柱六挂或五柱八挂的穿鬥式木結構,上下穿枋承挑懸出走廊或房間,以木柱作架,杉板作壁,壁連著壁,檐接著檐……

  鳳凰城的吊腳樓多屬清朝和民國初期建築。據説它有很多居住之妙處,不僅防潮、避濕、通風,且節省土地。如今,沱江畔和舊街附近的吊腳樓主人,大多將自家的樓舍開辦成家庭客棧或酒吧。

  暮色已至,霞暉鋪滿整個河岸。在二樓,低頜所見,座座樓影倒映于清流;揚眸所望,殘陽映紅河上點點漁舟。當那淡金色將吊腳樓頂的山光壓下去、又將樓底的水色泛起,房檐下高懸著燈籠,江面上飄動著的點點荷花燈……

  誰能抵得過鳳凰的誘惑呢?夜更深了。佇倚危樓,聽遠處地攤上阿婆與客人的討價還價聲、近旁酒家夥計的吆喝聲,凝望夜的沱江上星輝燈火,我倣佛看見這裏昔日的烽煙,耳邊響起那疆場軍騎的嘶鳴。看不見的字跡,記錄著多少被遺忘的啞默故事……

  “山頭夕陽極感動我,水底各色圓石也極感動我,我心中似乎毫無什麼渣滓,透明燭照,對河水,對夕陽,對拉船人同船,皆那麼愛著,十分溫暖的愛著!”

  “看了許久水,我心中忽然好像澈悟了一些,同時又好像從這條河中得到了許多智慧。”

  “但真的歷史卻是一條河。”

  此刻,我實在難覓恰當的言語加以描繪,恐怕只有沈從文先生《湘行書簡》中我最愛的這篇《歷史是一條河》,最為真切和生動了。

  走進鳳凰古城區的臨江老街,眼前是陳年的磚墻和古樸的木板門檻。臨街的房屋幾乎都敞開著門扉和窗子,坦然地任遊人盡覽。我驚異之余又多有慨嘆,這不正是鳳凰人的胸懷!

  街巷清冷而潔凈,間或有挑著山貨、挎著背簍的男女穿過阡陌交錯的長巷,步履匆匆。廊前檐下,老嫗、孩童驚異的目光,初來訪客新奇的凝望,和著青石板的曲幽光亮……神秘的老街景致,分明透著那久遠年代湘西民風的遺韻:守望。

  沱江中那座石墩砌就的小橋,古時為一步一墩的“踏岩”,是人們自北門進城的必經之路。

  北門又稱“壁輝門”,城門上的城樓依然完好。一裏多長的城墻向城樓兩端沿江岸伸展,高近兩丈,由紫紅色砂石壘成。夕陽余暉中,城墻如熠熠之巨龍,虔誠地護衛著古城。

  此時,沈從文《鳳凰》中的描述再次浮現:

  “落日黃昏時節,站在那個巍然獨在萬山環繞的孤城高處,眺望那些遠近殘毀碉堡,還可以依稀想見當時角鼓火炬傳警告急的光景。”

  城內中營街10號,是沈從文故居。

  這是一座明清建築風格的小巧四合院。1902年12月28日,沈從文在此出生並度過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時期。15歲時,他從這裏走了出去。雖然此後沈從文大半生都在北京生活,但他的作品幾乎都與湘西有關。

  沈從文一生出版各種作品70多種,500多萬字。代表作有著名的《邊城》《長河》《從文自傳》等。很多人對湘西和“邊城”的了解,就是從沈從文的作品開始的。

  一生漂泊,大部分歲月在異鄉度過,但沈從文的心卻始終縈繞在這片土地上。1988年5月逝世後,按照先生的遺願,他回歸故裏,“安居”于聽濤山下:回到了他用一生情感守望的故園,無論地理上還是精神上。

  “一個士兵不是戰死沙場,便是回到故鄉”——這是黃永玉在表叔沈從文墓前題寫的碑文。墓地背靠南華山,面臨沱江水,沒有冢,豎了一塊天然五彩石。

  石頭正面鐫刻的是:“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認識人。”石後是沈從文的姨妹張充和的撰聯:“不折不從,星鬥其文,亦慈亦讓,赤子其人。”

  “從文讓人”是他一生寫照。

  墓地還有一碑,刻有沈從文的夫人張兆和為兩人書信集所寫的序,字裏行間充滿著愴人的懷戀之情:

