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日澳欲結“準同盟”威脅地區穩定
2020-11-23 09:02:42 來源: 中國國防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11月17日,美日澳印4國海軍舉行“馬拉巴爾-2020”第二階段演習

    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11月17日至18日對日本進行訪問。對于莫裏森此次日本之行,外界最關注的莫過于日澳兩國會否簽署談判長達6年的《互惠準入協定》。盡管兩國最終並未完成簽約,但關于該協定的議題仍是莫裏森與日本首相菅義偉此次會談的重中之重。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澳兩國總理在此次會談中就強化安全保障合作達成一致,並在會談後的聯合記者會上透露已就簽署《互惠準入協定》達成基本協議。莫裏森稱,此次會談雙方“在具有裏程碑意義的防務條約——《互惠準入協定》達成原則性協議方面邁出了一大步”。

    突破歷史

    《互惠準入協定》原本稱作“軍隊互訪協議”,被一些媒體稱為“突破性的防務協定”。該協定將建立日本和澳大利亞軍事人員互訪、開展訓練和聯合行動的法律框架,大大簡化相關手續。兩國一旦簽署協議,澳大利亞將成為繼美國之後第二個與日本締結類似協定的國家(日本與美國于1960年簽署《日美地位協定》),將進一步加強這兩個同為美國盟友國家之間的軍事關係。

    近年來,日澳兩國軍事關係不斷獲得突破。兩國于2007年簽署一項軍事合作協議,允許兩國進行聯合軍事演習、正式軍事交流以及日本自衛隊可以赴澳大利亞本土進行反恐訓練。2012年,兩國簽署情報安全協定,同意分享軍事情報。2014年,雙方簽署《防務、科學和技術協議》為兩國國防技術合作提供便利。此後,在日本放松武器裝備出口限制後,日澳軍事合作又擴大至分享軍事物資和軍需品等。

    共同社報道稱,日本把澳大利亞定位為“準同盟國”,希望通過《互惠準入協定》規定聯合訓練中在對方國家逗留人員的刑事審判權等,讓部隊往來變得順暢,強化軍事合作。另據日本時事通訊社報道,由于日澳兩國未就司法細節達成一致,因此並未簽署該協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道稱,澳大利亞政府提出,希望澳軍人員在日本犯下重罪可以免于死刑,但日方並未應允。

    值得警惕

    日澳這一密切軍事合作的最新動作,值得區域國家提高警惕。

    一方面,《互惠準入協定》與日本“和平憲法”精神相背離。根據日本憲法第二章第九條,日本永遠放棄以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這一目的,日本不保持陸海空軍和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因為這一條款,日本憲法又被稱為“和平憲法”。

    盡管“和平憲法”受到日本國內主流民意支持,但一部分右翼政治勢力一直以來都試圖通過修憲甩掉“和平憲法”。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和安倍晉三曾分別提出建立政治大國與軍事大國的目標。繼承安倍政治衣缽的現任首相菅義偉,更是為護航修憲計劃,拒絕接納有“反修憲”背景的學者進入日本學界頂級機構“日本學術會議”,一度惹怒日本學界。

    未來,如果日澳兩國依據《互惠準入協定》互派軍隊或建立軍事基地,必然從事實上突破“和平憲法”,進一步為日本走向軍事化踏平障礙。據英國《衛報》稱,英國等國也在等待日澳《互惠準入協定》的結果,該協定可能成為日本與其他國家未來達成類似協定的模板。

    另一方面,日本和澳大利亞都是美國盟國,如果兩國進一步朝軍事同盟方向發展,將對地區地緣政治走向産生較大負面影響。近年來,美國在亞洲賣力推銷所謂“印太戰略”,美日印澳軍事合作日趨活躍。在此背景下,日澳強化軍事合作將給亞太地區帶來更多不穩定因素,威脅地區和平與安全。(張寧)

【糾錯】 責任編輯: 楊茹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291210898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