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歷博物館,“館藏”中國醫學進步
2019年08月30日 12:02:0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1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病案管理與信息統計中心工作人員鐘彬在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病歷庫中翻找紙質老病歷。

新華社記者薛宇舸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帥才、劉芳洲

  走進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病歷“博物館”,撲面而來的,是塵封已久的歷史氣息。188萬份映射著中國現代醫學發展脈絡的老病歷從舊時光裏走來,向我們講述了一個個光陰裏的故事。

  存于病歷庫裏最早的病歷是1945年書寫的,70多年前的病歷字跡流暢工整,堪比字帖,人體手繪精美得可以挂進畫廊。這裏有存放紙質版病歷的大型病歷庫、保存著幾十萬份影像資料的膠片庫和188萬份已經掃描存進電腦的電子病歷數據庫……這些老病例如同現代醫學發展的“活化石”,見證了我國中國現代醫療科技的進步發展和現代醫學的自主創新之路。

醫生曾在病歷裏仔細記錄菜名

  1946年,一位名叫羅天學的工作人員在中南大學湘雅醫院老辦公樓一樓的一間辦公室建立了病歷庫,在這間簡陋的房間裏,保存了1945年到1951年的病案,最早病案可追溯到1945年10月12日。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病案管理與信息統計中心主任金敏説,病歷庫藏著很多有研究價值的“古董”,早期病歷以英文為主。對于疑難雜症和特殊病歷,醫生都會配上自己手繪的圖片,讓病人更好地理解,也為後續醫學教育提供素材。到了1951年,湘雅醫院的病歷記錄從英文轉為以中文書寫為主。當時外籍醫生退出中國舞臺,本土培養的醫學人才開始發揮作用。這時期的病案保存了醫生的手寫原稿,當中有很多醫生後來成為國內醫學大家,因而這些手稿極具檔案價值。

  “臘豆子、香幹子、臘魚、蛋糕……”這不是大廚在報菜名,而是湘雅醫院的醫生在病歷裏詳細記錄著病人的飲食情況,具體到每一種食物的食用時間和分量。

  記者翻閱著老病歷,看到醫生的記錄細致入微:病人散步時長、每日飲食等情況均記錄在案。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黨委宣傳部主任嚴麗説,“這反映了醫生對于病人的關心,時時都以病人為中心。”

  記者看到1977年12月23日神經外科的一份病歷,病歷顯示,21歲的患者劉女士患有動脈瘤,經常頭痛。為了幫助劉女士,醫生于當日為劉女士實施了動脈瘤結扎術,手術時間為8個小時,手術順利。

  2018年9月4日,湘雅醫院神經外科醫生為一名同樣患有動脈瘤的53歲患者實施了顯微鏡下顱內動脈瘤夾閉術,手術時間為5小時,手術很順利,患者出血量小。

  湘雅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李學軍教授告訴記者:“這兩份病歷反映了醫療技術的進步,動脈瘤手術時間縮短了,在顯微鏡的幫助下,醫生的手術更加精準,患者的安全係數也提高了。”

  在湘雅醫院病歷“博物館”內保存著一份老病歷,這份病歷寫于1948年1月7日,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黨委副書記吳希林向記者展示了這份病歷,他説,“這是曾國藩的曾孫曾約農的病歷,他曾于1948年1月6日在湘雅醫院看病,病歷的書寫是英文的,記錄了他的診療過程。”

  金敏告訴記者,湘雅醫院的病歷保存經歷了紙質時代和膠片時代,在沒有電腦的年代,姓名卡片就是查找病歷的“搜索引擎”。一沓沓小卡片,記錄了病人的基本信息與病歷編號,能夠快速便捷地調閱。如今進入電子化時代,188萬份病歷都有了電子版。現在病歷“博物館”保存著新中國成立前後的病案,對于了解那段時期的疾病譜構成、變化有重要的參考價值。研究人員對當時的9834份病歷從病種、年份、性別、年齡等方面進行回顧性分析,疾病順位排名依次為傳染病、寄生蟲病、消化係統疾病、呼吸係統疾病等。

  “後來隨著醫療水平的進步,很多傳染病、寄生蟲病發病率下降明顯,幾乎難以見到了。”金敏説。

  記者了解到,病歷“博物館”裏有一批“古董”亟待修復。這是一批1945年至1959年的老病案,由于“年紀大了”,紙質破損日益嚴重,為了避免因保存年限問題而導致重要歷史資料丟失,湘雅醫院正在對一批老病案進行掃描,並建立數據庫,目前還有一批老病案亟待整理和修復。

醫生苦練毛筆字寫病歷

  今年85歲的張成裕教授是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普外科的退休醫生,也是病歷變遷的親歷者。在他63年的從醫生涯中,病歷從來都是患者的健康檔案,具有教學和研究價值,也是醫生“把病人當親人”的寶貴見證。

  張成裕教授在苦練毛筆字上付出的努力讓他的病歷書寫堪比字帖,這一寫就是60年。“病歷寫得越好,醫生的診斷就越準確。”張教授説,自1961年走上工作崗位以來,自己有一條“原則”,“只有把病人當作自己的親人,徹底了解病人的情況,才能得到患者的心,治好患者的病。”

