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護航實體經濟 明確發展方向 銀行業抓住機遇推動自身高質量發展
2020-09-22 15:55:44 來源: 金融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支持實體經濟和銀行業高質量發展應該是共生共榮的良性循環。金融和實體經濟的協調發展非常重要。一方面,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發展能夠促進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另一方面,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也必然會帶來銀行業的高質量發展

  “當前,銀行業保險業運行平穩、風險可控,主要經營與監管指標處于合理區間,風險抵禦能力保持較強,服務實體經濟力度持續加大。”在9月14日召開的新聞通氣會上,銀保監會統信部二級巡視員劉忠瑞説。

  今年上半年,為了幫助眾多受疫情影響的中小微企業“突圍”,以銀行業為代表的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盡管銀行業上半年經營數據普遍不如以往光鮮,但正如光大銀行行長劉金在近期召開的銀保監會新聞發布會上所言,“如果説上半年的經營有什麼亮點的話,我想既不是營業收入,也不是利潤,更多的體現在這一點上:堅決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履行國有控股金融機構的責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

  盡管盈利水平有所下降,但是銀行業整體經營狀況良好。因此,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這是銀行業思考轉型發展和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的良好契機。

  支持實體經濟和銀行業高質量發展應該是共生共榮的良性循環。“金融和實體經濟的協調發展非常重要。一方面,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發展能夠促進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另一方面,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也必然會帶來銀行業的高質量發展。”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説。

  落實政策

  讓利持續惠及小微企業

  在9月6日召開的2020中國國際金融年度論壇上,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在致辭中再提推動金融係統今年向各類企業合理讓利1.5萬億元目標,並表示,下一步要繼續推動銀行業努力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

  人民銀行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前7個月,金融部門通過降低利率、減少收費、貸款延期還本付息等措施,合計為市場主體減負8700多億元。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在8月25日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今年8月至12月,金融部門還將繼續為市場主體減負大約6000多億元。

  作為1.5萬億元讓利的實施主體,銀行業應該如何在完成剩余6000多億元的讓利目標中發揮自己的作用?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今年前7個月,銀行業為企業減輕負擔、降低融資成本,基本上跟時間進度保持了一致,因此,在今年剩余時間裏,銀行業應該還會按照之前的措施繼續執行。

  “除了減費降利,今年上半年,銀行業還通過延期還本付息和直達實體的貨幣政策工具等針對小微信貸方面的優惠措施對小微企業和實體經濟提供支持。”溫彬説。

  此外,溫彬還提到,今年上半年,銀行業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同樣體現在對企業重組和債轉股工作的支持上。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綜合銀行業和其他金融機構的情況,我認為實現全年金融機構為實體經濟讓利1.5萬億元這個目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溫彬表示。

  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在受訪時表示,目前,最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切實保障和提升銀行向實體經濟讓利的能力及可持續性。

  對此,連平建議,監管和地方政府應該從支持銀行加快創新、支持銀行加快處置不良資産、支持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這三個方面入手,更好地激勵和推動銀行高質量地做好讓利實體經濟這一利國利民的大事。

  抓住重點

  支持先進制造業快速發展

  日前召開的銀保監會新聞通氣會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銀行業各項貸款增加15.2萬億元,同比多增3萬億元,信貸資金重點投向制造業、基礎設施、科技創新、小微、“三農”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其中,制造業貸款增加1.8萬億元,增量較過去4年總和還多1092億元。

  近年來,銀行業對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的支持力度在不斷加大,監管部門也在積極倡導銀行業主動對接上述企業的金融需求。對此,溫彬認為,這是外部環境和銀行業自身發展的共同需要。“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新興産業又代表著産業轉型和升級發展的方向,支持這些行業也是銀行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客觀要求。”溫彬説。

  連平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提到,銀行業支持先進制造業發展除了有政府和監管部門的導向作用外,更重要的是,先進制造業的發展和銀行業高質量發展是相輔相成的。“發展先進制造業離不開銀行的有力支持,同時,支持先進制造業發展也是銀行推動自身轉型升級的重要動力。”連平説。

  連平解釋説,目前我國金融體係以銀行間接融資為主並將長期保持,而一些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由于科技含量較高,科研投入成本大,産品研發周期長,只有銀行尤其是國有大中型銀行才能給予持續有力的金融支持。

  此外,對于正處于深刻轉型變革的銀行業來講,在利率市場化改革深入推進和金融擴大開放的背景下,銀行不太可能繼續靠利差“躺著賺錢”;另一方面,隨著國民經濟的轉型升級,銀行將面臨越來越多來自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等領域的客戶。

  “因此,銀行如繼續沿用傳統的經營思路和手段,已明顯不能適應當前的新形勢和新挑戰。在擴大對先進制造業中長期貸款投放中有效把握風險,靈活運用信貸、投行、租賃、跨境資金管理等多元化金融工具,滿足先進制造企業的投融資需求等,對于銀行而言,都將帶來顯著的經營能力提升。”連平説。

  找準定位

  實現銀行業整體高質量發展

  另一個需要關注的問題是,在銀行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大型銀行和中小銀行應該明確自身的不同分工,找準定位、協同發展,才能更好地實現銀行業的整體高質量發展。

  “盡管隨著監管的要求和引導,大型銀行在服務大中型企業的同時,也逐漸在向普惠金融客戶下沉,在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領域,大型銀行和中小銀行開始有了一些交集,但是原則上兩者之間還是存在差異性的。”曾剛向《金融時報》記者解釋説,因為大型銀行在服務小微企業時,更多的是運用大數據平臺,利用互聯網的方式和金融科技的手段,來實現對客戶的下沉,所以,在這方面,大型銀行更多採用批量化的發展模式,因此,它覆蓋的客戶群體和中小銀行就會形成差異。

  “地方中小銀行普遍在規模和管理上存在‘先天不足’,即資本和資金實力有限,風險控制能力稍弱,科技自主研發能力不強。但另一方面,他們又具備了較好的‘主場優勢’,即與地方政府關係密切,熟悉政府産業導向;與本地客戶關係密切,了解企業和居民的需求偏好;組織架構較為扁平化,市場響應速度較快。”連平説。

  因此,如何利用好這種差異,是中小銀行在服務實體經濟中實現破局發展的關鍵。“與國有大型銀行的差異,決定了地方中小銀行在服務實體經濟方面不能簡單模倣,不宜貪大求全,必須善于揚長避短,積極探索適合自身的發展道路。”連平認為。

  連平提出,中小銀行可以通過“一下沉四緊盯”的方式,發揮自身優勢,服務實體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一下沉,指下沉渠道,中小銀行要堅定不移地向縣域及人口密集的鄉鎮下沉,採用線上線下多種形式延伸服務網絡,在積極發展普惠金融的同時,為地方中小微實體企業提供精準直達的融資服務。

  與此同時,緊盯客戶、緊盯市場、緊盯監管、緊盯政府,根據市場和客戶的需求,根據政府和監管的要求,更好地在服務實體經濟中發力,做到有的放矢。(見習記者 左希)

【糾錯】 責任編輯: 石海平
加載更多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