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莫文隋現象”:不留名的好人與一群見賢思齊者
2019年08月05日 10:59:0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7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朱旭東

  生前“但行好事,莫問是誰”,身後“不發訃告,不留骨灰”,南通大學退休教師湯淳淵——默默資助貧困學子24年的“莫文隋”原型,近日因病離世。一位老知識分子淡泊名利的坦蕩情懷,再次引發社會各界追思,他的無心之舉,已在南通形成一種風范,南通的大街小巷,已遍布“莫文隋”的身影。

神秘的“莫文隋”

  1995年3月,就讀于原南通工學院(2004年,南通工學院和南通醫學院、南通師范學院三校合並組建成南通大學)的石洪英因寡母去世,失去了唯一的生活依靠。湯淳淵得知此事後,給她匯了100元,匯款單附言“生活補助費”,地址為南通市“工農路555號”,署名“莫文隋”。從此,“莫文隋”每月都要給石洪英寄去100元錢,當時,湯淳淵每月收入也只有900元。

  石洪英幾次尋訪工農路,發現並不存在“555”號,當然也無法見到“莫文隋”其人。這時她陡然明白:“555”號其實就是“無無無”號,“莫文隋”則是“莫問誰”的諧音。她通過學校廣播站尋訪這位給她帶來希望的人,並試圖從郵局覓得線索,但都一無所獲。

  1995年9月,湯淳淵在幫助石洪英的同時,又給原南通工學院學生處寄去1000元,並附信請學校從家住蘇北的特困生中選一人,“每月發100元,作為生活補貼”。此後,南通市發起尋找莫文隋的活動,城市中張貼著“莫文隋,你在哪裏?”大幅海報。

  在尋找“莫文隋”的過程中,南通人發現,原來身邊還有更多“莫文隋”:社會福利院連續收到兩張共計4000多元的匯款單,匯款人落款是“魏群”(為群);房産局收到兩封給職工“吳銘”(無名)的感謝信,對他寄錢給本地和湖南患病少年表示感謝;一位化名“任友琴”(人有情)的市民,先後兩次給孤寡老人和港閘區關工委捐出善款……

  “你要問我是誰,請莫問我是誰,風雨中我是一把傘,幹渴時我是一杯水;你要問我是誰,請莫問我是誰,迷霧中我是一顆星,冰雪中我是報春梅……”一首《莫問我是誰》,喚起全民爭相學習、效倣“莫文隋”的熱潮。據南通市慈善會、社會福利院和希望工程辦公室不完全統計,從1995年涌現“莫文隋”開始,在不到3年的時間內,就收到捐款近百萬元,其中不留名的就有一百多筆。

  經各類新聞媒體報道後,“莫文隋”的事跡傳遍全國,“莫文隋”也成為做好事不留名的代名詞。面對眾多扶危濟困不留名的“莫文隋”現象,南通市在1997年3月5日把“學雷鋒日”同時定為“學莫文隋日”。為把學雷鋒、學“莫文隋”活動制度化、社會化,1998年3月31日,由南通團市委等3家單位發起成立“江海志願者服務站”。越來越多的凡人善舉,讓這座城市處處充滿溫暖,南通市公民道德建設邁向一個新高度,被稱為精神文明建設的“南通現象”。

“説不得”的“莫文隋”

  “我知道湯淳淵就是‘莫文隋’,但他要我以新聞記者的職業道德擔保,不得公開他的身份……”在湯淳淵的追思會上,原南通人民廣播電臺副臺長顧曉冬説。

  1995年底,南通人民廣播電臺的記者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終于確定原南通工學院副院長湯淳淵就是“莫文隋”本人。當顧曉冬興衝衝登門拜訪湯淳淵時,卻受到了冷遇。

  “你怎麼找到我的?我不希望和媒體打交道,不希望被宣傳。”湯淳淵冷冰冰地對顧曉冬説。他還“逼迫”顧曉冬立下口頭君子協定,並以記者的職業道德為保證,“不報道我的名字,否則,我不承認!”

