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場人民文藝的可貴實踐
2020-11-26 21:26:2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廈門11月26日電 題:一場人民文藝的可貴實踐

  新華社記者任沁沁、張逸之、吳劍鋒

  兩年,一頭扎進農村,與農民吃住一起,讓剛剛脫貧的農民演他們的脫貧故事。導演郭嘯這場大膽實驗,結果如何?

  11月25日,第3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國産電影展開幕式上,1972年出生的郭嘯,作為導演代表上臺致辭。他的這部由脫貧農民本色主演的真實脫貧故事片《一個不落》,將在本屆電影節展映。

  “這是一次人民文藝的可貴實踐。”1972年出生的郭嘯告訴新華社記者,藝術源自生活,人民需要藝術,更需要來自真實、能與他們血脈相通的藝術。

  影片中的梨花村,原型是山西省長治市武鄉縣上司鄉嶺頭村,這裏曾是十裏八鄉有名的貧困村。駐村扶貧工作隊改變了村民的命運,武鄉羊肥小米品牌創立了,微商銷售模式搭建了,曾經滯銷的農産品銷往全國各地了,光伏項目立起來了,嶺頭村在2016年實現了整村脫貧。

  2017年春節,郭嘯第一次來嶺頭村採風,決定把這裏的故事搬上大屏幕。那些歷經了滄桑依然挂著笑的高原紅的臉,長滿了老繭卻溫暖無比的有力的手,言語間對生活的熱愛對未來的向往,都觸動著他。

  不需要布置場景,土黃色的土地、搪瓷大碗、簡陋的窯洞、磚墻、石壁與石桌,就是最好的景。不需挑選演員,精準扶貧政策下脫貧的農民,就是最好的演員,他們的真實演繹最具話語權。

  扎根數月,寫好劇本,當年5月1日,《一個不落》開機。

  影片以返鄉青年張帆的視角,講述了駐村扶貧幫扶工作隊進入梨花村後,依靠黨員、群眾解決土地遺留問題、家族矛盾;通過精準扶貧,帶領梨花村成功脫貧的故事。電影禮讚扶貧工作隊幹部,更真切呈現了貧困農村的自然風貌、社會地理、農民生存樣態以及情感訴求。

  為了讓連相機都沒見過的農民對攝像機不發怵,郭嘯從不喊“開機”,總是在與農民聊天的輕松氛圍下漸入拍攝佳境。為了拍攝過程中不打擾農民表演,劇組沒請劇照師。

  在自己最熟悉的天地裏,農民們每天拿到一張臺詞,在規定的情景內,“可勁兒折騰”。演的是自己的親身經歷,他們都很投入,沒人跳戲。

  背臺詞對農民來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想到,農民們每天領到臺詞後,不僅能背下來,還能對臺詞做合理改變,融入了當地的語言特色。“抿圪鬥”“拉拉話”“不歪”“牛哄哄”“瞎胡球鬧”等真實生活中“流”出來的語言,讓影片接上地氣,還冒著熱氣。

  不少當地農民主動要求入戲。一位70多歲的老奶奶,拄著拐杖來找郭嘯,“村裏其他人都扮上了,給我也加個角色吧。”

  從村幹部腐敗、懶漢混吃混喝、兄弟反目、孩子交不起學費;到扶貧幹部進村,與農民傾心交談,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確立精準扶貧政策。而後,村幹部積極配合工作隊做好脫貧致富工作,光棍李二狗入了村裏新成立的農民經濟合作社、光棍狗蛋成了鄉村快遞員,上不起大學的孩子工作隊給聯係了愛心企業,村莊各種亂象得到了改善,鄉風民風村容村貌向好……走上脫貧致富大道的梨花村,正是千千萬萬個脫貧村的真實寫照。

  “精準扶貧讓俺們村告別了窮日子,過上了好日子,還讓俺們當了回電影演員。”劇中扮演老支書的嶺頭村73歲村民張來旺深情地説,俺們感覺日子越過越好,往後更有奔頭。

  2018年10月,《一個不落》在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首映;2019年,影片被推選為2019年度國家電影精品工程專項資金資助項目;2020年10月17日第7個國家扶貧日前夕,《一個不落》登上大銀幕。

  電影上映以來,郭嘯接到了許多農民朋友來電。他們感謝劇組拍了一部讓農民感到親切並為之感動的電影。郭嘯説:“這是一部由人民參與創作,為人民抒懷的電影,是我應該感謝你們,人民的喝彩才是藝術存在的根本價值。”

  隨著貴州省日前宣布剩余的9個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我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

  “與其説這部電影的拍攝是一場實驗,不如説是我們抓住了變革時代賦予的機遇。”郭嘯説, 這是主旋律電影創作的最好時代,電影人應當忠于時代,以光影講述更多觀照現實、映照民心、推動進步的故事。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791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