  “現在還有許多人生活在那個城市裏,我卻常常生活在那個小城過去給我的印象裏。”

  亭臺依舊,年華逝水。“他不是過客,他是鳳凰的歸人。”屬于這片土地的一切記憶,都隨著沈從文的離去而化為永恒,那作品、那情愛、那精神……

  淺暮裏,我從沈從文的墓地返城來到虹橋。

  虹橋又名“風雨樓”,橫臥于沱江之上,是鳳凰古城最古樸最悠然的風景。

  始建于明洪武初年的虹橋,是有“來頭”的。據説當年朱元璋聽信了陰陽先生的讒言,説這裏屏立南郊的南華山和一脈相承的扎入沱江的奇峰,是一龍頭所在,他日會有真龍天子而出。于是朱元璋命人在沱江畔建起虹橋,意在斬斷龍脈,讓鳳凰再也出不了皇帝。傳説之真偽難以考證,不過虹橋下那眼潭,確是名曰“回龍潭”。

  幾百年過去,虹橋幾經修復。現在的虹橋分為兩層,一樓為民族工藝特産街,二層是民俗文化樓。在茶藝室落座,透過窗帷,對岸沈從文多次提及的吊腳樓群、黃永玉先生的居所奪翠樓,以及南華山、萬名塔,盡收眼底。

  鳳凰是土家族、苗族聚居之地。純樸聰慧、勤勞勇敢、能歌善舞、心靈手巧……在鳳凰,除了人文景觀,苗家的繡品和蠟染布飾工藝品,竹工藝品和湘西臘肉、姜糖、茶葉、紅橘等等當地有名的特産,著實也讓人動心。

  鳳凰蠟染歷史悠久。走進沱江鎮東正街一家蠟染店,我被眼前斑斕的布飾迷住了。問起蠟染印花布的制作工序,店主人熊先生將我引至後間作坊,邊演示邊介紹。

  先把鏤雕成各種空白花孔圖形的軟木板或硬紙板模具鋪放在白布上,再將蠟汁溶液注入花模鏤空處。待幹後,用當地一種自然生産的、染汁液含量較高的植物制成的染液進行浸染,除去防染蠟,即顯現出藍白相間的花紋圖案……

  “土家蠟染印花布注重配色純凈,講究立意構圖,幅面藝術風格特異純美,突出的工藝特點為暖色;苗家蠟染土布注重染色純,不講究華美雕飾,給人一種自然純凈的藝術感,突出的工藝特點為冷色。”

  看著眼前這一件件用筆簡潔流暢、刻畫細致真切、意蘊深遠雋永的蠟染布飾作品,油然而生的,是對鄉土藝人的欽佩與崇仰。

  到鳳凰,南方長城是必去的。

  南方長城又稱苗疆長城,始建于明朝萬歷年間。北起湘西古丈縣,南到貴州銅仁,全長190公裏,其中大部分在鳳凰縣境內。

  世人皆知赫赫有名之北方萬裏長城,而南方長城卻不為人知。南方長城始建初衷何在呢?

  明初,朱元璋建立大明朝之後的治國方略之一,就是“深挖洞,廣積糧,高築墻,不稱霸”。

  為了抵禦北疆少數民族的入侵,從明成祖起至明萬歷年止,明朝在北方修築了大量的長城,稱明長城。既然有了北方長城的先例,在南方同樣可以修築長城。

  當時,湘黔邊境的苗人被分為“生苗”和“熟苗”。生苗因不堪忍受官府的苛捐雜稅和民族欺壓,揭竿而起。為了安定邊境,鎮壓反抗,明朝在“生苗”與“熟苗”之間修築起一道長城。如今人們所看到的南方長城,是前些年依原舊址重建的。

  登上長城高處,鳳凰的田野風光盡覽。清風拂處,當年的斷壁殘垣和烽火臺依稀,遠古的雄姿和風採猶現……

  同北方長城一樣,南方長城雖森嚴壁壘,甚或築于險峻山脊之上,終擋不住民族融合的潮流;斷墻殘壁,而今只成為風景一道,堆積成記憶的沉淀。

  鳳凰,不知何時我能再聽你的講述,一如不知我心底漾起的,是對你的釋懷還是更加執著的牽挂。

  歸來了,鳳凰仍溢滿心頭。我知道,我的心已留給了你——別樣的湘西,別樣的鳳凰……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