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燃中國AI創新精神的“老頑童”
紀念我國人工智能先驅吳文俊百年誕辰
2019年07月08日 11:26:0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5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吳文俊院士(2014年5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周琳

  2017年5月,橫空出世的阿爾法狗,讓人工智能傳遍街頭巷尾、童叟皆知。

  就在那個5月,我國人工智能的先驅、著名數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首屆國家最高科技獎獲得者、“吳方法”創立者吳文俊先生,安靜地走完了他自己的一生,享年98歲。

  今年5月,13位兩院院士以及數十位國內外知名專家學者來到上海,紀念吳文俊先生誕辰百年,也為新設立的上海交通大學吳文俊數學中心建言獻計。

  “他的工作無疑屬于上個世紀中國數學趕超國際世界水平標志性的成果。”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數學會理事長袁亞湘這樣説;“他親自點燃了中國人工智能的創新精神”,在唁電中,中國人工智能學會理事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德毅寫道。

  如今,中國人工智能的發展已經從概念走向現實,專利數、投資額、公司量都在全球處于第一梯隊。化身浩瀚宇宙中一顆名為“吳文俊星”的小行星,吳先生和他一直倡導的“科學道路上沒有便宜可撿”的科學精神,至今指引著這一代的AI人。

  終身學習的老“頑”童

  “中國有多少數學家投入到人工智能的基礎算法研究中?”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匡迪日前的“徐匡迪之問”,直擊國內人工智能AI發展的要害之處。

  而回溯吳文俊先生的一生,則是通過終身學習,開創基礎研究新方向的真實寫照。吳先生1919年5月出生于上海,1940年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1949年獲得法國國家博士學位,隨後在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任研究員。新中國成立後,吳先生于1951年回國,先後在北京大學、中國科學院任教職。2000年,他榮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最早聽説吳先生的大名,是在上大學時,同學跟我講起,中科院數學所有個能人,能夠同時‘左手畫圓,右手畫方’,當時就覺得這人有點像左手與右手打架的老頑童”。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理學院教師林開亮這樣回憶道。

  在不少數學家的眼裏,之所以説吳文俊先生是數學界的“老頑童”,來自于他永懷幼童的好奇心。用吳先生自己的話來説,他喜歡“東看西看”。

  他的口述自傳裏寫道:“我是個想怎樣就怎樣的人,想玩就玩,想工作就安安靜靜地工作,從不多想。讀歷史書籍、看歷史電影幫助我的學術研究;看圍棋比賽,更培養了我的全局觀念和戰略眼光”。

  他所説的“東看西看”,大約等同于在年近花甲之際,從零開始自學計算機編程。“在從事機器證明初期,沒有計算機可以使用,為了驗證其方法的有效性,吳文俊對上千項的多項式進行筆算,常常持續多日”。

  吳文俊先生從中國古代數學的思想中獲得啟發,提出了用計算機證明幾何定理的方法,該方法在科技文獻中被稱為“吳方法”。這一項工作被認為是自動推理領域的一個裏程碑,讓他獲得了國際自動推理學會最高獎。

  “機械化,貫穿中國古代數學的思想是機械化,中國古代數學的特點就是構造性和機械化。中國古代數學是著重解決實際問題,它的方法是‘機械’的,跟西方數學的證明不一樣,靈機一動什麼的。這是我的發現,這是我真正讀懂了中國古代數學”。吳先生在口述自傳中説。

  他的不少學生回憶説,吳先生一直在教學中強調,做研究工作,應該有中國人自己的方向,不要老是跟著別人做。而他自己開創的數學機械化研究,就是中國人自己的方向、自己的思想。

  “科學就該實實在在的,對就對,錯就錯,這是最起碼的科學態度。不是有個笑話嗎,選醫生的時候要選他背後的鬼最多的那位。在科學的道路上沒有‘便宜’可撿,沒有廉價的成果,不要抱著僥幸的心理。”吳先生説。

  為人工智能“原創精神”持續發聲

  “機器的出現延伸了人的體力,而現代計算機的出現則延伸了人的腦力。”

  吳文俊先生是我國人工智能領域的先驅之一。1988年12月,國際“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雜志”第37卷出版幾何推理專輯,所發表的文章很大程度上是由吳先生的開創性工作引發的,代表了當時幾何定理自動證明的最高研究水平,其中有三篇國外學者的文章專門介紹了“吳方法”的原理和應用成果。

  在這之後的一個夏日,圖靈獎得主、有著“人工智能之父”稱號的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約翰·麥卡錫(John McCarthy)特意造訪吳先生,在其中關村的宿舍,交流他們對人工智能發展前景的看法。

