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把報紙比作一道菜
2012年08月30日 09:07:4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5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紀念《新華每日電訊》創刊20周年

 “我與《電訊》”徵文選登

  去年秋天,忽然在微博上接到編輯約稿,説是準備讓我在《新華每日電訊》副刊上寫個專欄,驚喜的同時不禁有些詫異。印象裏,這份報紙是報道時政的,若開專欄也該是政治、經濟,而我擅寫的是飲食方面的豆腐塊兒,所叨咕都是很俗的掌故,怎麼能登大雅之堂呢?于是打趣地問:“以後大家拿著《新華每日電訊》流口水,不太好吧?”不想編輯作答:“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哈哈,既然如此,那俺就趕鴨子上架,試吧試吧了。

  不想一路寫來,專欄“有滋有味”竟然陪伴讀者踏過金秋,從冬到夏,遍嘗了大江南北的諸多美味——從冰涼的大柿子到初春的香椿魚兒,從北方熱騰騰的餃子到煙雨江南的青團,從張國榮喝過的酸豆汁兒到“東方匹薩”烙糊餅……轉瞬之間,三伏將至,似乎又要“秋風響,蟹腳癢”了。只是不知可否真有口水滴在報紙上,打濕了那些接著地氣的字跡。

  記得春節剛過,有一位北京籍海漂,遊歷歐洲多年,回家探親一星期,竟大老遠地穿了大半個京城跑過來看我,因為他喜歡家鄉的吃食,也喜歡在網上看我的“有滋有味”。他説那些好吃的讓自己讀起來饑腸轆轆,能想起小時候住的院子,更想起年邁的媽媽。不過有一點遺憾,就是“怎麼就沒寫扁豆燜面呢?那滋味太令人懷念了。特別是挨著鍋底有鍋嘎巴的面,越嚼越香,比什麼意大利面棒多了!我在國外想家的時候,就特別想吃上一大碗扁豆燜面,那個想呀,搜腸刮肚!”是呀,對故鄉口味的眷戀和對故鄉的情感往往相互纏綿縈繞,割舍不斷。慢慢的,那些從小吃過的飲食也就成了多少人魂魄裏的故鄉。在這位朋友心裏,所謂家的滋味,不就是一碗噴香的扁豆燜面嗎?

  飲食,説起來是件挺俗的事,不過卻也是件天大的事。從某種角度來講,它正是我們這個民族的文明基礎,最牢固,也最頑強。它融在人們的骨子裏,形成我們特有的精氣神。不是嗎?所謂生活,無外乎衣食住行。而現如今,從我們穿的衣、我們住的房,到我們乘的車、我們坐的飛機……還有多少是我們這個文明所特有的呢?然而,當我們拿起筷子端起碗的時候,我們發現我的吃食在,我們的生活在。她絢麗多彩,她有滋有味,讓我們吃下去腳底下生根,心裏頭踏實。假若有朝一日,我們的飲食習慣都被徹底改變了,那麼,我們祖先所創立的燦爛文明怕是真的要消逝在炊煙裏,或作為文化遺産束之高閣,或為小眾所把玩,那不能不説是種悲哀。

  由此看來,《新華每日電訊》副刊特意開設這麼個專欄,不能不説是件有功德的好事。文化,本來就應該是活生生的,融在百姓的日子裏,讓每一個普通人都盡享生活之美,之樂。作為作者的我,能夠和大家分享中華文明中美妙的人間煙火,真是榮幸!

  編輯約稿時開玩笑:“若把《新華每日電訊》比成一道菜,你覺得該是什麼?”我想了想説:“蔥燒海參”。

  海參很有營養,不過本身沒有什麼味道,若是不得要領烹調出來還會發腥發艮,並不討人喜歡。然而經過大師精心料理,卻變得五味俱全,特別是加上了非常平民化的大蔥提香佐味,竟然成為誰都愛吃的經典名菜,上得了任何高級宴會,但街邊小店並沒有賣的。小店沒有名貴的原料,更沒那過硬的手藝。政治經濟學問非常重要,講起來卻容易枯燥,弄不好還挺招人煩。但經過報社編輯的生花妙筆精心編排,再加上十分有親和力的文化副刊,不愧為雅俗共賞的名報,上得了任何殿堂學府,不過,街邊報攤卻很少見得到。

  (崔岱遠)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