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失落”的民族建築重獲新生
2020-09-14 07:40:3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聚焦十多年來,一群建築學院師生走進鄉野 “失落”的民族建築重獲新生

  海南五指山市初保村,大連民族大學師生開展與黎族村寨保護項目相結合的科研與教學。受訪者供圖

  走進江西樂安縣金竹畬族鄉大通村,倣佛在色彩斑斕的畫中行走,畬族風情的彩繪墻壁引人注目。

  以前,這裏很多房子都年久失修,但在大連民族大學建築學院師生的努力下,老房子煥發出新的生機。改造後的少數民族民居,帶動了當地旅遊業發展,村民的年人均收入從4680元增加到1.1萬元。以前5萬元就能買到的房子,如今30萬元當地人都不賣。

  多年來,大連民族大學建築學院院長倪琪一直致力于保護少數民族建築、傳承建築文化。在他看來,少數民族建築承載著豐富的民族文化,要保護有典型意義的少數民族村落和民居建築,並為傳統民居注入適應時代發展的新內涵。

  老房子的新生

  2018年,倪琪到江西大通村考察時,一座本要廢棄的房子進入了他的視野。

  當時,這棟200多平方米的二層樓房已被遺棄,戶主一家早搬到城裏居住。由于長期空置,房子的頂梁歪斜,木板爛掉,墻上還有裂縫,房主打算拆掉它。但倪琪注意到,這棟二層民居是用傳統建造工藝建成的,無論是建造形式、結構形式還是建築材料,都有典型的畬族鄉土建築特徵。

  倪琪提出,把這棟房子改造成本學院的民族建築教學實習基地。隨後,大連民族大學建築學院與當地簽訂共建協議,學校出經費,把房子恢復成代表性的畬族建築。他們修復了原本破敗的部分,外立面用灰色貼面磚翻新,為了安全起見,內部的樓梯等木質部分也換新了。

  建設實習基地,學校花費了不到20萬元。他們使用了當地的石材、青磚、木材,以畬族民居的建造工藝賦予了這棟房子新的生命。

  建築係大三學生范涓汶去年7月來到這裏時,修復後的民族建築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建築的基調以灰白為主,屋頂由黑色瓦片鋪成,門窗多由各式木欞條組成,刻有畬族吉祥物等元素的雕花。建築布局大致分為三跨,主體和附屬功能分開,使用很方便。

  “上百年的傳統木構民居顯然已不適應現代生活方式的需求,我們思考如何改造才能讓它適合現代生活,變為文化産業,以農業文化生活為基礎,發掘第三産業潛能。”倪琪説,唱歌跳舞、祭祀等民俗,需要相應的鄉土空間展示,在現代鋼筋混凝土的房子裏展示的民俗文化,顯然有些缺少韻味,但是在傳統村落的情境裏,這種文化是活的。

  倪琪和學生們希望讓村民看到,用傳統建造工藝和材料改造的民居,比貼瓷磚刷涂料的鋼筋混凝土建築更有文化和經濟價值。

  受此啟發,其他高校也在當地設置了教學實習基地。靠著“實習經濟”,地處偏遠的大通村漸漸繁榮。前來實習學生的吃、住、行,給村莊帶來了經濟效益。大通村村支書廖國華説,村子位于山區,離縣城很遠,大連民族大學建立實習基地後,帶動了村裏的餐飲、民宿經濟以及農副産品銷售。全村有293戶1123人,村民的人均年收入從4680元增加到1.1萬元。

  學生的實習成果也演變成一個民俗展示館,帶動了當地旅遊業發展。老百姓認識到老房子的價值,開始開發鄉村旅遊。

  “以前村裏人80%都外出務工,自己賺了錢建新房,廢舊的房子就擱置了。現在村裏旅遊業發展起來,一部分年輕人回村搞養殖、餐飲。去年‘五一’假期,村裏遊客最多時的一天達5000人。房子金貴了,以前5萬元能買到的房子,如今30萬元都不賣。 如果沒有大連民族大學師生的維護,很多老房子可能就倒塌了。如今,民族建築的保護和經濟的發展實現了共贏。”廖國華説。

  民族建築猶如一面回照歷史的鏡子

  在遼寧省撫順市新賓滿族自治縣赫圖阿拉村,有一處充滿濃鬱滿族風情的民居大院。房間內,空調、獨立洗浴室、WiFi等現代設施一應俱全。去年旅遊旺季,這裏一天的住宿費高達750元。

