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螢火蟲”武漢戰“疫”記
2020-05-08 08:38:0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5歲的樓威辰是一名來自浙江湖州的廣告從業者。從大年初一帶著4000個口罩“逆行”進武漢,到見證城市解封,他總共在武漢待了74天。以下,是樓威辰的口述——

  除夕夜,武漢“告急”、物資短缺的消息刷屏網絡,看得我揪心不已,徹夜難眠。大年初一,我找遍整個安吉縣城的商店,買到4000個口罩,驅車700多公裏,冒著雨連夜趕到了武漢。

  原本我是想去送口罩,送完就回來過年。結果到了那裏,我就改變了主意,決定留下做一名志願者。

  從零病例的“無疫區”浙江安吉趕到疫情的“震中”湖北武漢,很多人都問我是不是瘋了。也有人潑冷水、想盡辦法勸我回去:“武漢封城了,你根本就進不去。”“就算你去了武漢,又能做什麼?”“你有沒有想過後果?家裏只有你一個獨苗,斷了香火怎麼辦?”

  當時也不是沒做過最壞的打算,説實話,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奶奶。自從父親和爺爺離世,奶奶便成了我最親的人。還好,她不會用微信,先瞞她一陣吧。

  最終,我還是進了城。我先是聯係了武漢天佑醫院,説要捐口罩,想做志願者。醫院説不能接收普通志願者,建議我問問紅十字會。

  打了七八通電話,終于聯係上武漢紅十字會,當晚就被分配到物資組做志願者。

  起初是搬運物資,後來紅會負責人得知我在廣告公司工作,文筆不錯,就把我調到了宣傳組。幹了半個月宣傳工作,我總感覺不是滋味——我來武漢就是想親手幫助有困難的同胞啊!打定主意,我就出來“單兵作戰”了。

  我幫助的第一個人是秀秀。秀秀的父親因為染上新冠肺炎,2月8日不幸離世。她和母親還有弟弟也相繼查出肺部感染。起初,她不願意接受我的幫助,説不要別人可憐他們。我就把我自己的經歷説給她聽,告訴她,我這麼做並不是在可憐誰,而是為了彌補自己失去親人的缺憾。

  給她送物資時,我寫下了第一張字條:“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當無法堅持的時候,請撥打158****5998,我和希望都會出現。”

  後來,我幫助過的人越來越多:我給孤寡老人送過飯菜,也給一線醫護人員當過“專車司機”,替外賣小哥送過外賣,還幫殘障人士上門修過電閘……我就像是大家的“跑腿小哥”,使命必達。

  也有人説我是幫大家實現“願望清單”的英雄,因為我總能做到一些大家認為不可能辦到的事。比如,在武漢幾乎沒有店鋪營業的時候,我找遍大街小巷買來一束玫瑰花,在情人節當天,替一位男生送給他在武漢的女友。我也曾經穿越整個城市,去接一個蛋糕房的老板,只為請他做一個生日蛋糕,送給奮戰在一線的護士。

  在我眼裏,花不只是花,蛋糕也不僅僅是食物,它們是希望。在疫情籠罩的長夜裏,我想讓人們知道,這個社會還在正常運轉,未來依然充滿希望。

  在武漢期間,我自稱“星辰之子”。當然,起這個名字並不是為了炫耀自己有多麼了不起,而是想讓受助者能心安理得地接受我的幫助。其實,世上哪有什麼蓋世英雄,不過都是一個個挺身而出的凡人。我也有苦惱的時候,只是比別人多咬了幾次牙而已。

  因為沒法復工,我丟了工作,沒有收入來源,每個月還要還房貸。救助工作進展到後來,我把積蓄全花光了,花唄還欠了2萬多元。每天基本只吃一頓泡面,一是為了省錢,二來也顧不上吃飯。很多人問我後不後悔,我説不後悔,錢沒了可以再賺。

  資金困難的那段日子,多虧了社會各界的支援,包括來自影視演員黃曉明團隊的捐款、我母校校長的捐款等,救助的事才沒有中斷。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做志願者,但我自認為做得還可以。這算是我的天賦吧,我能感受人心,能夠精準地感知對方的痛苦和需求:可能是一碗面,可能是一句話,也可能只是一個擁抱。不誇張地説,有時候我比需要幫助的人更著急。

  對不同的受助者,我會説不同的話。對女生,要講更多安慰的話;對男生,我會多説激勵的話。對年輕人,要顧及他們的自尊;對老人,要盡量用樸素平實的話,讓他們安心。

  我把想説的話寫成了字條,在武漢的最後一天,我剛好寫完了一本便利貼。這麼多字條裏,“星星”是我用得最多的意象。因為星星是黑夜裏的一絲微光,那是指引大家找到希望的力量。

  有一次,一位志願者朋友的母親確診了新冠肺炎,病情嚴重,醫院卻一時派不出救護車。當時我也沒考慮會不會被傳染,只想著她的病情已經不能再拖了,就送他們去了醫院。

  結果,送完母子倆的第二天我就感冒了,咳嗽、渾身無力……難道我也“中招”了?那天我把遺書都寫好了。幸好,我的核酸檢測結果是陰性。

  這樣驚險的時刻,其實數不過來。因為除了口罩,我沒有更多的防護設備。唯一一次穿上防護服,是為了去醫院給秀秀的母親送藥。那套衣服是網友捐給我的,我一直沒舍得扔。

  大災之下,我在武漢看到最多的是人性的善——你會願意無條件地幫助別人,別人也會在你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此刻,我們不再是“浙江人”“湖北人”,我們都是華夏子孫。

  後來,我又召集成立了一支志願者團隊,都是我做救助工作時結識的朋友。其中有我曾幫助過的人,也有聽説我的故事之後主動加入的,起初是七八個,後來有20多人。他們白天在線上搜集、處理各種求助信息,晚上幫我規劃好第二天的救助路線,我們的救助效率和精準度因此大大提升。

  我給團隊起名叫螢火志願團——一只螢火蟲的光可能很微弱,但是一群螢火蟲就能匯聚成星河照亮黑夜。盡管沒有月亮那麼耀眼,我們依然願意做燃起希望的螢火,順著這道光,你就能找到自己的黎明。(整理:記者殷曉聖)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55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