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戰勝了“洋種子”,卻敗給了“倣種子”
2020-09-23 08:00:4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戰勝了“洋種子”,卻敗給了“倣種子”

  “倣種子”層出不窮擾亂種子市場,嚴重影響種業創新,亟待整治

  解決我國14億人口“吃得飽”問題的小麥、水稻等主要農作物,在自主育種方面已接近甚至達到或超過世界先進水平。然而,在素有“健康糧倉”之稱的水果蔬菜、雜糧雜豆等非主要農作物種質資源領域,各種倣冒具有知識産權新品種的“倣種子”層出不窮,嚴重幹擾種業市場秩序、挫傷企業研發創新積極性。我國亟待建立和完善種質資源DNA指紋圖譜庫,嚴厲打擊“倣種子”,切實保護好農業“芯片”,確保國家糧食安全和人民健康安全。

  “倣種子”之亂

  眼下,全國各地向日葵進入秋收時期,但一些葵農遇到煩心事。“開春時,市場上銷售的食葵種子有好幾十個,名稱、外形都很相似,肉眼根本分辨不出來,我們就選擇了其中一個品種。現在我們收獲後發現,雖然葵花子産量可以,但品相不太好,賣不上好價錢,‘倣種子’讓我們吃了啞巴虧。”葵農張子元説。

  我國地處種植向日葵的黃金緯度,種植地域寬廣,年均種植葵花面積1000萬畝以上,食葵種植面積、消費能力、出口貿易、科研水平和從業人數均居世界首位。

  與葵農一樣,內蒙古三瑞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樣深受“倣種子”之苦,這是一家集育種、生産、銷售等為一體的向日葵龍頭企業。公司副總經理卞偉勳説,他們近些年投入6800多萬元,研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食葵品種SH363、SH361。“自這個品種推出以來,已被多個假種子倣冒,導致我們市場佔有率由60%下降到33%左右,損失巨大。”

  中國葵花産業聯盟調查發現:國內現有原創型食葵育種企業和科研院所不足20家,其自主選育、推廣上市品種約50個,而在國家農業農村部門登記的食葵新品種卻高達1900多個。該聯盟執行會長張永平痛心地説:“我國利用10多年的時間培育出食葵新品種,打敗了國外‘洋種子’的壟斷,卻在很短時間內敗給了‘倣種子’。”

  據了解,我國的小麥、水稻、玉米、大豆等主要農作物中,水稻、大豆種子基本是國産品種,小麥的品種國産化率也較高,玉米、馬鈴薯種子部分依賴進口,不少蔬菜品種嚴重依賴洋種子。

  我國華北某地級市種子管理站站長告訴記者,解決“吃得飽”問題的小麥、水稻等主要農作物,我國在自主育種方面已接近甚至達到或超過世界先進水平。其他雜糧雜豆、水果蔬菜等非主要農作物是解決“吃得好”的“健康糧倉”,但自主育種方面與世界水平仍差距很大。近年來一些科研公司加大非主要農作物育種研發力度,取得了重大突破,但由于經濟效益高等原因,我國非主要農作物品種被倣冒現象突出,以市場認可度高的向日葵原創品種SH361、SH363、GK601為例,全國類似名稱的登記品種達400多個。

  卞偉勳説,“倣種子”就是對自主研發種子的倣冒、盜版和侵權,不僅侵犯自主研發企業的知識産權和經濟利益,也擾亂了種業市場秩序,更挫傷了企業研發培育新品種的積極性,嚴重影響我國種業的創新與發展。

  “倣種子”之害

  “我們辛辛苦苦培育出的新品種,在很短時間、花幾千元就能被倣冒。”張永平説。記者調查發現,研發一個優良品種,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和時間。然而,一些企業或個人受利益驅動,在無種質資源、無育種基地、無技術團隊的情況下,做起了一本萬利的“倣種子”生意。

  據介紹,“倣種子”亂象主要有三種:一是通過直接盜竊或收買研發企業人員獲取親本後進行雜交、繁育出所謂的新品種,二是直接混合使用各種知名度較高、市場行情較好的品種推出所謂的新品種,三是使用與品牌種子名稱相近的名稱進行“傍”名牌。

