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義烏復市60天:危中求機謀變
2020-04-20 09:04:09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保訂單”與“防輸入”雙重壓力下如何突圍?外商進不來“內商”出不去怎麼辦? 義烏復市60天:危中求機謀變

  ▲3月6日,一名採購商從義烏國際商貿城大門口經過。  新華社記者李亞彪攝

  10分鐘內,義烏市經發大道上開過了多少輛貨車?望著這條當地工業集聚區的主幹道,40多歲的馮旭斌在心中默默統計著。

  “看到貨車越來越多,甚至開始堵車,就看到市場復蘇的希望了。”透過辦公室落地窗,馮旭斌觀察著來往貨車,試圖從中尋找市場復蘇的跡象。

  2月18日,義烏國際商貿城開市。經發大道上來往的貨車數量,從此開始緩慢上升。然而,隨著境外疫情形勢日趨嚴峻,一些剛復工不久的外貿企業,再次遭遇新的冰點——客戶原有訂單生産完成後,新的採購訂單卻難以為繼。

  位于浙江中部的義烏被稱為“世界超市”,它與世界的聯係由一張張採購訂單來完成。

  “採購商來不了,下不了單,廠家沒法生産貨物,中歐班列就是空有運力也沒用。”“義新歐”中歐班列“掌門人”馮旭斌臉上流露出擔憂。

  義烏,常住1.5萬名外商,全年採購外商超55萬人次,防境外疫情輸入的任務十分艱巨。同時,這個去年全年出口總值達2867.9億元的縣級市,日均出口值為7.85億元,保外貿訂單增長的壓力空前加大。

  大疫之下無孤島,這也是全球化時代所有國家共同面對的難題。

  義烏復市60天,海外疫情蔓延導致市場回暖難。如何平衡防境外輸入與保訂單增長之間的矛盾,促進市場功能逆勢恢復,考驗著義烏人的擔當與智慧。

  復市:堅決“重啟”,堅定“防疫”

  3月16日,來自41個國家和地區的245名境外採購商,搭乘包機從廣州飛抵義烏,開啟“淘貨”之旅。

  這是義烏首次以包機形式招引境外採購團——這些常駐中國的外貿企業負責人,以及入境超過14天的境外客商。

  當時,“世界超市”頂著巨大的疫情防控壓力,在浙江幾大外貿市場中率先開市。從義烏各級幹部、市場經營戶到採購商,無不焦急地盼望著這個帶有風向標意義的舉動。

  開市,意味著商貿往來按下“重啟鍵”。訂單要多進來、物流要動起來、人流要活起來。

  此前,義烏市場休市,讓不少外商的生意也停了下來。疫情雖在,但生活還要繼續,全世界零售業都在“等米下鍋”。

  如今,面對境外洶涌的疫情,靠吃“市場飯”長大的義烏無法“關上大門”。市場經營戶要“活下來”,靠的是源源不斷的訂單。

  手握200萬元採購需求的埃及客商阿克蘭,集中採購了一批注塑機、塑料制品、五金工具等産品。“之前採購的商品早就售罄,手上積累了大批新訂單。”阿克蘭説。

  此前,義烏商城集團印發了《外籍採購商來義烏採購的獎勵辦法》,比如針對不同類型外商、不同時間段來義烏,推出航班補貼、包機免費搭乘、三日免費食宿等係列措施。

  在義烏生活了7年的也門人阿馬爾,時刻關注著義烏的這些優惠舉措,第一時間把消息轉發到各個社交平臺。“有很多外商馬上留言咨詢,問怎麼可以來,哪個航空公司可以到?”

  一個多月前,30歲的寧夏回族自治區中寧縣喊叫水鄉人洪波,被義烏市政府派人從老家包車接了回來。這位阿拉伯語翻譯,已經在義烏工作了8年。隨著外商漸多,阿語翻譯的返工變得日益急迫,他們需要幫助遠在國外的客戶物色貨樣,陪到義烏的客戶到市場中選貨。

  從2月底開始,十幾天時間,有1000多名阿拉伯語翻譯,從2000多公裏外的寧夏被接回,相當于跨越了半個中國。

  阿語翻譯是義烏不可或缺的“生産要素”。義烏市外辦的統計數據顯示,在1.5萬名常駐本地的外商中,約60%是阿拉伯客商;2019年全年入境的外商中,阿拉伯客商佔比超過四成。

  義烏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局長宋立,遠赴寧夏接回阿語翻譯。從3月上旬入境情況看,義烏外商人數逐步增長。“我們得為貿易的恢復創造條件,除市場、物流外,翻譯必不可少。”宋立説。

  緊臨義烏國際商貿城的稠州北路一帶,上百家各國風味的餐廳星羅棋布,有不少經營者是外國人。約旦人穆罕奈德經營的貝迪餐廳已通過復工申請,3月21日重新開張。“現在只來了一半的廚師,客人暫時也不是特別多。”

