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直面“舌尖上的挑戰”

2019年09月04日 18:01:33 來源: 解放軍報

    第72集團軍某旅官兵利用班用野戰給養器材單元制作熱食。韓海建 攝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打仗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打保障。現代戰爭,部隊機動頻繁,戰鬥緊張激烈,作戰連續性強……搞好戰場飲食保障,對于保持和增強官兵體能、鞏固和提高部隊戰鬥力具有重要的意義。

    拿破侖有句名言:“士兵是靠肚子行軍打仗的。”戰場上的“吃”與戰爭勝負息息相關。軍人的適應能力決定戰爭的持續能力。練就軍人特殊的飲食適應能力,必須重塑官兵飲食結構。這種“重塑”,對我軍戰場保障由生活型向打仗型轉變具有積極意義。正如相關專家所言,從“吃”上解決戰鬥力問題,不亞于一場自我革命。

    來自軍委後勤保障部的消息顯示,針對野戰飲食保障訓保脫節、保障標準不配套等問題,全軍部隊正加速推進野戰飲食保障整體轉型。在保障模式上,針對不同作戰樣式、作戰條件、保障環境,採用不同作戰力量編成,提出戰時因地制宜確定辦夥規模的方法。根據部隊任務,區分“單兵、戰術、戰役”3個層次,靈活多樣保障……

    當前各部隊如何推動戰場飲食保障?如何推動野戰飲食保障轉型發展?請看記者的調查報告。

    野外就餐。

    戰場吃飯是個“技術活”

    關于演訓場上的飲食保障,官兵有話説。

    ——“訓練較少,技能偏弱”。

    不久前的一天,第72集團軍某旅組織對抗演練。臨近中午,導調組臨機“出情況”:“炊事車被炸,炊事員傷亡嚴重,失去保障能力。”面對突發情況,戰鬥班排戰士因平時野戰炊事技能練得不多,此時竟無人會挖散煙灶。

    三營營長張國維自嘲地説:“如今,一些官兵最大的炊事技能是‘開水泡面’,對于野戰條件下取水、識別野菜、做飯等技能知之甚少。”

    一次50公裏戰鬥體能訓練,營裏給每名官兵發放2斤大米。訓練間隙,埋鍋造飯,戰士們犯了難:有的把米飯煮糊了,有的尋來野菜卻不知如何與大米搭配下鍋,有的嚼著夾生的飯粒下肚,還有的甚至餓著肚皮投入後續訓練……

    ——“手段單一,效率不高”。

    一次演練中,某營擔負左翼突擊群進攻任務,各連依托野戰給養單元、自行炊事車等裝備實施伴隨保障,每個連隊自帶3日的攜行量。

    中午,五連炊事班接到“生火造飯”的命令後立即展開作業。誰知,米剛下鍋不到10分鐘,就接到突如其來的“敵情”:“一小股‘敵人’正向你方隱蔽機動,迅速轉移。”

    炊事班不得不停止作業,消除車轍等痕跡,火速向第二陣地轉移。洗菜、切菜、炒菜……忙活一小時,飯菜終于做好了,正準備開飯,可“敵人”又調集兵力發動突襲,戰士們不得不饑腸轆轆迎戰。

    然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兄弟單位的一個連隊,提前把五花肉、排骨、土豆等生鮮食品切好,封裝在不同包裝盒內,戰場上稍做加工即可食用。炊事班兩個人很快就做好了全連飯菜,大大提高了保障效率。

    ——“考慮不周,精細不夠”。

    某營參加渡海登島訓練,為確保官兵能吃上熱食,軍需營房科提前與海軍部隊協調,獲得在登陸艦上加工熱食的許可。炊事員精心制作辣子雞丁、竹筍炒肉片、苦瓜炒雞蛋等飯菜,官兵卻都沒啥食欲。

