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這裏很脆弱,但也很頑強”
西藏阿裏幹部情灑祖國西南邊陲書寫別樣人生
2019年08月26日 10:54:2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5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援藏改調藏幹部高寶軍(中)。

▲革吉縣小學校長的強巴曲珍。

(受訪者供圖)

  新華每日記者段芝璞、張京品、張宸

  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距離拉薩1700多公裏,被譽為“世界屋脊的屋脊”,這就是位于中國版圖最西南的西藏阿裏地區。因地處偏遠,高寒缺氧,阿裏地區成為常人不願去的荒涼之地。

  但阿裏幹部職工克服環境惡劣、親情難顧等困難,發揚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的“老西藏精神”,以高度的大局觀貫徹落實黨中央的決策部署,以高度的使命感維護邊疆穩定,以高度的責任心帶領群眾脫貧致富,在祖國西南邊陲不斷書寫共産黨人扎根邊陲、長期建藏的忠誠與擔當。

“與苦寒抗爭,與海拔叫板”

  阿裏地區北接新疆,西南方向與印度、尼泊爾等國接壤,邊境線漫長,穩邊控邊任務繁重。但阿裏的幹部職工並沒有因為海拔高、距離遠而忘記使命。他們舍小家、顧大家,常年堅守工作崗位,履職盡責,奉獻擔當。

  普蘭縣巴嘎鄉海拔4700多米,終年多風、酷寒缺氧的環境讓很多幹部失眠嚴重。鄉黨委書記王俊華經常淩晨三四點鐘才能入睡,早上困得起不來。“但為了工作,扶著墻也必須起來。”王俊華説,組織上出于關懷考慮,每年允許阿裏的幹部休假70天,但很多幹部因為“身體已經適應高海拔、休假回來更難受”而不敢休,因為“工作擺在那裏、幹不完心不安”而不能休。

  王俊華的愛人孩子在河北老家,他一個人已經在巴嘎鄉過了四個春節。“人是靠精神活著的”,採訪時,王俊華總是把這句話挂在嘴邊。他説:“作為鄉裏的一把手,方方面面都要操心。過年不回家感覺對不起家人,回家了又擔心工作上的事情。”

  阿裏的大美風光令遊客沉迷,但對生活在那裏的人來説,阿裏是“眼睛的天堂,身體的地獄”。據了解,在阿裏地區工作五年以上的幹部大都患有不同程度的高原性疾病。

  毗鄰新疆的日土縣泉水湖公安檢查站,是新疆進入西藏的第一道護城河,承擔著艱巨的任務。這裏海拔5118米,常年狂風肆虐,苦寒刺骨,被當地人稱作“死人溝”。

  堅守在這裏的幹警,幾乎都有不同程度的高血壓、高血脂、心跳過速、長期失眠、食欲差、脫發、牙齒松動等症狀。嘴唇幹裂發紫、皮膚黝黑粗糙、頭發幹枯淩亂是幹警們一致的外表特徵。檢查站負責人藺江平説:“泉水湖檢查站的每一位民警,都在這裏學會了與苦寒抗爭,與海拔叫板,與寂寞為伴。”

  受訪幹部們説,高海拔地區的缺氧環境是無法改變的,但工作必須有人幹。阿裏地區人社局黨組書記張見患有嚴重痛風,十多年承受劇烈疼痛和走路不便的困擾,不但從未請過一次病假,有時連正常休假都不休,堅守工作崗位。噶爾縣城市管理執法局負責人尼瑪瓊達,因公負傷斷了兩根肋骨,一度面臨生命危險。手術後縣裏勸他休息一段時間,但他堅持上街維持市容市貌。他説:“凈化工作是城市臉面工作,馬虎不得。”

“群眾不脫貧,我就不退休”

  阿裏地區行政區劃面積與三個浙江省相當,達30多萬平方公裏,但人口不到杭州市西湖區的十分之一,僅11.9萬人。因地理位置偏遠、交通基礎設施薄弱、自然條件惡劣、生活成本高等,脫貧攻堅難度大。在中央和西藏自治區的關心支持下,阿裏幹部職工抓關鍵、補短板、攻難關,不因地處偏遠而降低扶貧標準,在最艱苦的地方向貧困發起攻堅戰。