  國際餐飲街要逐漸恢復生機,和市場的復蘇密切相關。“開市滿月這天,小商品城各市場共入場超過10萬人,其中採購商超過3萬人,總人流量是往年同期日的65%,市場整體開門率93%,人氣正在逐漸恢復。”中國小商品城集團副總經理張奇真説。

  市場電子産品經營戶王國田目前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接住訂單、穩住客源。他發現,和開市當天相比,一個月後客流量明顯增加。

  “現在的客流量和訂單量與往年不能比,但只要疫情一結束,大家都會拼命趕上去。”王國田説,“我們靠這個吃飯的,損失是暫時的。時間線拉長了,還有希望能補回來。”

  那麼,如何確保市場採購的安全?

  阿富汗客商齊亞馬爾拿出護照,出示健康碼,通過外商專有通道排隊進入市場。他來到國際商貿城二區,尋找商家洽談採購50萬元的LED燈。

  進入市場內每間店鋪前,他還要用手機掃一下貼在門口的義信購二維碼。市場工作人員陳圓圓介紹:“每一個商鋪都是一個小的疫情防控單元,通過大門、小門都要掃碼,從而了解採購商都進過哪些店鋪,清晰掌握行動軌跡。”

  據市場負責人介紹,義烏國際商貿城共組建三級防控單元1700多個,這些商戶全部變成了網格員。

  在社區,網格化管理同樣發揮了效果。號稱“聯合國社區”的雞鳴山社區,有2.5萬余名流動人口,其中包括來自74個國家和地區的近1400名外商。社區黨委書記何文君説,社區日常的60個工作網格,已被細化到95個,通過“三級網格”和“黨建+單元”模式。“只有8名社區幹部,卻為近3萬人守住了安全大門。”

  義烏市委書記林毅説,通過“黨建+單元”模式,義烏共有約30萬人參與到疫情防控中。

  訂單:存量已消化,增量從何來

  3月21日上午,國內首趟搭載出口歐洲防疫物資的X8020次中歐班列,從義烏西站鳴笛出發,駛向1.3萬公裏外的西班牙馬德裏。

  “這段時期,中歐班列出口貨物中防疫物資比例明顯增長。”馮旭斌説,疫情正阻塞全球貿易動脈,在空運停運、海運減量的情況下,中歐班列的需求反而增加。

  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4月3日披露,今年一季度,中歐班列共開行1941列、發送17.4萬標箱,同比分別增長15%、18%,綜合重箱率達98.1%。

  業內人士分析,一方面由于疫情影響,以前走空運、海運及公路運輸的一些客戶現在轉向走鐵路;另一方面,由于班列開行平穩,一些制造類、電子類的産品生産商都紛紛選擇鐵路。

  “每天接到中歐班列出口訂單電話,少則幾十個多到上百個,但都是年前就已經生産好的出口貨品。”這些存量訂單消化,可維持班列平穩運行一段時間,馮旭斌擔心的是,後續的增量訂單從哪兒來?

  全球疫情變化對市場的影響深遠,不僅嚴重限制正常的貿易往來,也抑制了部分消費需求。

  “自從義烏市場開市以來,國內外採購商到市場採購的人數,和去年同期無法相比。”不少市場經營戶都説,關鍵是要有人來,採購商不來沒有訂單,市場店鋪都開著,但成交量低。結果,人都坐在那裏,訂單卻接不到。

  偉偉聖誕工藝品門店負責人林偉,從2月18日開市就開門營業,在最初的20天內,連一個外商詢單都沒等來。

  “往年3月,就到了聖誕用品接單繁忙期,經常樣品還沒擺好,客戶就來挑貨了。”林偉説,就看海外疫情什麼時候結束了,預計今年一些小客戶不會來了。

  位于義烏國際商貿城一區的曼妮工藝品,八成業務是出口韓國和中東地區。門店負責人朱芝香説,主打産品合金首飾盒的流行期短,公司根據訂單來生産。沒有訂單,生産好比蒙著眼睛幹。“往年這個時間是外商採購的旺季,現在外商來的很少。”

  不僅國外採購商進不來,國內的採購商也出國難,進出口都受到較大影響。

  馮旭斌説,以德國為代表的歐洲國家正處于疫情上升期,中國人出去採購的少,回程班列攬貨困難。人員不流動,貿易就很難發生。

  馮旭斌説,德國是回程義新歐中歐班列最大的貨源地。德國最大的貨運站杜伊斯堡所在州,是目前德國疫情最嚴重的區域之一,肯定會影響國外組織貨物,至于造成多大影響目前還難以判斷。四五月的後續訂單,還要看海外疫情控制情況。

  市場上一些經營戶擔心,他們會錯過業務黃金期。市場裏銷售飾品配件的商戶王忠貴,不斷聯係越南等地的採購商,吸引他們來中國。但外商的銷售並不樂觀,很多老客戶進的商品還沒有賣完。