  在人工智能尚未引發如火如荼的熱潮之時,吳先生就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為中國人工智能行業的未來發展打Call。

  中國人工智能學會副秘書長余有成回憶道,2009年1月19日上午,他和多位AI方面的學者一起拜訪吳先生,當面介紹了申請設立“吳文俊人工智能科學技術獎”的想法,以激勵廣大人工智能領域專家學者的情況。當時吳先生就説,“設立這個獎項並不是要為個人樹碑立傳,要通過設獎和評獎引導我國廣大人工智能科學技術工作者,具有明確的創新方向和建立有力的創新激勵”。

  此後,中國人工智能學會發起設立的該獎項獲科技部核準批復。“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吳先生時,他感慨道,這要感謝黨和政府對發展人工智能的重視。”余有成説。

  如今,經過多年發展,“吳文俊人工智能科學技術獎”表彰獎勵的范圍已從前沿基礎研究成果和重大技術突破開始向金融、教育、服務、工業、軍事及社會治理等科學、應用領域輻射,在社會各界擁有廣泛盛譽和影響力,繼承了吳文俊對中國人工智能未來的期望與寄托。

  曾任兩屆中國人工智能學會理事長、發展中世界工程技術科學院院士的鐘義信向記者説了這樣一則小故事:當時,自己希望在國際學術大會上提出中國人工智能學會對AI行業50年的總結和報告。吳先生説,很好,“機制”應當比“結構、功能、行為”更擊中人工智能的要害,“我們的人工智能的研究不要總是跟著別人跑,一定要走出新的路子!50年是一個關口,應當有新的認識和新的規劃。”

  2016年2月13日,余有成再次到吳先生家中拜年。那時已97歲高齡的他仍然精神矍鑠,手扶木質拐杖,神採奕奕,臉上洋溢著他一慣常有的質樸和純真的笑容。

  臨別之際,吳先生欣然題詞:“發展人工智能,引領時代前沿”,寄語我國從事人工智能領域的科技工作者,不能走外國人的老路子,要在原創科學及基礎理論研究方面有突破,在智能科學技術應用領域全面發展。

  “不給學生題目”的開拓者

  2019年,上海交通大學吳文俊人工智能榮譽博士班正式開班。今年5月,上海交通大學吳文俊數學中心又揭牌成立。中心成立後,將重點在基礎數學、數據科學、數學史領域開展相關研究,力求解決國家重大需求問題,開辟引領重要研究方向。

  以另一種方式,傳承吳先生的精神。在一次訪談中,吳先生自己説,“如果65歲就退休,就不讓自己創新了,那不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嗎?”

  這種對開拓創新精神的培育,至今影響著他的學生們。中科院院士李邦河回憶説,1963年吳老師在給他們講學習方法時,在黑板上寫了12個字: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而且説一個好的問題的提出,等于解決了問題的一半。“作為他的學生,我感觸最多的就是他‘不給學生題目’。”中國科學院數學與係統科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高小山説,他總是將自己的最新成果或國際上最新發表的論文交給學生,讓學生自己去領悟並找題目。

  早在40多年前,吳先生便預言,“數學未來的發展具有決定性影響的一個不可估量的方面,是計算機對數學的衝擊。在不久的將來,電子計算機之于數學家,勢將如顯微鏡之于生物學家,望遠鏡之于天文學家那樣不可或缺。”

  這一論述讓他的學生、歐洲科學院院士王東明感觸頗深,“未來世界將無法避免地被復雜多變、冗亂無章的大數據所充斥,吳先生的論述開啟了我們研究數學和人工智能交叉的全新視角”。

  如今,人工智能作為引領這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戰略性技術,已經在創新中發揮著“頭雁”作用,一大批創新型的企業在中國萌芽、生長。《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報告2019》數據顯示,美國、中國、英國在人工智能發展方面表現突出,中國人工智能論文發文量居全球最高,企業數量、融資規模居全球第二。

  2010年,吳文俊在接受作口述自傳時説:“我現在可以算個老人了,走過了人生的90多年,好長好長的一條河流呀。講述這些往事,有點像一個頑童,順著河水撿拾石子,左一個右一個,色彩斑斕的,形狀怪異的,或者平凡得沒有一點耀眼之處的,形形色色,林林總總,只要是記憶這河浮現出來的,只是記得的就撿拾起來。想來總會給人們留下些什麼。”

  大師逝去,留下的這些“石頭”,燦若星辰。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