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90後男護士被“表白”:平安回家,我娶你
2020-03-16 08:21:0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口述:孫殿鵬|25歲|護士|遼寧丹東

  整理:強曉玲|記者 編輯:黃海波

  情人節這天,我特意在防護服後背寫上“情人節快樂”,在胸前寫上“二寶單身”。

  小夥伴調侃,病區裏一個單身小姑娘都沒有,寫這沒用。

  我回懟説,説不定哪位阿姨相中我呢!

  值班室裏大夥兒都樂了。

  在我工作的丹東市中心醫院急診科,有兩名男護士。同事叫我們“寶貝”,我年齡小就成了“二寶”。

  作為遼寧支援湖北第二批醫療隊成員,我現在值守在武漢大學附屬人民醫院。這裏聚集了五六支援助隊伍,我所在的病區共有70多名重症患者。

  病區裏一位老奶奶看到我胸前的字:“我以為你姓單,原來是單身呀。”

  “是呀,今天不是情人節嘛。”

  她聽後一臉茫然,“今天我過生日,還不知道啥時候能回家?”這位老奶奶正在接受高流量氧療,生活起居需要我們協助。

  這天是她70歲生日。于是,我叫來小夥伴們,雖然沒有蛋糕和蠟燭,但有醫護人員給她唱歌。

  一臉愁容的老奶奶,竟然高興得像個孩子一樣,躺在床上揮舞雙手一起哼著。

  “慶典”結束後,她還不忘索要視頻,説這是她最特殊的一個生日。

  來武漢已經20多天了。早在正月初二,我就向醫院提交了“請戰書”,在孫殿鵬三個字上,鄭重地按下了手印。

  2月1日晚上10點多,我正在急診值夜班,突然接到護士長通知,“明早8:30集合出發,趕緊回家收拾東西。”

  那一刻我既興奮又緊張,一直收拾到第二天淩晨3點才睡下。本想通知父母,轉念覺得還是讓他們睡個安穩覺吧。

  6點起床後,我給我媽打了電話,勸他們別來送行。不過,在出發前那一刻,老爸老媽還是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趕到了。

  我媽説,沒想到你也會上“戰場”。無論怎麼樣,爸爸媽媽支持你,但每天必須報個平安。説完這話,我看她哭了。

  2月2日下午,我們援助湖北第二批醫療隊在沈陽桃仙機場集結。

  “17年前的非典,全世界都在保護著90後。17年後的今天,就讓已成中堅力量的90後來守護你們吧!”登機前,我發了一個朋友圈。

  飛機落地後打開手機,沒想到朋友圈炸出了900多條點讚、評論、私信。回復最多的竟然是“平安回家,我娶你”。

  踏入武漢重症病區第一天,我記得光是把口罩、護目鏡、防濺面罩、隔離衣等等穿戴整齊,就花了很長時間。當最外層的防護服領扣封好後,基本不能低頭彎腰了。

  穿著這身厚厚的裝備,就意味著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第一天值班,我在四個小時後就開始胸悶、頭疼,甚至想吐,只好提前出來,鼻子上還磨出了血泡。

  現在我已經遊刃有余了,盡管防護服裏面的汗水還是濕了又幹,幹了又濕。和病人的磨難比起來,防護服裏的這點苦算不了啥。

  前幾天,我們病區收治了一名女患者。按照規定,需要留下家屬的聯係方式。

  “留家裏的嗎?”她問。

  “你家裏有人嗎?”

  “沒人!”

  “您愛人和孩子呢?”

  “老伴在雷神山醫院,兒子在方艙醫院。”

  ……

  那一刻,我的護目鏡起了水霧。

  病房裏也有很多可愛的人。比如36床的一位阿姨,每當我們走進病房,她就會讓我們幫她拿這拿那,搖搖床,喝點水……每次她都會説,“謝謝你們,遼寧人真好!”

  進入病房前,我們都會在身後標上名字。一開始還都保守,我的背上大多是“二寶加油”。

  越來越熟悉後,大家的後背越來越有“看點”。比如我的禦用畫師“嬌姐”給我畫過“機器貓”,也幫我寫過“精忠報國”。

  有一回,我胸前的標語換成了“武漢同在”。這位阿姨看到説,感謝你們與我們同在。又説,“你們東北口音真好聽,抑揚頓挫的”。

  這幾天,我們病區出院的患者越來越多。送他們下樓時,他們總會要求合影,甚至用手機記下我們的名字,感謝我們的照顧。

  遠在丹東的同事們,寄來了一大堆好吃的,也發來了家鄉的雪景。

  湖北下雪的那幾天,看著綠油油的葉子上蓋著雪花,真心希望風雪過後,瘟疫消散。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90後男護士被“表白”:平安回家,我娶你-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17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