  “現在我們使用的電子病歷和多媒體教學大大提高了醫學教研的效率,但是病歷背後的嚴謹精神沒有變,我們作為醫者的初心也沒有變。”張成裕教授説。

  “1988年,我進醫院學的第一件事就是寫病歷”,接受了嚴格的病歷書寫教育的還有骨科主任醫師胡懿郃教授。胡教授記得,自己初學寫病例時:“一份完整病歷,至少要寫滿7頁紙,一旦出現不規范或者缺項,教授就會把病歷本扔到窗外去。”

  不僅如此,醫院還對病歷不規范有明確的處罰規定。“一處錯誤要罰5塊錢工資,那時候我一個月的總收入只有58塊啊!”雖然胡教授講起自己的“辛酸史”時滿帶笑意,但他對自己的學生也“毫不手軟”。

  隨著醫學的進步和電子病歷的應用,病歷模板的設計能幫助醫生更加快速、全面地書寫病歷。但胡教授堅持,寫病歷是醫生的基本功,掌握不好這項技能,就不能被稱為“好醫生”。“現在的學生雖然有模板可以參考,但我還是要求他們每周必須手寫至少一份完整病歷,一旦出錯就重寫。”

  在湘雅醫院有一個著名的“病歷癡”,他是今年90歲的袁明道,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心胸外科創建者,中南地區第一臺心臟移植手術主要參與者。退休後,他花了30年時間守在浩瀚的病歷庫裏“淘寶”,發掘百年湘雅沉淀的醫學經驗……

  頭發花白的袁明道翻開一本病歷,他用放大鏡逐字逐句仔細地閱讀,沉思片刻,然後將病人姓名、診斷結果、手術方法、主刀醫生等關鍵信息用不同顏色的筆記下來,遇到典型病例,他會復制一份,耐心地貼在記錄本上。

  袁明道每天早上8點鐘準時來到醫院,在病案室一待就是一天。他手寫的病歷記錄本,濃縮了幾十年來湘雅醫院心胸外科的病案信息。

  記者翻閱的一份1987年5月的病歷顯示,袁明道等醫生成功為一位5歲先心病兒童實施了心臟手術,一個月後患兒順利出院。湘雅醫院心胸外科主任醫師羅萬俊説,在上世紀80年代,心臟病手術起步不久,先心病手術屬于高難度手術。而如今先心病手術的技術日益成熟,成為常見的手術。現在湘雅醫院心胸外科已經能夠完成包括心房動脈雙調轉等各種復雜心臟手術。

  溫故而知新。在羅萬俊眼中,袁明道的病案就像科室醫生的“口袋工具書”,這本工具書實時更新,不僅對缺乏經驗的年輕醫生有參考價值,對整個科室都有指導意義。

  袁明道説:“我如果能活到100歲,就會整理病案到100歲,以後把這些病案本贈送給科室,醫生能用病案本的信息找經驗、做研究,我整理的病歷記錄,能讓年輕人少走彎路,治好更多的病人,我就很滿足了。”

188萬份病歷反映中國醫學進步

  一份完整病歷,對醫生了解病人的全身情況並做出下一步診斷至關重要。很多醫生都認為,病歷的水平代表了醫生的水平,病歷的迭代演變也折射出醫療水平的進步和人們健康理念的變遷。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李學軍教授説,神經外科的發展是隨著科技的進步一步步發展起來的,從病歷的演變上可以得出明確結論。早期由于缺乏現代化診斷手段,主要靠醫生採集病史、全面的體查及臨床思維判斷,所以早期病例非常注重細節的整理和描述,所有的病歷都是用純文字記錄,部分配有手繪圖。

  李學軍向記者展示了一份上世紀80年代末的病歷:“這份病歷是湘雅醫院進入顯微時代之後的一份手術記錄。這份記錄把手術細節描述得非常清楚,這個階段神經外科診療水平整體開始提升。”

  記者翻閱如今神經外科的病歷看到,腦科學時代新的技術層出不窮,腦手術輔助機器人定位係統應運而生,用于顱內腫瘤切除術。現在醫生能夠在病人清醒的狀態下給患者實施顱內腫瘤切除術,並盡可能地幫助患者保留大腦功能。

  從産婦在家中生産到無痛分娩的日漸普及,從第一臺心臟移植手術到人工心臟的成功研制,從3D打印骨骼到達芬奇機器人的應運而生……越來越多的先進醫學技術為患者帶來健康福音。

  70年滄桑巨變,人們的就醫體驗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院長、著名骨科專家雷光華教授説,新中國成立之初,關節炎患者犯病的時候只能忍著病痛,沒有什麼有效治療,到了上世紀80年代,患者只能接受吃藥、打針等保守治療;上世紀90年代,關節置換術開始出現,但一臺手術耗時較久;如今醫生在短時間內就可以為患者實施關節置換術,如果條件允許,病人甚至可以擁有3D打印的骨骼。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