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農業産業鏈做強的“秘密”——來自“全國油茶示范縣”龍川的一線觀察
2020-05-18 08:29:10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油茶是備受關注的脫貧致富産業。如何將油茶種植好?金融在扶持農業産業中如何發揮作用?怎樣將油茶産業鏈進一步做強做大?《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期深入“全國油茶示范縣”——廣東省河源市龍川縣,感受來自田間地頭的創新氣息。

  “上山打油”:

  返鄉創業者的油茶情懷

  距離廣州市300多公裏的河源市龍川縣長洲村,群山環抱,東江從大山深處逶迤而來。

  一邊開著白色的鮮花,一邊結著紅褐色的果實。每年10月底開始,油茶樹總是以“抱子懷胎”的姿態,進入一年中最璀璨的豐收季節。

  今年是駱碧群種油茶的第14個年頭。望著長勢喜人的油茶林,她滿心期盼,再過幾個月,又將迎來一個大豐收。

  一群黑山羊從油茶林裏鑽了出來,“咩咩……”地叫著。駱碧群站在山頂上,瞅著山坡上的一大片雜草被山羊啃得幹幹凈凈,咧嘴笑了。

  除雜草是油茶養殖業最大的支出之一。駱碧群崇尚有機種植,拒絕使用除草劑。“除草劑一是導致農殘超標,二是破壞生態鏈,因為很多有益的蜜蜂就生存在土壤裏,除草劑將導致蜜蜂死亡,進而影響油茶花授粉。”

  往年,駱碧群總要花大價錢雇四五十名工人除草,成本較高。一年前,忽然聽説山羊吃草是個好辦法,駱碧群特意買來100多只黑山羊,專門對付油茶園裏的雜草。結果發現,山羊除草果然是個好辦法。

  “山羊除草節省了人工支出;此外,黑山羊生産出‘綠色’羊肉,羊糞可以成為天然肥料,一舉多得。”駱碧群説,通過進一步開展科學試驗,把握好放養密度,油茶種植的“循環經濟”有望實現。

  2007年,駱碧群關掉在深圳的電子廠回到老家,承包1000畝荒山,開始種植油茶。鄉親們都懷疑,她是不是“瘋”了。駱碧群確實有點“瘋”,她陸續租下5000畝地,開始轟轟烈烈地種油茶。

  長洲村是貧困村,出生農民家庭的駱碧群好不容易走出窮山溝。1997年,駱碧群從珠海一所中專學校畢業,進入當地一家電子廠上班,後來到了深圳打工。2004年,駱碧群與丈夫在深圳開了一家小型電子廠,生意蒸蒸日上。

  “時值珠三角電子産業最好的時代,我們這個小廠最高峰做到工人100多人、年産值2000多萬元的規模,利潤當時能達到30%。”駱碧群説,在深圳,他們買了房買了車。突然之間,又回到窮困的家鄉,很多親朋好友都很奇怪,甚至有人笑話她:“好好的日子不過,回來瞎折騰。”

  “轉行的原因,一是當時國家開始重視油茶産業,二是自己打小就熟悉油茶。”駱碧群説,在長洲村,家家戶戶都有種油茶的傳統,但沒有人將油茶當成産業。

  鄉親們不明白,其實駱碧群心裏早就有一張藍圖。駱碧群有“兩點堅持”,一是堅持規模化,二是堅持有機種植。她請來專家,開展選種、環境評價、有機認證……專家告訴她,當地的環境非常適合油茶生長,挑選當地的傳統古種最為保險,這與駱碧群的想法不謀而合。

  油茶前期投入時間較長,從選種到開始挂果,一般需要五六年的時間。這期間只有投資,沒有回報,考驗著投資者的耐心和毅力。但油茶樹生命力旺盛,豐産期長,成為投資者的夢想與動力之源。

  2008年,開山育苗;2013年,開始挂果;2014年,開始盈利;2018年,開始進入豐産期。

  隨著豐産期的到來,茶油産量逐年翻番:2014年,産油2萬斤;2018年,産油12萬斤;2019年,産油14萬斤。

  駱碧群給自己的産品起了一個名字:“上山打油”。她説,靈感來自當地的生産習俗。

  雪中送炭:

  信貸支持解種植大戶資金饑渴

  搞農業,最大的挑戰有兩個:一怕天災;二怕資金鏈斷裂。

  龍川縣綠譽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唐超一直想建成一條鮮果處理生産線,從茶果去殼、選籽、壓榨到除雜提純和無菌灌裝,實現機械化操作。唐超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缺資金。

  公司先後投資了1個多億,流轉了6000畝土地種植油茶。通過抵押房産的方式,向各類金融機構貸款了1000多萬元。

  “目前已經沒有抵押物,所有資金都投到了山上,到哪裏去貸款啊?”唐超曾一籌莫展。

  幾個月前,中國農業銀行龍川支行行長朱明能給唐超帶來了一個好消息:省農行專為現代農業産業園實施主體發放一種新的信貸産品——“農園實施主體貸”,無需抵押物,最高可貸500萬元。朱明能介紹稱,綠譽公司今年被認定為省扶貧農業龍頭企業,根據企業的實施項目、償還能力、往年的審計報告、現代産業園資金使用方案等進行綜合評估後,農行方面認為可以發放這筆貸款。

  朱明能表示,“農園實施主體貸”的用途和期限靈活方便,且對于有省級財政補助的實施主體,農行可按財政資金額度給予三年期限、高達500萬元的信用貸款;實施主體只需提供財政補貼資金入賬憑證及已備案的現代産業園資金使用方案,就能獲得信用貸款。

  “這500萬元真是雪中送炭。”唐超説,有了這筆資金,現代化的鮮果處理生産線順利建成,並趕在今年鮮果採摘之際全部投入使用。

  對于唐超來説,現代化的生産車間真是如虎添翼。“2018年産油5萬斤,2019年達到8萬斤。”唐超掰著手指説,油茶的豐産期需要七八年以上,綠譽公司2012年成立,2019年迎來豐産年。“我們種植的是有機油茶,品質好,市場價每斤130元以上,還貸不成問題。”

  而對于駱碧群來説,油茶收獲後,還需要進一步提高榨油技術。她引進了臺灣先進的榨油技術,不斷進行技術創新,並打造出國內先進的油茶果脫殼自動生産線。

  茶殼、茶渣也不能浪費:茶渣可以提取天然皂素,制作洗護産品、唇膏、口紅、護膚産品……剩下的還可以用作有機肥。

  隨著産業鏈越做越長,資金開始捉襟見肘。

  “農業最怕資金鏈斷裂。”駱碧群説,農行龍川支行給她送來了500萬元無需抵押物的“農園實施主體貸”,一下子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千年傳承:

  “老”農作物煥發新活力

  龍川是嶺南千年古城、客家古邑,龍川居民種植油茶的傳統一直延續至今。

  數據顯示,作為“全國油茶示范縣”,龍川油茶2019年生産規模為42萬畝,年産值達12億元,油茶種植農戶近10萬人。目前全縣共有油茶加工企業12家,其中省、市級龍頭企業8家,農民專業合作社205家,種植面積30畝以上的大戶1128戶,從事油茶産業人員1萬多人,創立了“綠油原生”“上山打油”等16個茶油品牌。2018年,龍川縣油茶産業園獲批廣東省級現代農業産業園。

  2018年,龍川縣油茶豐産。統一油茶採摘時間提高了油茶籽的出油率,並保障了茶油的質量和高售價,産業園區內農民年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7000元,高出全縣農民年均可支配收入的17%。

  盡管龍川油茶産業的基礎好,但與全國其他油茶産地一樣,存在種植效益低下、加工技術落後、産業融合欠缺、資金短缺、品牌分散等普遍性問題。油茶産業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成為亟待解決的重要課題。其中,資金支持成為油茶産業規模化發展的頭等大事。

