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懸崖村”勒爾社的最後一夜
2020-05-13 08:13:19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某色拉幾從一個月前開始直播,為他帶來不少收益。

  勒爾社位于涼山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獅子山的半山腰,海拔在1300米到1500米之間。這個村莊,被稱為“懸崖上的村莊”。

  5月12日,記者爬上“懸崖村”時,正是午後。山谷的風,將田間的一簇簇油橄欖、青花椒吹得東搖西擺,一座座泥黃土房“撒豌豆”一樣散落在山間。

  這一天,男人們都下山去縣城看新房了,留在家中的女人們和往常一樣,操持家務,照看孩子。今日(5月12日)開始,鋼梯上的勒爾社村民將開始舉家下山。“懸崖村”的“最後”一夜,村民的心情有些忐忑和激動,而村莊依舊一片靜謐。

  用視頻分享喜悅

  下午6點,勒爾社村民才科阿裏從雞舍裏麻利地抓出一只肥美的雞,準備招待客人。這幾天,她家的帳篷和客房都滿客,搬家反倒成為她操心不多的事。

  “山下的房子什麼都有,我們帶點衣服去就行了。”黃昏時分,才科阿裏的丈夫從昭覺看房回來,這個高高瘦瘦的彝族男人很是高興,回家先衝進廚房猛喝一碗水,然後對妻子説道:“新房真好呀,又大又幹凈。”

  過了12日晚上,剩余的村民就要搬進新房。“我們帶點豬肉去新家就行啦。”躺在山腰的小鐵皮屋外,51歲的莫色拉吉將手機高高舉起,和朋友視頻分享著自己的喜悅。

  在莫色拉吉的記憶中,自己幼年時常被父親綁在背上上下藤梯,長大後,他又背回了妻子……他喜歡村子裏每年初夏漫山盛開的各色花朵,也習慣在三四月田裏沒有苞谷時再到處借糧食。

  “但出去後,才覺得外面的世界真的不一樣。”莫色拉吉説,他最遠去過西昌,那裏的樓真高。

  事實上,幾乎所有將從勒爾社搬遷的村民,都和莫色拉吉一樣,用迎接新開始的心情面對這場搬遷。有的跳進河裏將自己洗得幹幹凈凈,有的開始為新家縫制新桌布,一針一線,全是希望。

  帶走的和留下的

  山上的夜逐漸深了。村民俄木以伍做好飯,叫來交好的姐妹一起吃。這是搬家前的最後一頓飯,和往常並沒有什麼不同,兩三個菜一個湯,三個人蹲在地上,邊吃邊聊天。

  對于下山後的生活,她並沒有太多的打算,“地裏還種著玉米,養著雞,肯定還會回來的。”

  ——還會回來,這是眼下大多數村民的選擇。田間的油橄欖、青花椒,一群群的雞羊豬,逐漸增加的遊客,都是他們往返于新家和懸崖村之間的理由。

  這個晚上,俄木以伍家的兩個帳篷、兩個床位全部被預訂了,類似的,大多數可以住宿的村民家都有人入住。三位從成都驅車而來的遊客説,他們是專門來爬2000多級鋼梯的。

  天亮就向新家進發

  為解決村民搬遷後的就業、發展問題,昭覺縣出臺了一係列關于後續産業發展規劃和獎勵辦法的措施。除了對原有生産資料和資源進行開發整合外,還將利用産業發展契機,流轉一部分土地,統一規劃發展農業養殖。

  對于這些,忙碌于安頓遊客的才科阿裏和俄木以伍沒有時間細想。夜深,村子的燈逐次熄滅。這個夜晚,星空依舊璀璨,幾個小時後,村民們就要忙著搬新家了。(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前方報道組)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遠眺來古冰川
遠眺來古冰川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77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