  倪琪參與設計這個民居時,整體建築群已經完成。要在這種如軍工大院般規整的建築內注入滿族文化特色,是個難題。

  他深度挖掘滿族文化特點,並結合現代人的居住需求,提出了“新滿族民居”的概念。“建築猶如一面鏡子,回照著特定歷史時期、特定地域以及特定民族的歷史文化和生活習俗等信息。今天的新滿族村建築,也是明天大家了解我們現今文化的渠道。”倪琪説。

  倪琪認為,鄉村建設要盡量利用實用的技術、當地的建築材料,遵循經濟實用的原則,融匯民族元素與時代風格。

  他探索為新修的建築注入傳統的民族文化特色,同時保護民族地區傳統建築,也不容耽擱。近年來,他與貴州、內蒙古等地區的少數民族村鎮開展深度合作,到侗族、羌族、苗族等多個少數民族原生態村落進行信息採集及數據化建設。

  在倪琪看來,保護少數民族建築的阻力,一方面來自當地人對人居環境的追求,因為多數鄉村傳統民居無法滿足人們對現代高質量生活的需求。另一方面,普通百姓沒有很強的保護民族建築文化的意識,地方政府也需要加強保護意識,如果盲目拆遷,會導致鄉村同質化。

  他建議,政府應適當引導,比如做好示范點、示范街區,激發老百姓的自覺保護行為。“先從做幾個示范街區開始,讓人們看到,民族文化保護好了,環境會改善、經濟會得到提升,老百姓參與的積極性就會調動起來。”

  不過,倪琪也提醒,旅遊産業不一定適合所有少數民族村落,比如有些地方更適合種植藥材,這就需要探索各種各樣的産業形態。

  傳承民族建築文化的血脈

  貴州省玉屏侗族自治縣朝陽村地處深山,傳統建築為吊腳樓。在學生實踐環節,師生們要對這裏的建築形態與空間構成等數據進行採集,並對生態環境、歷史與演化過程調查訪問。

  每年,建築學院有三四百名學生去少數民族地區實習。滿族男孩白永亮是倪琪的碩士生,他本科就在大連民族大學建築學院就讀。白永亮特別喜歡去民族地區考察,本科期間,他每年大概有兩周時間在民族地區做建築研究,研究生期間走的地方更多,一年去四五個民族村寨作研究。

  “學院每年有四五組學生到全國各地的民族村寨進行測繪實踐。過去,我們在書本上看到那些柱、梁、枋、椽,沒有立體概念。測繪之後,腦海裏的文字圖片瞬間就立體化了,測完一個建築後閉著眼睛,腦海裏就浮現出整個建築的形象。”白永亮説。

  2016年,白永亮去貴州一個小山村做測繪。村莊在非常偏遠的山谷裏,那裏有的人一輩子都沒出過村。村裏生活條件很差,他每天要走半小時山路進村。有一次半路遇上大雨,大家都淋濕了,到了測繪地點,老鄉拿來火盆給大家烤鞋子和衣服,還有老鄉拿出家裏的紅薯幹分給同學們吃。鄉親的淳樸,讓大家很感動。

  “當地很貧困,我們測繪的數據會提供給當地政府,能為當地的開發建設、脫貧攻堅貢獻一點力量,我感覺自己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去之前,大家覺得條件太艱苦,並不是很願意,但是去之後,收獲很多。”白永亮説。

  他記得,一個學姐去一個古村落做測繪時,看到了兩棟非常漂亮的舊民居。但學姐一年後再去,那兩棟民居被拆了,這令她痛心不已。這個故事也讓白永亮意識到,保護民族古建築刻不容緩。

  建築係大三回族學生范涓汶去年參與了村寨測繪,測繪內容包括建築外墻尺寸和屋頂坡度等。精準測量後,再用軟件畫出平面圖,通過三維建模展現,建設少數民族村落信息數據庫。傳統村落可能會隨著歲月變遷而消失,測繪旨在給後人研究及復原建築提供信息支撐。

  “測繪不是做樣子,有時量了一整天,若核對時發現數據不精準,指導教師會帶著我們重新測量。”她説。

  在湖南老家的村子裏,她發現有的房子在改造時破壞了原始的村容村貌,這讓她有些痛心。她想畢業後到民族地區工作,為民族建築改造提供專業指導。

  2006年至今,建築學院培養建築專業本科畢業生近1000人,其中40%的畢業生扎根民族地區,服務于建設一線。

  倪琪認為,如果建築師不理解民族建築的文化內涵、不深入農村了解人們的需求和意願,建築創作就是無源之水。而對于民風民俗、民間文化的理解,絕不能依靠課堂上的知識灌輸,只有通過體驗和實踐學習才能獲得。

  他説:“建築師應該與人民在一起,而民居是人們生活最直接的體現。不知道人民的生活狀態,作為建築師是孤立的,更談不上傳承與保護。”(記者 王晨)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88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