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淮河蒙洼再蓄洪,這位“淮河老人”為何如此心安
2020-07-27 15:10: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合肥7月27日電 雨在淮河邊幾乎下個不停。安徽省阜南縣王家壩關閘3天之後,蒙洼蓄洪區內地勢較高的李郢村劉郢莊臺的洪水大都已經退去。86歲的劉克義乘著小兒子的汽車去保莊圩裏理了發,生活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生于淮河邊、長于淮河邊的他,見證了千裏淮河的今昔巨變。説起1950年夏天的那場特大洪水,劉克義打開了話匣子。短短20天內,淮河上中遊三場暴雨接踵而至,洪峰疊合,水勢之大,百年未有。堤防相繼漫溢崩潰,平地水深丈余。村民們紛紛攀樹登屋,呼喊救命……

  水患呼喚治水。淮河成為新中國成立後全面係統治理的第一條河流。眼瞧著今日的王家壩閘保淮河安瀾,劉克義回想起67年前參與修建閘壩的場景:空曠的原野上燈火通明,180多個日夜、1300多人參與施工建設,只為“洪水來臨時,不至手足無措”。

  近70年,劉克義經歷了這裏的16次蓄洪。“20日,水位一直等到29.75米才拔閘,以往從未達到這一高度。”劉克義感慨,為了減少百姓損失,阜南縣硬是撐到了最後一刻。

  這一次,他最是心安。

  蓄洪時,洪水到達臺托三分之一,三三兩兩的老人們仍帶著留守在家的孫子孫女在村口的廣場上吃飯,沒有一絲恐懼。“原來臺子低,洪水一來,房子倒塌,保命是第一大事。”劉克義説,這些年,莊臺抬高三次、加固三次,危房做了改造。31.5米高的莊臺不再怕水了,水繞莊臺四周,村民在家依然睡得踏實,“孤島”卻無威脅。

  26日一早,李郢村黨支部書記張斌接收了面粉、礦泉水等新一批生活救助物資,這些天源源不斷的救災和捐贈物資發往蒙洼,有些已經發放到村民手中。劉克義回憶説,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發洪水,飛機向下拋物資,“莊臺小,一扔就掉到水裏,遇水膨脹,還是沒得吃。”現在,政府直接把物資送到家門口,留守卻不受困。

  莊臺下,新修的涼亭還有大半沒在水中,淮河大堤通往莊臺的路已經沒有積水。清理雜草、灑水車衝洗路面、消毒消殺……退水第一刻,環衛工人們就忙活了起來。“曾經退水出門,村民還得在泥巴路上深一腳淺一腳地走上一個多小時。近兩三年,莊臺整治後,硬化道路的‘最後一公裏’修到家門口,雨靴漸漸沒了市場。”劉克義笑著説。

  莊臺入口處,一面鮮艷的黨旗豎立在一棟民居前。這裏是劉郢莊臺臨時黨支部所在地。劉克義作為村裏為數不多的黨員,參與組建了黨支部。“我現在年齡大了,但還可以做些協調工作。”劉克義説。

  劉克義坦言,洪水中,這一面鮮艷的黨旗就是村裏的“主心骨”,大事小事找它準沒錯。時代在變,但危難中這面紅旗未曾離開。“它使老百姓獲得最大心安。”劉克義篤定地説。(記者水金辰)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29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