    原來,航渡期間艦船顛簸劇烈,加之活動空間狹小,空氣流通不暢,一些官兵經過海上連續航行,頭暈目眩,根本吃不下。

    “作戰任務不同、環境不同,官兵身體所需熱量不同,飲食保障方式也應有針對性……未來海上航渡,應考慮以‘流食保障’為主。”復盤檢討會上,該旅軍需營房科長劉雲鵬直言。

    ——“熱量輻射,暴露目標”。

    那次對抗演練,該旅炮兵營榴炮一連官兵將炮陣地精心偽裝在山岳叢林間。不想,戰鬥還沒打響就被“敵”炮火覆蓋。

    復盤發現,竟然是炊事車“惹的禍”——全鋼結構的炊事車燒柴油燃料時,整個操作臺溫度升高。做完飯,炊事員收拾完炊具,就將四周篷布放下來,開進炮陣地附近的叢林間偽裝隱蔽……

    結果,熱量散不出去,被“敵”熱感應偵察器逮個正著。

    某營炊事班長朱志剛也有類似的經歷。紅藍對抗演練,為了讓戰友從戰場上一下來就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他帶領炊事班,提前到達衝擊展開地域。

    哪知,藍軍發現後,通過炊事班做飯的陣勢判斷後方必有大部隊,于是“順藤摸瓜”,把後續部隊“包了餃子”。

    熱食前送。

    戰場飲食保障為啥難

    飲食保障,緣何頻頻遭遇困境?採訪中,上至機關領導下至普通一兵,各自看法不一。

    “官兵炊事技能弱是最直接的原因。”某連連長王崇霄説,平時組織炊事訓練,一般條件下練得多,實戰條件下練得少;炊事員練得多,其他官兵練得少,這“兩多兩少”導致官兵炊事技能不過硬,上了戰場自然“漏洞”百出。

    “手段單一,效率不高”,是當前戰場飲食保障的重要問題。

    長期以來,我軍飲食保障分工存在“前重後輕”的特點,即前方部隊承擔大部分食品制作、分發任務,後方籌措和前送給養物資往往僅以生鮮食品為主。這種傳統飲食保障模式,讓前方部隊從原材料開始加工,耗費時間、精力和能源較多,難以適應現代戰爭“快打快撤”要求。

    “未來戰場,環境更加復雜,鬥爭更加激烈,部隊配置和飲食保障任務充滿不確定性,部隊可能長時間得不到熱食供應。”該旅軍需營房科科長劉雲鵬説,這就要求飲食保障必須根據敵情、地形、環境等情況,因地制宜靈活保障。

    “戰場飲食保障可以借鑒‘宅急送’的模式。”該旅保障部部長解耿説,採取“凈菜加工、成品配送”的保障方式。即:按照戰場食譜把生鮮食品切好,成品、半成品組合到一塊,模塊化包裝、配送式保障,最大限度減少一線炊事員攜行負重和工作量。

    同時,充分利用野戰指揮信息係統,後方通過給養中心信息終端實時感知需求,將“戰場快餐”迅速配送,提升機動作戰快速保障能力。

    戰場飲食保障,“精細度不夠”“熱量不達標”等問題,也是官兵們關注的焦點。

    營長張雷曾多次參與重大演練,他以“渡海登陸作戰”為例發言:“在航渡階段,艦船顛簸劇烈,空氣流通不暢,官兵易發生暈船,此時就要想方設法維持充沛的體力,減少非戰鬥減員;而在搶灘登陸階段,部隊鏖戰水際灘頭,官兵體力消耗大,此時就要確保部隊‘吃得上’,維持官兵充足體能……在擴大鞏固登陸場階段,部隊經過連續作戰,此時就要注重高熱量飲食,幫助官兵迅速恢復體力,延長持續作戰能力。”

    “總之,就是要根據不同地域、作戰背景、氣候條件下的營養需求,在部隊機動、戰鬥打響、奪取陣地、兵力撤收等不同階段,實施精細化保障。”張雷説。

    討論中,實戰意識不強、缺乏敵情觀念等問題也被一一揪了出來——

    “現代戰爭,敵方將廣泛運用高新技術偵察手段,對戰場熱食保障的組織實施構成嚴重威脅,特別是現有熱食保障設施,目標大、缺少有效偽裝,極易遭敵精確制導武器打擊。”

