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我國肝臟外科之父、中國科學院院士吳孟超
2020-11-10 19:40:03 來源: 新華社解放軍分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2019年3月,97歲高齡的吳孟超主刀手術

    新華社上海11月10日電題:無影燈下70年——記我國肝臟外科之父、中國科學院院士吳孟超

    新華社記者黎雲

    吳孟超再一次回到了他再熟悉不過的醫院。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98歲的吳老躺在了病床上。

    回國、學醫、參軍、入黨,吳孟超的一生猶如一曲壯美的樂章,將青春和生命融于祖國的山河。

    1949年同濟大學醫學院畢業,2019年從院士崗位上正式退休,吳孟超70年鞠躬盡瘁,成為我國醫療和科研戰線上一盞永不熄滅的無影燈。

    人民軍醫的精神血脈

    又有肝病患者敲開了吳孟超的家門,他白天沒能挂上吳老的號。

    吳孟超招招手,讓這位來自安徽鄉下的病人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女兒吳玲拿出布單,説鋪一下沙發幹凈些。吳孟超眼睛一瞪:怕什麼?我都不怕!

    吳玲回憶,接待上門的病人是吳老行醫生涯中經常發生的事,她往往會退到一邊,看著父親上前給病人“叩診”。父親會上前握著病人的手問病情,甚至額頭碰額頭去試病人的體溫。

    70年,吳孟超對病人的愛,由內向外溢散。每年大年初一,吳孟超都會穿著軍裝,帶領值班醫護人員,到病房裏去給住院病人拜年。吳孟超會先搓搓雙手,才將溫暖的手伸向病床。

    “吳老説,大年初一不能回家的病人,得的都是大病,要投入多一些。”東方肝膽醫院護理部主任李麗跟隨吳孟超工作多年,從未見過吳孟超對病人説一句重話。

    退役老兵羅永興已經年近70歲。20年前,羅永興確診肝癌晚期,是吳孟超主刀切除了13厘米的惡性腫瘤。羅永興後來做了一面錦旗送過去,吳老不高興了:“100元錢不是錢?你生病不花錢嗎?”

    錦旗沒有收,過年時吳孟超還給羅永興發賀卡,祝他健康快樂每一天。羅永興説:“我就是按吳老説的那樣,健康快樂的又活了20年。”

    聽説吳老病了,蕾蕾和媽媽從蘇北再一次趕到了上海。1996年,吳孟超為15歲的蕾蕾做了肝移植手術,從早上9點一直做到下午6點,整整9個小時。24年過去了,蕾蕾如今大學本科畢業,成為了一名中學美術老師,結婚生子。

    輪椅上的吳老見到蕾蕾,非常高興:“來來來,我給你把把脈。”蕾蕾的脈象從容和緩,不浮不沉,節律均勻,吳老豎了一個大拇指:“不錯不錯,身體不錯!”

    上世紀60年代,吳孟超在制作肝臟血管鑄型標本

    白發老者的人格魅力

    別看吳老對病人從不發火,對護士也不生氣,但醫生們都怕吳孟超。

    這是因為他唯獨對醫生兇得不得了。挨罵,幾乎成為所有醫生們的共同記憶。一個人挨了罵,另外的人就會上前安慰他:“吳老罵你,是因為他沒有放棄你。”

    姜小清在吳老身邊工作了40多年,就沒少挨罵。“用藥貴了會被罵,病歷寫得再好,也會被他挑出毛病。”姜小清現在已經是科主任,成為全國著名的膽管外科專家,他首創的姜式吻合法,術後並發症低,他主刀的手術用藥少、耗材省。“都是被吳老罵出來的。”姜小清説。

    吳孟超罵人總能罵到點子上,很多學生被他訓多了,也就訓出了嚴謹細致、精益求精的作風。已是國內著名肝膽專家的沈鋒教授形容自己對病人是“戰戰兢兢”,從術前準備到術後管理,流程務必清晰。“他對保障醫療安全太嚴格了,抓得事無巨細。”

    這種作風後來被提煉成為“勇闖禁區、勇于創新、勇往直前、勇攀高峰”的吳孟超精神。

    吳孟超只要不出差,每晚7點35分就開始在病房裏轉。就算出差,他也會晚上突然打電話到值班室,看醫生在不在位。跟隨吳孟超36年的博士嚴以群寫的“醫囑記錄單”,吳孟超翻來覆去看了幾遍沒發現大毛病,仍把桌子敲得“咚咚”響,説是字寫得不好。

    “他總是能在你最熟悉的領域找到你想不到的錯誤。”嚴以群説,他辦公室的墻上,挂有一份和規章制度釘在一起的檢討書,那是當年他代開一張處方單寫下的3000字反思。

    罵歸罵,不過吳孟超還有一個習慣,就是學生們出國進修回來,他都會親自到機場迎接。面對學成歸來的年輕人,吳孟超會熱情伸出雙手:“歡迎回國!”

    醫學泰鬥的樸實無華

    吳孟超被譽為“中國肝膽外科之父”,卻始終不願做廟堂中的神。

    “我最大的幸福就是倒在手術臺上。”——這句話吳孟超説了很多年。從1963年首次突破“中肝葉”手術禁區後,吳孟超一直堅持做手術,直到2018年,96歲高齡才告別手術臺。在無影燈下,吳孟超握緊16000多名肝膽患者的手,帶領他們走向重生。

    “他都已經是頂級專家了,出差還住過經濟型連鎖酒店。”院士陳孝平回憶説,這種情況不是一次兩次。吳孟超吃飯的原則是不能剩飯,自己“光盤”,還要提醒同桌的人要吃完,盤子裏剩的菜他會分配下去。

    吳老的“小氣”在醫院裏是出了名的。去奧地利開學術會議,吳老把飛機上省下的小面包帶回酒店,當第二天的早餐。後勤的人找吳老簽字報銷發票會很緊張,吳老會一張一張的看。下班的時候,他的聲音會在走廊上回響:“關燈!關燈!怎麼又不關燈!”

    吳孟超的眼裏看的是病,心裏裝的是人。主刀手術後,吳孟超會堅持盡量用手工方式縫合傷口,因為用吻合器縫合需要好幾千塊錢,而手工縫合是不收費的——這個傳統在他工作的東方肝膽專科醫院一直延續了下來,成為外科醫生們的一項規矩。能用普通消炎藥,就不用高檔抗生素;能用患者隨身帶來的診斷片子,就絕不做二次檢查。

    幾十年來,吳孟超團隊的手術平均費用,要遠遠低于國內其他醫院。“這種血脈傳承,就是人民軍醫的責任擔當。”海軍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院長許勁松説。隔不了幾天,許勁松就會跑到吳孟超的病房裏,陪吳老坐一坐,盼著他好起來,再帶著大家查一次房。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憬杭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881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