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説説“幹部借調”那些事兒

2019年06月13日 14:07:18 來源: 解放軍報

    初夏時節,記者一行深入部隊本來是調研練兵備戰情況,但在邊走邊看中,卻發現一個頗受官兵“吐槽”並普遍存在的現象——幹部借調。記者順藤摸瓜,在多種渠道的廣採細訪中逐步探明實情:借調范圍廣、借調職級全、借調理由雜、借調人數多。

    “任性借調”的危害不可小覷:擾亂了基層秩序,損害了機關形象,傷害了官兵感情。廣大基層官兵熱切企盼,各級機關和部門應帶頭維護新體制的權威性和嚴肅性,轉變職能,規范權限,理順關係,讓新體制的功能和優勢盡快釋放出來。

    層層借調,有些單位基層幹部快被抽空了

    5月初,記者來到某旅六連。訓練場上,帶隊和跟班訓練的幹部只有指導員一人。

    連隊其他幹部都去哪了?

    “連長參加比武集訓,副連長休假,1名排長在外上學,其余2名排長都被機關借調走了。”陳指導員無奈地説,“現在連隊最缺的就是幹部,經常被各級借調,致使連隊正常的工作無法展開,即使硬著頭皮展開了,也因幹部缺位、崗位空轉,導致該落實的工作大打折扣。”

    在另一個營的戰備拉動現場,記者見到了被借調到旅機關作訓科的鄭排長。他正對全旅各營連戰備訓練情況進行檢查指導。

    讓一個排長指導全旅如此重要的戰備訓練工作,能行嗎?面對記者提問,作訓科科長解釋説:“不行也沒辦法,在編的老參謀要麼在組織比武集訓,要麼被上級借調走了,工作要想正常運轉,只能從下面抽人先頂上。”

    該旅人力資源科科長拿出一組統計數據給記者看,受借調這一主要因素影響,全旅所有連隊中,幹部在位率不足一半的佔85%,僅單主官在位的連隊就有6個。

    一路追蹤,記者又在另一個旅級單位,同時遇到了兩個以借調人員為主體組成的工作組。

    一個是來自某軍種的訓練監察組,除了1名帶隊領導和1名參謀是在編幹部外,其余4人皆為從下級臨時抽調上來的。

    另一個是來自某集團軍的風氣巡查組,5名組員均為借調幹部,連負責帶隊的組長都是從某旅抽調的一名副政委。

    在某軍種的一個汽車連,盧排長的借調經歷更特別。從連隊被借調到團機關不足半年,他又被基地機關借調走了。

    東西南北中,記者通過多種渠道和方式了解到,幹部借調現象相當普遍。

    借調范圍廣。上至各級機關,下到基層營連,遍布各大軍種,一級借調一級,有的甚至跨越多層機關借調。

    借調職級全。從營連排長到機關幹部、從旅團領導到機關參謀,除了主官之外,各級幹部無一“幸免”。

    借調理由雜。整理轉業檔案、參與專項巡視、組織機關代培、進行安全檢查等,各種理由五花八門、名目繁雜。

    借調人數多。在某軍種機關,從下級單位借調上來的幹部總數,比機關在編人數多出許多……

    你抽我,我借他,層層借調的結果是:有些單位的基層幹部快被抽空了。

    那天,某旅楊教導員到機關開會,平時營裏不在位的排長和副連長們,一個個以“機關幹部”的身份坐到了他的旁邊。楊教導員苦笑著説:“每次只有開會時才能感受到,原來營裏的幹部隊伍這麼兵強馬壯。”

    被借調的幹部究竟都在忙些啥

    談及被借調的感受,王參謀只説出這一個字:“忙”。

    去年4月,他從集團軍機關被借調到某上級機關處室後,只要處裏有下部隊檢查調研、組織考核的任務,就少不了讓他去。上級機關所屬部隊多,跟著檢查組下去走一圈,一個多月就過去了。

    同樣感同身受的,還有某部被借調到紀檢監察科的楊排長。前不久,上級組織某專項巡視,又把他從旅機關抽走1個多月。後來,因旅裏迎接上級一個工作組檢查缺人手,他又趕回來配合迎檢。