    “未來飲食保障,必須具有良好的隱蔽性、防護性,飲食裝備在運用迷彩偽裝和自然偽裝的基礎上,還要注重高技術的應用,確保排煙少、輻射少、噪聲小,提升生存防衛能力。”

    吃法跟著戰法變

    浙中腹地,深山密林,某營正在進行實戰化訓練。

    臨近中午,九連的炊事班飯菜飄香。只見班長王龍強帶著3名炊事員緊張地忙碌著,菜盆裏盛著已經做好的辣子雞丁、竹筍炒肉片、排骨燉冬瓜、素炒白菜,另外還有一桶紫菜蛋湯。

    針對作戰任務、戰鬥行動、戰區氣候地形等不同情況進行飲食保障,該旅想了很多辦法——

    他們按照“以熱食保障為主,結合軍用食品保障;以炊事班制作為主,結合班、排自做;以制式飲食裝備為主,結合就便器材;以高熱能食品為主,講究營養配餐”的原則,開展野戰飲食保障研究和訓練。

    為提高官兵炊事技能,他們對訓練進行改進——

    由原來單一烹調技術訓練,轉變為野戰生存保障訓練;由原來單純炊事員訓練,轉變為部隊全員普訓;由原來的“一日三餐式”的飲食保障訓練模式,轉變為軍事訓練全過程伴隨式、大項任務牽引式飲食保障訓練模式。

    他們還組織野戰炊事技能比武,將“走出去學、請進來教”“以老帶新”的方法融入經驗交流、實裝操作、階段考核等環節,為炊事員隊伍加鋼淬火……如今,全旅所屬部隊炊事員人人都能駕馭野戰飲食保障裝備,單兵技術水平、成建制保障能力不斷增強。

    那天,某營組織20公裏戰鬥體能訓練,告別以往“埋鍋造飯”傳統,採取模塊化飲食保障,利用簡易爐具對真空包裝食品進行加熱後食用……官兵的思維和行動都在轉變。

    “吃法跟著戰法變。”翻閱去年以來旅隊的野外訓練計劃,在他們演練的10余種新型作戰樣式中,相應的飲食保障方式達20多種。

    大規模機動,野戰炊事車伴隨保障;分隊穿插,班用野戰給養器材單元是主力;遠程機動,地方餐飲配送;特種作戰,工兵鍬、子彈盒等傳統野戰生存炊具也派上用場……“不管何種保障模式,都做到展開快、制作快、分發就餐快。”該旅領導説。

    採訪中,官兵們還表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們還學習了野外就地取食本領。”

    在該旅編寫的《山岳叢林常見可食用植物圖譜》中顯示:馬蘭頭、野莧菜、薺菜等32種常見野菜都可適量食用——讓官兵實地掌握這些“野味”的名稱、形狀和食用注意事項,是野戰飲食訓練的必訓內容。

    今天,走向精細化、快速化、實戰化,是野戰飲食保障轉型發展的必由之路。

    該旅軍需科助理員吳先球介紹,他們針對不同的作戰行動、官兵體力消耗情況進行精細配餐,保證官兵戰時體能消耗補充;根據晝夜、季節、訓練強度變化,制訂多套“戰場食譜”,實現靈活飲食供應。

    戰場上,飲食保障如何做到不暴露目標?

    不久前,該旅組織官兵學習軍事地形、水文氣象、隱蔽偽裝等與戰場飲食保障密切相關的知識,掌握如何選擇隱蔽地形構築必要防禦工事的技能,提高防衛能力。

    在“食物前送”領域,他們嚴密組織編組,明確道路和標記規定,確定食物分發點的位置,以及與敵遭遇時的處置措施,確保整個過程安全。(童祖靜、陳拓、陳樸)

【糾錯】 [責任編輯: 丁鵬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67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