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鄭大許秀成:給大地施一把好肥
2020-09-14 07:42: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步入耄耋之年,許秀成仍然堅持每日工作8小時,每天精神抖擻地穿梭在鄭州大學北校區。近70年來,他從未停下在化肥研究領域的耕耘。

  他是鄭州工學院(2000年並入鄭州大學)磷肥科研組的創始人,是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曾獲國家技術發明獎三等獎、四等獎,中國專利優秀獎。他研發的化肥制造方法被列為國家級新産品,制造技術出口到世界各國。他是産學研結合的先驅,上世紀七十年代就為河南新鄉縣建起一座氮肥場。

  84歲的他榮譽傍身,卻還在不停地給自己創造新的起點。在他的眼裏,自己“還算太老,還能幹點事情”。

  “‘新疆’我們去”

  1942年,河南爆發了一場慘絕人寰的大旱災,3000萬人流離失所,加上日軍的圍堵,這片古老的中原大地屍橫遍野,民不聊生,張國立飾演的老東家親眼看著兒子、兒媳、老伴和其他親人、鄉親離去。

  這是電影《一九四二》中的場景,也和許秀成童年時的見聞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出生在1936年,還不滿1歲時,日本侵略者踏上中國的土地,為了躲避戰亂,年幼的許秀成跟隨父母顛沛流離來到江西,戰火和貧困交加,農民食不果腹,兒童骨瘦如柴。

  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總是受“老天爺”的擺布,生活最艱辛,“要為農民做點有用的事”,由此成了許秀成的志向。17歲那年,許秀成考入天津大學,他選擇了無機物工學專業,大四時還選修了化學肥料專門化。

  他和化肥的一世“情緣”由此開始。

  畢業後,許秀成留校任教。時值新中國成立的第一個10年,農業、工業等産業的發展是國家的大事。中國是農業大國,河南省是農業大省,1959年初,為了支持河南糧食生産,提高河南工學高等教育質量,教育部從天津大學、大連工學院(大連理工大學前身)等高校選調一批教師,支援鄭州大學工科建設。當時,鄭州大學化工係在新鄉,與從新鄉師范學院分出來的化學工程係共同組建成了河南化工學院。

  那時,許秀成與妻子孫以中正值新婚蜜月期。新鄉師范學院書記到他們家裏詢問二人是否願意到新鄉工作,孫以中誤將“新鄉”聽成了“新疆”,當即表態“新疆我們去”。

  不懼遷往祖國西部的3000公裏遠路的許秀成夫婦,與另外24位天津大學教師一起來到河南新鄉,成為河南工學院的首批教師。年輕的老師把新鄉當成了“新的家鄉”,在這裏扎下根來。

  當時正值三年困難時期,辦學條件十分艱苦,學校被迫放長假。許秀成忍著饑腸轆轆,每天鑽進圖書館看資料。許秀成不僅自學,擔任教工團支部副書記的他還組織老師們學外語,請同樣從天津大學來到新鄉的教師劉慶教老師們日語,他自己也經常到留學過日本的新鄉師范學院化學係老教授姚從工那裏請教。

  學外語帶給許秀成許多接觸國際前沿研究動態的機會。他從日文雜志上看到,日本兩所知名大學正在研究美國的鈣鎂磷肥,但是建立的數學模型存在錯誤,于是自己動手建立了新的數學模型及數學表達式,力圖從機理上剖析鈣鎂磷肥。

  那時候沒有計算機,許秀成只能用手搖計算機建立模型。經過反復研究和嘗試,他提出用“玻璃結構因子”配料法指導鈣鎂磷肥配料生産,研究成果為利用低品位磷礦生産磷肥這一世界性難題提供了理論依據。應用這項發明,瀕臨倒閉的湖北大峪口磷礦扭虧為盈,年創經濟效益達到5000萬元以上。這一年,許秀成只有27歲。

  走出國門的中國專利

  1969年,新鄉縣政府請鄭州工學院幫助籌建一座小氮肥廠,取名為七裏營化肥廠。許秀成與9位老師一起承擔起全廠設計技術工作,吃住全在工地上。經過15個月的連續奮戰,1970年的建黨節那天,許秀成負責設計的碳化車間第一個順利開車,産出碳銨成品,全廠合成氨年産量迅速達到3000噸,對當地的農業工業化進程起到了促進作用。如今,七裏營化肥廠已發展成為年産超過50萬噸合成氨的知名上市公司——河南心連心化肥有限公司。

  磷礦石是生産含磷化肥必不可少的原材料,但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前,鈣鎂磷肥生産需要使用較高品味(指單位體積或單位重量礦石中有用組分或有用礦物的含量——記者注)的磷礦石,這也意味著,農業生産中化肥需求量很大,但佔我國總儲量二分之一的中低品味磷礦石卻沒有用武之地。