  在顧曉冬後來的報道中,“莫文隋”公開的身份信息,只是“一位共産黨員”。

  不僅外界不知道“莫文隋”到底是誰,就連湯淳淵的老伴顧宗勤,也被蒙在鼓裏。顧宗勤看到了媒體刊登的“莫文隋”寫給貧困生的信,從筆跡上猜到是丈夫的愛心行為,但當她問湯淳淵時,卻被否認了。

  南通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黃正平當時兼任南通市文明辦主任,他回憶説,當時,原南通工學院黨委書記袁靖東判斷“莫文隋”就是湯淳淵。

  “24年前我代表組織去拜訪他,他説不想公開自己身份,只是想匿名資助,因為不想給孩子們增加什麼壓力。尊重他的意願,我們答應為他保密,宣傳過程中不公開他的真實身份,絕不出真人真名真圖像。”黃正平説,“不公開真實身份,既是他的本意,也更為可貴,還留有懸念。”

  隨著“莫文隋”的影響越來越大,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湯淳淵向石洪英一次性匯出800元,並附上信件説“你每月自行提取一百元作為生活補助費,直至你畢業,希望你努力學習,成為一個對國家有用之人,今後我不再和你聯係。”

  處在“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上世紀90年代,貧富差距相對比較大,我國社會保障體係正在逐步建設之中,社會特別需要像“莫文隋”這樣胸襟和情懷的人。1996年10月,中共十四屆六中全會召開,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若幹重要問題的決定》,提出“要大力宣傳現代化建設中涌現出來的先進集體和先進人物,在全社會形成崇尚先進、學習先進的風氣”。黃正平認為,“莫文隋”典型及其宣傳,正好呼應了這個大勢。

他就是“莫文隋”

  過去的24年裏,在南通的各類表彰會上,“莫文隋”多次被評為道德典型,但領獎人永遠缺席。多年來,湯淳淵堅持不在媒體面前露面,即使偶爾出現在電視畫面中,出鏡的也是其背影。直到2008年舉辦北京奧運會,奧運聖火將在南通傳遞,湯淳淵所在的學校才公開將他跟“莫文隋”聯係在一起。

  2008年奧運會之前,時任原南通大學離退休處處長劉能馴接到上級通知,要在離退休處推選一位奧運火炬手。“經過審慎推薦,最終確定了湯老。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湯老多次婉言謝絕,説比他優秀的人還有很多,應該推薦其他人。”劉能馴回憶説。

  見湯淳淵婉拒,劉能馴只能拿出“激將法”。“我説,‘老院長,這不僅是您個人的榮譽,更是學校、全市、全省人民的榮譽,請老院長服從組織安排。’這才讓湯老欣然接受。”此後一段時間,時年已經72歲的湯淳淵每天加強體能鍛煉,從跑步姿態到跑步速度都極其嚴格,每天堅持跑十幾裏。

  “奧運前夕,老人家打電話給我,興奮地説‘可以驗收了,我一定能出色完成奧運火炬傳遞任務。’”劉能馴説,火炬傳遞是湯淳淵第一次公開出現在電視屏幕上。火炬傳遞結束後,湯淳淵又找到他,主動將奧運火炬捐獻給南通大學博物館收藏。

  談及當初為何要起這個名字,老人曾經表示:“我就是想用一個比較文化一點的名字,如果你不去深究的話還以為是個真名。我做的這些事情都不大,我認為人人都能做,只要你有心,你知道情況,你有能力幫助他,你就可以幫助他。雷鋒做的事,我覺得也很平凡,沒有太多驚天動地的事,他就是在平凡的事情中顯出他的人格魅力,體現他的價值。”