    記者很想約他聊聊,可當電話打過去時,他又被上級抽調到別的單位去交叉檢查了。楊排長描述自己的狀態説:“借調後,被一個接一個的任務推著往前走,感覺身子和腦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調研發現,一個“忙”字,成了各級被借調幹部的真實寫照。他們究竟都忙些啥?記者對此進行排查和梳理。

    ——有的忙于填空補缺。就拿一個旅級單位宣傳口來説,過去理論、教育、文化、新聞報道、政工網等業務都有獨立編制,由專人專項分工負責,現在還新增了“旅史編撰、年鑒匯編”等多個大項業務。人手不夠用,就從下邊借,分管一個或多個業務。一位借調到宣傳科負責新聞報道兼文化工作的副連長説:“對于一個新手,一下子交給這麼多業務,整個人都是蒙的,免不了手忙腳亂,天天加班加點。”

    ——有的忙于跑腿打雜。打印文件、整理資料、呈閱電文、統計報表……細數借調機關半年來參與完成的工作,某部趙排長有點不好意思地説:“似乎沒有能拿得出手的成績,老參謀們都去忙大事要事去了,我只能幫著幹些跑腿打雜的小活,雖然這些事並不那麼重要,但也得有人去忙、有人去幹。”

    ——有的忙于檢查考核。訓練監察、安全檢查、明察暗訪、財務清查等各類形式的檢查考核名目繁多,借調幹部一直在路上。某教導隊周副隊長被借調旅機關財務科一年多來,真正在科裏待的時間不足半個月。這期間,他先後跟著上級某檢查組走遍了10余個省份的30多個部隊,足跡遍布大江南北。他調侃道:“不是在檢查,就是在去檢查的路上。”

    ——有的忙于趕寫材料。某部組織處陳幹事是個寫材料的高手,上級機關發現後,就把他“挖”走了,專職搞材料寫作。只要有總結匯報、領導講話、方案計劃等,就少不了陳幹事,點燈熬夜是常有的事。他無奈地説:“白天黑夜都在電腦前敲鍵盤、推稿子,身體真的有點吃不消。”

    ——還有的忙于臨時性、專項性任務。比武集訓、試點觀摩、晚會排演等,都會從基層借調一批幹部來突擊。每逢幹部轉業、老兵退伍,張排長就要被借調到機關人力資源科忙上幾個月。那段時間,他都是埋在一堆堆轉業幹部、退伍士兵的檔案裏,沒日沒夜地“集中突擊整檔”。由于工作量大、事情又急,張排長常常忙到深夜,經常著急上火流鼻血。

    “任性借調”的危害不可小覷

    從上述現象中不難看出,被借調幹部確實忙得暈頭轉向,而且有苦難言。調研中,曾有不少官兵質疑,機關該不該這麼忙?有沒有必要這麼忙?到底忙到點子上沒有?

    從基層反饋的情況看,機關的“忙”、被借調幹部的“忙”,不僅沒有獲得基層官兵的好評和認可,反而帶來不少負面影響。

    一個剛轉業的幹部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這是典型的機關忙亂,造成下邊亂忙。”

    談及這一現象,一位旅軍事主官不無痛心地説:“這麼好的時代,遇到這麼好的體制,可惜就是幹不了該幹的正事。不能説有些工作不重要,但凡事都有主次、分輕重緩急,軍委領導一再強調,以戰備訓練為中心,一切工作都要為中心工作讓路。而現實的情況是,各級都來抓一把、插一手,布置任務的人越來越多,落實中心工作的人卻越來越少。很多時候,部隊都是在檢查、巡視、考核中轉圈圈,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備戰打仗。”

    上級組織問卷調查,某合成旅一名戰士在意見建議一欄中直接寫道:“我們沒有什麼意見,唯一建議就是以後別再來問我們有什麼意見。”

    “任性借調”的危害和影響,深深觸痛了廣大基層官兵。

    擾亂了基層秩序。一名營長説:“我們不能把‘五多’都歸咎于幹部借調,但它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五多’!試想,機關自身的業務都忙不過來,哪還有時間和人力查來查去、跑來跑去?”