  記者調查了解到,DNA指紋圖譜具有高度的專一性和特異性,成為當今先進的種質鑒定技術。我國玉米等主要農作物已建立完備的DNA指紋圖譜庫,可有效識別“倣種子”侵權行為。但我國向日葵等非主要農作物尚未建立完備的種質資源DNA指紋圖譜庫,面對“倣種子”現象難以及時、準確識別,維護知識産權更是難上加難。

  卞偉勳告訴記者,由于缺乏DNA指紋圖譜的技術支撐,他們難以認定市場上的“倣種子”侵權行為,企業的合法權益不能得到及時有效保護,而蒙受巨大損失。

  一些地方種子管理站負責人坦言,他們既沒有DNA指紋圖譜技術,也沒有基因比對手段,無法認定“倣種子”行為,很難有效打擊“倣種子”。

  據了解,我國新品種登記制度不完善,也是“倣種子”現象難以制止的主要原因之一。DUS(特異性、一致性、穩定性)測試是我國植物新品種保護的主要依據,但農業行政主管部門只對申報材料進行“紙上審查”,很難對新品種的真實性和差異性進行實質審查,導致一品多名的現象非常嚴重。

  而對于原創型育種企業來説,“DUS測試周期長達兩三年,非主要農作物品種更新速度快,從而造成新品種保護權授予時滯。如果遇到倣冒、套牌等侵權行為,在原創種子尚未通過新品種測試時,‘倣種子’已捷足先登,出現‘李逵’敗給‘李鬼’的現象。”張永平説。

  “倣種子”之治

  國內育種專家認為,為加強農業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我國要保護“土”種子、利用“洋”種子、培育新種子、打擊“倣種子”。因為種質資源是自然植物的生命備份,特別是非主要農作物,在保持物種多樣性、優化産業結構、增加群眾收入等方面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

  據張永平介紹,要充分利用“土”種子品質好、“洋”種子産量高的各自優勢,開展品種雜交、選育工作,培育出産量、質量、口感等均佳的新品種,兼顧適應性、豐産性、商品性。為此,要著力保護好非主要農作物“土”種子,需要及時開展農業種質資源普查、調查與收集工作。黃河流域西北地區種質基因庫建設,已在內蒙古啟動,希望得到國家試點支持。

  巴彥淖爾市農牧業科學研究院向日葵研究所所長李軍説,種子是農業的“芯片”,現代農業的革新和競爭是以種質資源為核心的科技較量。建立和完善非主要農作物種質資源DNA指紋圖譜庫,有利于對本土種質資源的保護和利用,有利于發掘一批有重要育種價值的新基因,有利于創制一批突破性的新種質。建議在非農作物原産地或主産地,如在食葵種植面積佔全國七分之一的巴彥淖市,設立由國家主導的食葵DNA指紋圖譜庫,有利于本土種質資源的保護、研發、推廣。

  業內人士建議,我國需要實施更為嚴格的新品種登記制度。在構建種質資源DNA指紋圖譜庫的基礎上,各級品種登記審查單位必須對登記品種的特異性實施實質審查。對已登記品種進行DNA指紋圖譜鑒定,對一品多名及剽竊原創品種的“倣種子”行為進行篩查和嚴厲打擊,維護原創企業的合法權益。

  業內人士一致認為,我國需要實施植物新品種權事先審查機制,從源頭杜絕種質資源知識産權糾紛的發生。國家相關部門借助種質資源DNA指紋圖譜對植物新品種權授予工作進行事先篩查,篩查後再確定是否安排進行DUS測試,以保證植物新品種權授予工作的科學性和準確性。

  基層種子執法人員呼吁,我國需要完善植物新品種保護立法,縮短DUS測試周期,加快品種審定效率。部分品種審定可採用DNA測試法,縮短審定時間,進一步保護和提高企業研發新品種的積極性。(記者于長洪、張洪河、李雲平)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528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