  1980年,以許秀成為負責人的磷肥科研組在鄭州工學院成立。不久,科研組便依托他發明的鈣鎂磷肥玻璃體結構理論,成功地研制出鈣鎂磷肥生産配料相圖,使我國用于生産鈣鎂磷肥的磷礦石品位下限下降了9.5%,在世界上首次使用僅含18%五氧化二磷的低品位磷礦石。這一科學方法的推廣應用,讓中低品位磷礦得以應用,創造了數以億計的收益。1983年,這個全新的配料方法獲得了國家技術發明獎四等獎,也讓我國鈣鎂磷肥生産配料方法跨入世界領先水平。

  許秀成沒有滿足于此,隨著進一步的研究,他和團隊又發明出可以緩慢釋放的復合肥料,從而避免肥料的流失,提高農作物對肥料的吸收率。這個名為“包裹肥料及其制造法”的發明,先後獲河南省優秀專利一等獎、中國專利優秀獎,被列為國家級新産品,還入選了成為《國家科技成果重點推廣技術創億元産值項目100例》。

  1994年,一家美國緩釋肥料公司輾轉找到鄭州工學院,聯係到許秀成,希望能夠達成合作,使用許秀成團隊的包裹型復合肥料生産技術。這家公司的國際銷售經理羅曼買了一集裝箱樣品運到美國,測試後發現在草坪上應用效果非常好,在美國大有市場。合作一段時間後,羅曼提出了在美國建控釋復合肥廠的想法,但這一想法實施的前提,是許秀成團隊的技術獲得美國專利。許秀成和團隊成員查閱了大量國內外資料,對專利審查官員提出的尖刻問題一一論證答辯,“最後他們不得不予以批準”。

  上個世紀末,中國專利走出國門並在國外實施的情況非常少見,但許秀成不僅做到了、實現中國專利在國外量産,這一專利生産的肥料還出口到美國、日本、泰國、越南等數十個國家。

  “2000個主意才能變成一個産品”

  許秀成大學三年級時,有一門《化工原理》課。在這門課的學習過程中,他提出了一個叫“微粒沉降區間判別係數”的新方法。這個未出茅廬的大學生琢磨出來的方法,比課本上的方法還要簡捷,被他的老師、我國著名化工原理專家丁緒淮寫進了高校教材。那一年,許秀成年僅19歲。

  反復琢磨、推演的成果得到了老師的認可,讓許秀成受到了激勵,65年後,84歲的他仍然保持著一顆對一切充滿好奇、總想嘗試新事物的赤子之心。

  在“五十歲知天命”的年紀,許秀成開始對宇宙空間産生興趣,他的探索從土地延伸到天際,遙遠的星球成了他的新目的地。他與中國科學院院士趙玉芬的空間科學團隊、鄭州大學教授侯翠紅的工程團隊跨界合作,探索“火星驛站”、火星磷資源利用等前沿課題。

  許秀成常常教育自己的學生:“2000個主意才能變成一個産品,一定要敢于試錯、勇于創新。”在教學中,他不僅教知識,還把教學生如何應用知識看得很重。在編寫教程《化工新産品開發》時,他專門編寫了怎樣申請專利、如何查找文獻、怎麼把實驗成果産業化,引導學生把腦海中的知識轉化成實實在在可應用的成果。

  和化肥打了一輩子交道,許秀成的身上有很多讓人仰慕的“標簽”,他曾被評為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貼,榮獲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全國優秀教師、全國優秀教育世家、全國“五一”勞動獎章、河南省勞動模范。

  但在他的眼裏,“人活一輩子,不能只顧自己出名,要為別人的成功多創造條件”。

  上世紀八十年代,在國家化工部化肥司磷肥處的提議下,許秀成創辦雜志《磷肥與復肥》,創意性地把作者照片、簡介刊登出來,“這是要表示要尊重知識、尊重人才”。雜志試刊號一出就很受讀者歡迎,到現在已經辦了30余年,給許多學界、業界的人才提供了學術探討和成果展示的舞臺。

  在送給學生的書簽上,他把自己的人生感言作為寄語送給學生:“對人一片愛心,對事滿腔熱情,相信自己的才能,敢于發表見解。”看到學生、後輩的成功,許秀成就高興,“在幫助別人成功的過程中感到高興,這才是最好的。”他笑稱自己的名字都與這密不可分:“我叫‘許秀成’,意思就是‘許多秀才成功了,我才成功了’。”(趙煒 馬文亞 見習記者 畢若旭)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88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