  2018年10月初,西藏自治區宣布25個縣(區)脫貧,噶爾縣榜上有名,成為阿裏地區第一個脫貧摘帽的縣。幹部群眾都説,這和縣委書記高寶軍的付出是分不開的。高寶軍是2013年陜西省派出的第七批援藏幹部,2016年援藏期滿申請調藏工作,擔任噶爾縣委書記。由援藏到調藏,高寶軍邁出了很多人邁不出去的一步。

  彼時,噶爾縣貧困發生率達20%,脫貧難度較大。高寶軍立下“不摘窮帽交官帽”的軍令狀,利用一個多月時間跑遍了全縣5個鄉鎮15個村居500多戶貧困戶。

  如今,高寶軍已走遍全縣3000多戶農牧民家庭,兩年沒有休過一次假。他聯係陜西紡織企業幫扶噶爾縣易地扶貧搬遷群眾學習紡織技術,創造性地在阿裏高原發展無土栽培果蔬種植,開展種樹工作。這場“綠色革命”不僅緩解了幹部群眾吃菜難題,讓阿裏變綠了,更讓數百名群眾有了一條穩定增收的致富路。他也因此被群眾稱作“菜籃子書記”“種樹書記”。

  2018年,高寶軍的愛人也調入阿裏工作,更加堅定了他長期建藏的決心。採訪中,高寶軍不時提及對先遣連英雄李狄三、領導幹部的楷模孔繁森等共産黨幹部的敬仰。他説:“我選擇留在阿裏,這既是黨的號召,也是個人的選擇。”

  改則縣先遣鄉是解放軍先遣連從新疆進入阿裏、解放阿裏的第一站,也是改則縣海拔最高、條件最艱苦的鄉鎮。現任鄉長西若2004年以來一直在此工作。他身患嚴重高原疾病,曾在工作崗位上暈倒兩次,其中一次還差點丟了性命。組織打算把他調離先遣鄉,他説:“先遣鄉是無數英雄奮不顧身、流血犧牲的地方,這裏還有很多群眾要我們帶著去脫貧。這時候調離,我豈不成了脫貧攻堅戰的逃兵?”

  中國郵政集團公司阿裏地區分公司駐先遣鄉巴熱村幹部加央貢桑,駐村時間已超過4年。其中兩次是因為公司沒有合適人選,他主動請纓。作為駐村工作隊隊長,加央貢桑四方“化緣”,幫助村裏開辦了惠民商店、便民茶館等,想辦法擴大貧困群眾增收渠道。他説:“只要這裏的群眾不脫貧,我就不退休。”

“越是苦越是累,越是需要黨的幹部”

  阿裏地委委員、組織部長何興茂説,近年來,阿裏地區深入開展“我是誰,依靠誰,為了誰”“當幹部是為了什麼,什麼樣的幹部是好幹部,怎樣當好幹部”大討論,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幹部繼承和弘揚“老西藏精神”“孔繁森精神”等,增強他們扎根阿裏、建設邊疆的堅定信心。

  革吉縣是純牧區,教育曾經很落後。1998年從湖南岳陽師范學院畢業的強巴曲珍放棄在拉薩工作的機會,選擇到革吉縣完全小學工作,把20年青春熱血獻給了牧區的孩子們。這期間,強巴曲珍成長為學校校長,多次獲得自治區名校長、優秀教師等榮譽。也曾有調離的機會擺在她面前,但她都放棄了。她説:“牧區環境很艱苦,教育更落後,更需要優秀教師。”

  一批批有志青年主動到阿裏歷練成長。阿裏地委辦公室幹部鄭殿之,是一名出生于江南水鄉浙江的“90後”,2017年大學畢業後到阿裏地區工作。他的父親希望他辭職回家繼承家族企業,可他拒絕了。他説:“阿裏是正在崛起的邊疆地區,這裏有廣闊的平臺,更能實現人生價值。”

  曾在西藏自治區紀委挂職鍛煉的盧青山原本可以留在拉薩,但他反復思考後還是決定返回阿裏地區日土縣工作。他説:“阿裏這樣艱苦的地方更需要發展,更需要幹部。”從西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主動申請調到阿裏地區噶爾縣人民檢察院工作的蒙古族檢察官曩扎德日希説:“艱苦地區是鍛煉幹部的大熔爐,到阿裏工作我不後悔。”

  阿裏地委書記朱中奎説:“生命在阿裏很脆弱,但也很頑強。解放阿裏的先遣連、領導幹部的楷模孔繁森,為阿裏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阿裏幹部職工將對標新時代的任務要求,為祖國守好邊,為群眾謀幸福,續寫新時代的阿裏精神。”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