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金扁擔”挑起“忘憂草”——一個貧困縣的農業現代化探索
2020-06-02 20:13:4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長沙6月2日電 題:“金扁擔”挑起“忘憂草”——一個貧困縣的農業現代化探索

  新華社記者謝櫻、袁汝婷

  初夏時節,湖南祁東黃土鋪鎮,鬱鬱蔥蔥黃花菜漫山遍野。69歲的李蘇聯背著竹簍,穿梭在半人高的菜地裏,將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麻利摘下。“必須清早開始摘,開花了就不行了。”李蘇聯樂呵呵地説,“一天可以摘10簍,一簍能賣100塊錢。”

  黃花菜,別名“忘憂草”,有“觀為名花、食為佳肴、用為良藥”的美譽。湖南省祁東縣是“中國黃花菜之鄉”,種植歷史已有數百年。

  過去,由于缺乏現代化加工工藝和營銷手段,祁東黃花菜囿于“小作坊”家庭式加工,難以突破瓶頸。“傳統加工靠一口灶一口鍋,將剛摘下來的黃花菜蒸制殺青,再晾曬,沒個兩三天是曬不幹的,如果下雨就更麻煩,很容易發霉變質。”湖南吉祥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謝富生説。

  62歲的祁東本地人謝富生,和黃花菜打了大半輩子交道。他深知,要把小小的黃花菜做成一份大産業,必須靠農業現代化的帶動和支持。2005年,他創建的湖南吉祥食品有限公司自主研發了一臺全自動殺青烘幹機,成為縣裏黃花菜加工的第一臺機器。2009年,機械加工開始規模化運用,傳統的作坊式加工漸成歷史。

  在湖南吉祥食品有限公司1200平方米的車間裏,擺放著一個長約85米的“龐然大物”,那是公司投入500萬、歷時五年自主研發的黃花菜全流程“加工母艦”。“這是第三代了。以前晾曬要三四天,用這臺機器只要兩個半小時,每天可加工40多噸,加工的黃花菜品質也高。”謝富生説。

  現代化機械突破了加工瓶頸,先進的銷售手段則讓黃花菜走得更遠。

  正是採摘季,天還沒亮,管小偉就開始忙活了。這個“80後”農民在菜地裏架好了手機攝像頭,為給網友直播做準備。“前些天,拍了一條晚上採摘黃花菜的視頻,播放量626萬。”管小偉如今是小有名氣的“網紅”,靠短視頻和直播銷售農産品,“2019年線上賣了約1萬斤黃花菜,利潤有40萬!”

  另一家黃花菜生産加工企業——湖南新發食品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肖智雄,也有銷售新招。這位濃眉大眼、打扮新潮的“90後”,用自己的形象設計出一款“黃花王子”卡通頭像,印在産品上,希望以此打響品牌的時尚度和辨識度。“現在每天線上銷售可以賣5000單左右。”肖智雄説,“公司正在建1萬平方米新廠房,裏面會有扶貧車間,還會有網絡直播間。”

  謝富生、肖智雄經營的兩家企業裏,分別都有數十位建檔立卡貧困戶就業。“黃花菜産業發展了,我能在家門口就業,一個月掙五六千塊錢,還能照顧家裏人。”建檔立卡貧困戶陳青雲喜笑顏開。

  農業現代化,不僅在機械加工和銷售,更在發展理念本身。在黃土鋪鎮的中國黃花菜(萱草)良種繁育研究中心,五彩繽紛、形態各異的331個萱草品種競相爭艷。“黃花菜也屬于萱草的一種。萱草花色鮮艷、花期長,已經成為贈送親友、會場布置、荒山荒坡綠化的花卉之一。”祁東縣金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祥勇説,“未來,我們還想借此開發農旅結合的休閒産業。”

  地處衡邵幹旱走廊核心區的祁東,農耕條件較差,曾是湖南省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于2018年脫貧摘帽。靠農業現代化支撐,黃花菜成為這裏的脫貧産業。如今,祁東縣黃花菜種植面積達16.5萬畝,菜農40余萬人,日加工鮮菜能力270噸,年總産值逾20億元,已幫助2.8萬農戶脫貧。

  “農業現代化是‘金扁擔’,我們要把這根‘金扁擔’做好、挑好,讓‘忘憂草’成為鄉村振興的‘黃金菜’和‘富民花’。”祁東縣委書記杜登峰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065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