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適角”的黑色哀吟
尋訪四百年前美國奴隸制開始的地方
2019年08月26日 18:12:39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8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8月24日,美國弗吉尼亞州漢普頓,人們在海邊舉行儀式,紀念1619年第一批被奴役非洲人抵達英屬北美。

本版圖片均為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8月24日,美國弗吉尼亞州漢普頓,人們在海邊舉行儀式,紀念1619年第一批被奴役非洲人抵達英屬北美。

  ▲8月24日,美國弗吉尼亞州漢普頓,人們在海邊舉行儀式,紀念1619年第一批被奴役非洲人抵達英屬北美。

  ▲用大西洋海水澆灌頭頂,象徵著接受來自非洲先人的祝福。

  ▲8月24日,美國弗吉尼亞州漢普頓,人們在海邊舉行儀式,紀念1619年第一批被奴役非洲人抵達英屬北美。

  ▲8月24日,美國弗吉尼亞州漢普頓,人們在海邊舉行儀式,紀念1619年第一批被奴役非洲人抵達英屬北美。

  ▲幾名遊客參觀首批有記錄的非洲奴隸登上英屬北美海岸紀念牌。

   新華社美國漢普頓8月24日電(記者徐劍梅)在美國弗吉尼亞州東南小城漢普頓,有座門羅堡,舊稱“舒適角”。400年前,第一批有記錄的非洲奴隸在這裏登上英屬北美海岸,被視為美國奴隸制時代的開端。

  24日,日出時分。伴隨著非洲鼓聲、號角聲和滄桑的吟唱聲,一兩百人聚集在門羅堡北邊的海灘,開始“凈化與命名”儀式。這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都一身白衣白褲或白裙,神情莊重。他們走入海中,用非洲木碗舀起海水,虔誠地從頭頂澆向全身。

  從西雅圖趕來的艾莎·穆迪告訴新華社記者,用大西洋海水澆灌頭頂,象徵著接受來自非洲先人的祝福。接受這一“精神凈化”後,他們會得到自己的非洲名字。穆迪做過基因測試,顯示她有尼日利亞富拉尼人血統。當天,她獲得了屬于自己的非洲名字“馬杜沃”。她説,這令她感覺“與祖先重新建立起某種聯係”。

  70歲的白人長者肯·納爾遜來自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天沒亮就從旅館趕來。他注視著海灘,感嘆説:“這是造就美國的地方。”

  據記載,1619年8月,22至23名被擄掠的黑人男女在這裏下船,隨後被轉賣。今天,歷史學家僅能考證出他們的家鄉在今安哥拉境內。根據漢普頓歷史博物館的展覽説明,其中一對男女——被白人殖民者稱為安東尼和伊莎貝拉,數年後生下一個男孩,取名威廉·塔克。這是有記錄的第一個在英屬北美出生的非洲裔。

  奴隸貿易是人類犯下的最殘酷暴行之一。《今日美國報》援引兩名美國歷史學家的研究稱,在1865年美國內戰結束前的奴隸制時代,生活過多達600萬黑人奴隸。

  “1619年在舒適角發生的事情永遠改變了這個國家的路徑,”漢普頓歷史博物館執行董事露西·科克倫説,“1619年標志著種族奴役的開始。”

  紀念,是為了銘記。第一批被奴役非洲人抵達英屬北美,比英格蘭清教徒乘坐“五月花”號船揚帆而來的時間還早一年。但正如美媒所言,在美國,幾乎所有小學生都知道“五月花”號,而知道英屬北美奴隸制時代開始時間者卻寥寥無幾。

  《紐約時報》今年4月一篇文章指出,今日美國,白人家庭財富中位數與非裔家庭相差巨大,社會貧富差距中,橫亙著種族鴻溝。

  來自俄亥俄州、現年46歲的埃博妮·胡德告訴記者,想到400年前非洲先人被擄掠和奴役的遭遇,她仍然會感到“痛苦和憤怒”。在她成長的經歷裏,有許多遭遇歧視的苦痛。她説,奴隸制時代的影響,在今日美國社會仍處處可見。

  紀念活動中,不少受訪者還談到,近年來,美國白人至上、白人民族主義抬頭,社會分裂和種族矛盾加深,造成美國社會的嚴重問題。

  24日上午,約2000人出席了在門羅堡舉行的“紀念首批非洲人抵達英屬北美”儀式。州長拉爾夫·諾瑟姆在講話中説,種族主義對美國的影響是體制性的,觸及美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種族主義和歧視並未被塵封,也沒有隨《民權法案》而解決。他們不曾消失,只是發生了演變。”

  從紐約布魯克林來到門羅堡參觀的布雷迪夫婦告訴記者,雖然400年過去了,不同形式的種族歧視卻仍在繼續,奴隸制給美國社會留下的創傷遠未愈合,要真正消除種族歧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