  參加完北京奧運火炬傳遞後,湯淳淵將火炬等物捐給學校的同時,也將遺囑存放到南通大學離退休處,信封上寫著“交現任處長”,請求等他停止呼吸後由當任離退休處處長拆封。

  他在遺囑中説:“一生送走親友不計其數,深感身後事極須從簡。余今已七十有二,當今雖身心尚健,但‘神龜雖壽,終有期時’,何況人乎!故趁今思維清晰之時,作一安排,實為明智。1、余離世後,不發訃告,不添‘壽衣’;不進行任何形式;不購骨灰盒,不保留骨灰。2、當日或第二日即行火化,火化當日或第二日即將骨灰撒入狼山外口長江中。3、操辦人員,除親屬外,友人包括南通大學離退處人員應在十人以內。4、請按上述意見辦理,親屬不得提出異議。湯淳淵親筆。2008年6月12日”

  他的單位、他的親人、他的親朋好友,嚴格按照他的遺囑,辦完了他的身後事,他的遺囑才被公開。

凡人善舉,人人都是“莫文隋”

  湯淳淵走了,留給世人的回味,卻是無窮的。當初竭力尋找“莫文隋”的原南通人民廣播電臺副臺長顧曉冬總結説,“莫文隋”之所以有經久不衰的魅力,在于其兩個鮮明特點:其一,助人為樂,一定是“不留名的”;其二,凡人善舉,一定不是“驚天動地的”。

  顧曉冬進一步解釋説,不排斥有些人或企業高調慈善,但隱姓埋名者更讓人欽佩,而那些借“秀慈善”而沽名釣譽者,則令人唾棄。另外,做慈善大可不必“傾家蕩産”“赴湯蹈火”,而更應該做能力范圍內的事,才能讓更多人效倣、跟隨。而這正是“莫文隋”的魅力所在。

  湯淳淵去世後,一封河北省饒陽縣女生索坤靜寫給莫文隋原型湯淳淵的信在朋友圈裏流傳。索坤靜是南通大學“莫文隋基金會”資助的對象,在南通好心人的幫助下,她度過了初中和高中生活,今年高考,她取得522分的好成績,正在等待屬于自己的大學錄取通知書。滿懷感激之情,她提筆給“莫文隋”的原型湯淳淵寫信。

  原來,“莫文隋”的善舉被曝光後,原南通工學院決定成立“莫文隋基金”來籌集善款,希望幫助更多貧困學子。受湯淳淵的感召,學校大批師生積極參與,善款從幾元、幾十元到數百元不等。湯淳淵也向組織提出每個月從他工資中扣除100元納入基金,前幾年,他再次向組織提出追加善款的要求,每月從工資中扣除400元注入“莫文隋基金”。

  2014年,微友“相攜生命”和同事前往河北饒陽縣調研農村土地流轉工作時,在尹村鎮大尹村村委會的辦事登記簿上看到很多貧困家庭、貧困學生的信息。他從當地教育局了解到:初中階段學雜費由國家統一處理,但中午在學校用餐需交夥食費每月200元左右;高中階段交學雜費800元左右、夥食費200元左右,還有住宿費——這些錢對于普通家庭不是問題,可對于貧困家庭來説,卻是沉重的負擔。隨後,“相攜生命”在朋友圈裏發出倡議,希望幫助這些貧困家庭的孩子。

  這一倡議得到眾人響應,他們以“莫文隋”的名義開始了對當地貧困學生的資助,索坤靜就是受助學生之一。

  在這封信中,索坤靜説:“湯爺爺,您放心,我們明白,唯有奉獻,才有價值。作為新時代的追夢人,作為基金會資助的一名學生,我一定要超越自我,樂于助人,把您做過的事情做得更好,把您留下的任務圓滿完成!”

  湯淳淵走了,“莫文隋”依然活躍著。

  目前,由“莫文隋”引發的南通市江海志願者,已由最初的34人發展到150萬人,全市登記在冊的志願服務組織近5000個,志願項目超10萬個。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可能會忘記湯淳淵的名字,但“莫文隋”的名字該會被傳承下來,因為,“莫文隋”已經成了一種精神符號。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