    在某軍種機關的一個處室,本身編制4人,從基層借調4人。記者了解到,除2名在機關辦公外,其余6人長期在下邊跑,不是檢查就是考核。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前不久,某部一次迎檢中,合成營王教導員發現,檢查他們單位的正是自己的排長,而檢查的內容也恰好是這名排長負責的工作。

    王教導員坦言:“基層‘一個蘿卜一個坑’,人都被抽走了,崗位出現空缺本身就是問題,還美其名曰加強力量檢查指導,實則是給基層添亂。機關檢查指導,主要是解決基層解決不了的問題,而不是光發號施令,這捅一下,那戳一下,導致基層的工作被這種所謂的檢查指導牽著鼻子走,而不能依據自身實際搞好抓建。”

    在某旅發射制導連,晚上11點了,張指導員還依舊帶著3名戰士在補筆記、填表格。他介紹説,這是連隊當月迎接的第4次檢查,平均每周都有檢查組,涉及安全保密、後裝保障、主題教育、訓練考核、基層風氣方方面面。但大部分檢查人員都是從基層抽調的,他們不熟悉機關相關的職能和基層實際,導致檢查多以資料多寡和“痕跡”輕重定績效、排座次。

    從某種程度上説,基層的形式主義是被這種檢查考核逼出來的。這位指導員對記者抱怨説:“任職快兩年了,其他方面沒啥長進,卻練就了學會疲于應付的基本功。”

    損害了機關形象。在某部,3個不同級別的工作組同時進駐。據這個單位的同志反映,有的工作組個別借調人員趾高氣揚,命令式地電話通知比自己軍銜高好幾級的談話對象跑步過來,還有的到領導辦公室後就開始翻箱倒櫃,不講方式、沒有分寸……

    在某旅,營連文體骨幹培訓由宣傳科一名借調的排長組織,要求各連推薦3名骨幹參加。高炮營耿教導員為此專門作了動員,官兵熱情都很高。結果這名排長就是找地方老師象徵性地講講,拍了幾張照片留了檔就走人了,培訓根本沒啥效果。張教導員直言不諱:“對機關來説,作為一項工作,他們算是完成了任務,但讓基層官兵怎麼看機關?”

    “機關的形象就是這樣被毀的,有何威信可言?”一名在高級機關工作多年的老參謀憂慮地説:“過去機關選調幹部都是過五關斬六將、個頂個,能力素質要與一級機關的職能定位相匹配,這種素質包括專業素質、指導方式、工作作風等。現在隨意從下邊抽調一名幹部頂替,不經過培訓,不熟悉崗位職責,不懂得怎麼指導、不知道怎麼調研,更不講究工作方式,基層意見很大。”

    傷害了官兵感情。一方面,有的被借調幹部內心很“受傷”,因借調導致能力素質和職務晉升受到影響的不在少數。前不久,某旅被借調到軍需營房科的于排長就在一次下基層檢查中,因為方法不當遭到基層官兵集體“投訴”。

    事出有因。營房專業畢業的他,分配部隊不到一年就被以“稀缺專業人才”為由,破例借調到機關幫助工作。既沒有“老機關”的幫帶,又一直往返各營區忙于營房改造、工程審計等工作,于排長感到既委屈又無奈:“幹的都是跑跑顛顛的事,能力素質怎麼提得上去?”

    另一方面,借調導致的低層次指導影響著基層官兵的“情緒”。某部王指導員對記者説,一些借調幹部下基層檢查,連基本情況都不問,就開始指手畫腳,甚至把發現問題多少當作檢查指導的成績,完全沒有機關幫抓指導營連的應有意識,既沒有什麼效果,還把基層折騰苦了。這名指導員無奈地説:“檢查組走後,我都要為官兵好好上一課,給大家鼓鼓勁、暖暖心。”

    “這樣的事情多了、時間久了,消耗的不僅是官兵的時間和精力,由此引發的深層次負面影響更不可低估。”某旅人力資源科科長不無擔憂地説。

    現象與現狀,擔憂與感慨,記者採寫這篇調查,同樣不輕松。(徐水桃 胡瑞智 本報記者 胡春華)

【糾錯】 [責任編輯: 韓松豫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1161210157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