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開車送藥去武漢,隔離延期不後悔”
2020-03-23 07:32:3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口述:高超|42歲|卡車司機|河北

  整理:魏董華|記者

  編輯:黃海波

  從2月1日開始,我只跑了一趟——拉了900箱板藍根到武漢,卻被隔離了將近20天。直到22日淩晨,才被公司接回北京。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比別人多隔離將近一周。不過,和那些漂流在高速服務區,只能在卡車上“自我隔離”的司機相比,我又是幸運的。

  我開了23年大卡車,一直是跑散戶的。去年加入了一個自媒體團隊,邊跑車邊錄制短視頻,教司機們如何保養維修卡車。

  我名下的兩臺車,挂靠在山東的運輸公司。春節前,車就停在山東臨沂。

  1月28日,我去山東檢修車輛時,接到朋友電話,“武漢缺醫療物資,需要支援,我們5臺車還缺一臺,兄弟一起跑一趟”。

  聽到“武漢”兩個字,當時心裏咯噔一下。説實話,當時疫情挺嚴重了。我也是普通人,上有老下有小的,一開始挺害怕,有點猶豫。

  朋友説:“咱們都不去武漢,武漢老百姓的生活物資咋辦?”

  我想了想,換作我在武漢,如果沒人願意來幫我,日子怎麼過,多無助啊。

  我就押上自己的挂車,向別人借了集裝箱。從臨沂蒙陰縣出發,到棗莊三九藥業去裝貨——900箱板藍根。因為疫情封路,132公裏的距離,卻繞行了320公裏。

  1月30日,我出發開往武漢。900多公裏的路,第二天就趕到了。

  在當地疾控部門指定的武漢九洲通藥業,需要戴口罩、穿防護服、消毒,才能進入廠區卸貨。

  疫情防控不像打仗,槍林彈雨好歹看得到,這肺炎病毒無形無蹤,防不勝防的。當時,武漢的管控已經非常嚴格了。

  在武漢待的時間越長,感染機會越大。我趕緊卸貨離開了。

  一路上,為避免接觸更多的人,我白天不進服務區,都趕在半夜沒人時,才下路進去吃點東西,休息一下。

  説實在的,去之前並不知道,從湖北回來的人都要隔離。我一邊開著車,一邊尋思著回來怎麼辦?到山東能去哪兒呢?

  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從哪裏來就回哪裏去吧。費縣是離蒙陰最近的高速口,得知我剛從武漢回來,説什麼都不讓通過。

  人家才不管你是不是支援武漢去了,只要是從湖北過來的車,就不讓下高速,通通勸返。

  我只好調頭,想從孟良崮出口出去。在路上,我就給當地疾控中心打電話溝通,接受隔離沒問題,總得讓我進城把車停下來。

  結果,到了孟良崮高速出口,還是不讓下車不讓開車窗。我就在車裏,隔著車窗寫字溝通,問他們如果要隔離,能否提供隔離的地方。

  就為這,足足等了10個小時,愣是沒解決。按照車輛歸屬地,我應該回山東;按照身份證籍貫,我是河北邯鄲。

  最後,從山東實在下不去高速,我只能開回河北。

  沒辦法,我又開了420公裏。2月3日淩晨3點半,這才終于到達河北邯鄲雞澤縣。

  當初去武漢,就是瞞著家裏人去的。回來後,家是回不去了——村裏人都戒備從武漢回來的。我更不想連累家人一起被隔離。

  這回車是下高速了,可人能去哪兒不知道。我就主動給邯鄲市疾控中心打電話,向他們報備。從上午9點開始,一直溝通到下午3點,才最後同意我到縣醫院隔離。

  當時,一起隔離的有六七個人,都是在武漢做生意或上班的。

  隔離期間,我做了CT和核酸檢測,一切正常。心裏懸著的一塊石頭,這才算是落地了。

  我常常回想,如果不這麼隔離,我還想繼續跑武漢,並不是為了錢——拉著整車的藥品去救人,往返在經常空無一車的高速路上,有點恍惚,也有點驕傲。

  説實話,我去武漢比較早,還沒來得及辦特殊通行證。這一趟跑下來,自己還墊付了1600多元過路費。

  這個時候誰還計較錢?就是心意。

  為了大家的安全,我自願接受14天隔離期。可是14天到了,一起隔離的幾個人都回家了,我卻被告知還要延長一周。第15天,醫院又給我抽血檢測。

  之前我看新聞,國家衛健委和交通部都有文件,對運送物資到湖北省的貨車司機,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返回後沒發燒咳嗽,不需要強制隔離,可以繼續運送物資。

  對延長隔離期,我不理解,就找醫院説理。他們説,等最後一天的核酸檢測結果出來,還要上交到市裏,確定沒有感染了,再讓你回去。

  這一等又是好幾天。醫院的護士也很詫異,為什麼我還沒走,比別人多隔離近一周。

  我想不通,心裏特別憋屈,就錄了一段視頻發到網上,請大家幫我評評理。很多人看後,都特別同情我,紛紛在網絡上轉發。

  我離開醫院很多天了,也沒人給一個明確的説法。

  不過,相比有的卡車司機,我還算幸運的。

  有的卡車司機,送了一趟物資到武漢。結果回來後,哪個高速出口都不讓下,只能在高速服務區一直“漂著”,駕駛室還被貼上了封條。

  我還在網上看到,有的卡車司機回村後,連人帶車被隔離在田野地裏,一日三餐由家人送到離車10米遠的地方。

  隔離期間,最難熬的不是寂寞無聊,而是看到各地都在復工復産,都缺卡車司機,但我卻哪兒都去不了。

  隔離期內,兩臺卡車的鑰匙都在我手裏,其他駕駛員又不能來找我。當時買車貸了90萬元,現在每臺車月供一萬七八。

  2月22日上午,我收到核酸檢測陰性的結果。下午3點,接到通知可以離開。縣疾控中心讓我去開個證明,證明已經隔離期滿,身體健康。

  沒有這個證明,我回去又要被隔離。

  嘴上説要善待卡車司機,可卻連路都不讓下。如果沒有我們“逆行”,湖北當地人吃什麼,用什麼,醫療物資怎麼進去?

  説起來去武漢的卡車司機,有的冒著被感染的危險運送物資,往往不光不賺錢,回來還得受人白眼,又要被強制隔離14天,也是蠻拼的。很多人近兩個月來,基本沒什麼收入,可貸款要還,一家人的生活要支撐。

  不過,即使再難,我也不會後悔去武漢。

  等著疫情穩定一點,過個十天左右再復工。車貸還款期就要到了,到時候借錢吧。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開車送藥去武漢,隔離延期不後悔”-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75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