  旅遊市場受疫情影響很大,相關紀念品、工藝品、飾品銷售也受到波及。“往年現在正是採購旺季,全年三分之一的錢就賺到手了。今年只有越南老客戶勉強要了點貨。”王忠貴説。

  國內復工復産正在逐漸恢復,産業鏈上的堵點也在慢慢打通。上遊生産廠家開工率不足,導致訂單生産緊張的局面正在扭轉。但是,海外疫情走勢的不確定性,會影響海外市場需求,造成國內生産廠家的復産變得有些尷尬。

  “由于後續訂單量不足,導致上遊生産廠家不僅‘復工難’,‘復工以後更難’。”王忠貴説,由于賣不出貨,工人回來的越多,企業虧的越多,不少小企業反而不敢復工。

  “工人來了工資要付,一個小廠四五十個工人,一旦開工一天得虧3萬元。萬一需要隔離,一個人的隔離費用就得三四千元。”他説。

  轉型:人不動貨動,線下轉線上

  歷時一個半月,義烏市場官方網站“chinagoods”4月15日上線測試。

  這個網站背靠義烏市場7.5萬家實體商鋪資源,服務産業鏈上遊200萬家中小微企業,對接供需雙方在生産制造、展示交易、倉儲物流、金融信貸、市場管理等環節的需求。

  截至目前,平臺已採集近5萬家市場經營戶的商鋪信息、80余萬種商品信息,並持續每日更新中。

  “市場經營戶可通過實際經營人手機號登錄平臺,在線發布産品、開展商務直播、在線交易支付及其他相關功能。”張奇真説,這是一個基于義烏市場真實的貿易數據,面向生産企業、經營戶、採購商、貿易服務商開放。

  已經在義烏市場摸爬滾打了16年的衛浴用品經營戶劉軍明,深諳“危機背後總是孕育機遇”的道理。得益于提前布局線上交易,雖然受制于疫情對人員流動的阻隔,但轉戰線上交易,並沒有讓他損失太多的訂單。

  “目前到店的外商確實少了,從去年我就開始注重線上培育客戶,3月上旬時,訂單量就已經恢復到去年同期的八成以上。”劉軍明説,從原先只是單純的産品買賣,到現在線上發布新品、線上介紹産品使用,老客戶紛紛從線下走到了線上。

  但把客戶從線下搬到線上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很多外商習慣了來市場挑貨、現場“砍價”。“交易習慣需要時間改變。”林偉的老客戶一般都會選擇網上發一些圖片,然後再到市場上看樣品,最後才下單。

  劉軍明經營五金産品,“一個水龍頭網上買和線下買差別不大。”但一些時尚産品,盡管網上可以打樣,可圖片色差等一些細節問題還是沒辦法解決。“義烏市場有不少小本經營的外商,他們更喜歡看到實物。”林偉説。

  義烏市商務局出口貿易科科長陳鐵軍説,目前,義烏企業上線有4000家,今年爭取達到8000至10000家。未來,要把跨境電商作為一個突破口,鼓勵和支持企業加大海外營銷推廣。同時,完善“海外倉”的模式,讓外商在本國也可以享受到貿易服務。

  義烏市經歷了從馬路市場到“世界超市”的蛻變,隨著跨境電商、網紅經濟的發展,以及中國制造的轉型升級,其內在發展模式也在經歷劇烈變革。

  埃及客商海桑是一名外貿進出口公司的負責人,同時也是一名社交達人,在互聯網社交平臺擁有很多粉絲。

  “我後面就是義烏國際商貿城,這裏有180余萬種商品,貨源非常豐富,物流也非常方便,隨時都能買到需要的商品。”他一邊採購商品,一邊在社交平臺向粉絲直播。

  “很多粉絲就是客戶,前幾天我説要來義烏採購,客戶就下了約10萬美元的訂單,主要是採購玩具、文具類産品。”海桑用直播的方式給客戶展示義烏市場的商品。

  商城集團國際業務發展部總經理傅春晗説,此前,他們的境外採購商招引組已駐扎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地,積極招引上海、江蘇、廣州、深圳等地的常駐中國外商。

  一些外商認為,市場需求沒有消失,只是暫時被抑制,一旦疫情控制住,會得到釋放。

  來自德國的塞韋林,在廣州從事貿易十多年。他此次乘坐包機來義烏,採購清單品類很多,包含五金工具、家居擺件、玻璃器具、數碼産品、箱包等。

  “受疫情影響,我的一些英美客戶嚴重缺貨,都在催促我趕緊發貨。”塞韋林説,義烏有龐大專業的市場、快捷便利的物流配送、較低的成本優勢,相信隨著疫情趨緩,工廠復工復産,市場會逐漸恢復往常的活力。(記者魏董華、李亞彪、鄭夢雨)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義烏復市60天:危中求機謀變-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5878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