  朱明能説,龍川縣油茶現代産業園共有五個實施主體,目前,農行龍川支行共向該産業園內的綠油農業、綠譽公司、星匯生物、灣葉等實施主體發放貸款3550萬元,為龍川油茶發展升級注入金融“活水”。

  廣東省農行主管三農業務的副行長黃騰江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2018年9月,廣東省農行與省農業廳簽訂戰略合作協議,五年內安排不少于500億元信貸資金,以省級現代農業産業園為重點,“一村一品、一鎮一業”,助推廣東現代化農業建設。為發揮試點帶動效應,省農行選擇龍川油茶、翁源蘭花、英德紅茶、新會陳皮、化州橘紅等園區為試點,制定差異化金融服務方案。截至目前,該行已成功為55個省級現代農業産業園設立專項貸款規模,為100個省級現代農業産業園內的各類經營主體發放貸款41.2億元。

  “有了金融支持,龍川油茶産業的未來一片光明。”龍川縣農業農村局局長黃雪輝説,規劃到2025年,龍川縣油茶總面積將達到50萬畝。屆時,油茶樹將變成龍川縣的“搖錢樹”,油茶林變成“綠色銀行”。

  百年事業:

  “不光是一瓶油,要做成地理標志”

  綠譽公司迎來好收成,也鼓舞了豐稔鎮左拔村村民曾建政脫貧的信心。

  44歲的曾建政是左拔村唯一的貧困戶。家裏孩子和老人多,夫妻倆常年在珠三角打工,老人和小孩都顧不上。

  2016年,曾建政和妻子回到村裏,進入綠譽公司打工,實現了“不出門”就業。曾建政負責電工,妻子在餐廳當服務員。工資雖然比在工廠裏低一點,但隨時可以照顧家裏,一下子就解決了夫妻倆最大的心病。

  曾建政還以“基地+農戶”的形式,加入油茶事業當中。曾建政家裏本來就有20多畝的油茶林地,以前因無人管理而荒廢;後來,他又租了80多畝,由綠譽公司提供種苗和技術,鮮果每年由綠譽公司統一收購。

  曾建政笑著説,這幾年,20多畝自有油茶樹結果7000多斤,加上兩人在綠譽打工的收入,離脫貧已經不遠了。“等再過幾年,80多畝新種油茶結果,好日子很快就到來。”

  唐超一直在思考如何將龍川茶油品牌進一步做大。“不光是一瓶油,而是要做成一個地理標志。”唐超説,油茶産業的未來之路還很長,龍川油茶要群策群力,集群式發展,向“雲南普洱”學習,向“冰島”“老班章”學習。

  駱碧群的成功,帶動了越來越多的村民種植油茶。她成立的廣東星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是精準扶貧挂鉤企業,通過“公司+基地+合作社+農戶”的模式,幫助當地農民種植油茶,促進貧困戶增産增收、脫貧致富。

  河源市紀委監委駐長洲村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隊長汪田意説,通過星匯農民專業合作社無償為貧困戶提供茶苗、肥料,聘請技術人員給貧困戶進行技能培訓。2017年該公司帶動貧困戶人均增收2042元,2018年增收2310元。2019年,全村貧困戶29戶86人全部達到省定“八有”脫貧目標,長洲村實現全面脫貧。此外,黃石鎮其他六個行政村80個貧困戶也將300余萬元産業發展資金入股星匯公司,300多人實現了增收。

  “目前正在對全村進行産業整體規劃,初步構想將油茶産業發展與旅遊休閒結合起來,充分挖掘依山傍水自然資源和歷史民俗傳統,打造以油茶産業為主題元素,集油茶觀光、高山農家樂、客家古屋民宿的田園綜合體。”汪田意説。

  “我有一個夢想,要把農村建設得比城市公園還要美。”駱碧群説,她計劃將油茶花種滿道路兩旁,龍川山好水好,等高鐵通了,從深圳過來只要一個多小時,茶油産業將更加可持續。

  為了表達扎根的決心,駱碧群將戶口從珠海遷回了村裏。“我堅信,油茶一定能成為造福百姓的百年事業。”(記者 劉宏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997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