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作為醫生,也做過患者,康復後,他總結了幾個關鍵詞
2020-03-01 22:05:15 來源: 央視新聞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1月15日,武漢協和東西湖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袁海濤發現自己被感染了。從感染到隔離,從危重到轉院再到逐漸康復,在20多天的住院治療期間,他都經歷了什麼?又是如何康復的?

  轉運重症病人後高燒39℃

  1月14日,袁海濤接診了一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第二天晚上七八點鐘,吃完飯後,他感覺肌肉酸痛,晚上就燒到了39℃。

  轉天他到醫院做了CT,上面有陰影,袁海濤感覺自己中招了,“然後馬上又去查了血,血液裏面淋巴細胞也低,白細胞也低,基本上都符合新冠肺炎。”

  如果再惡化下去,做好了插管準備

  袁海濤説,根據一些經驗來看,新冠肺炎如果熬過兩周左右,情況基本上會有所改善,但他感染十幾天後,情況卻越來越重,他開始有點焦慮。

  袁海濤:只能自己悶著頭,想想有什麼其他好招。當時我轉院的時候,應該是第四版的指南出來,一到四版的藥我基本上都用了,也沒見好。

  之後幾次的CT檢查結果顯示,剛開始的一小片陰影,又變成幾小片,之後幾小片融合,融合以後又看到實變,一回比一回嚴重。

  袁海濤:真正擔心,是到呼吸有些困難、説話時喘息的時候。我就覺得如果再惡化下去,可能就要面臨著插管的境地了。

  積極配合醫生治療

  袁海濤表示,醫治他這種病人很簡單,因為他的依從性好,醫生定下來的事,他百分之百地服從。

  袁海濤:然後有一些事,可能他沒叫我做的我也會去做,自己去做俯臥位通氣。俯臥位通氣就是趴著通氣,我已經很悶了,還要趴過來,為什麼呢,因為肺實際上都得靠背部的背段下葉。那些實變的地方,要把一些水分、痰液等排出來,趴的時候因為重力作用容易出來。趴著呼氣,有助于背部病變好轉。

  像這樣的俯臥位通氣,一般需要做12到16個小時以上,但當時的袁海濤根本堅持不了那麼久,“正常人趴著睡覺都不舒服,何況我當時呼吸也不是太好,很悶。”但只要不輸液,袁海濤會堅持做兩三個小時。

  關鍵詞:信心、信任、配合

  作為治療新冠肺炎的醫生,同時也做過患者,袁海濤感觸頗深。

  他覺得患者第一要有信心,如果自己先繳械了,或者沒心情,那麼免疫力也會下降,“很多時候醫生是幫助你維持各方面,還是要靠你的免疫力去消滅病毒。”

  第二,要信任主治醫生,“醫生肯定是希望你好。”

  第三,要配合。袁海濤在住院時,他旁邊有一個年輕的患者,但病情比他重。醫生給他用面罩式無創呼吸機,但這位患者覺得悶,一有不舒服就摘下來。兩三天以後,患者覺得無創呼吸機不行,醫生就給他插了管。“如果説他那時候能夠扛一下,能夠用無創的事情解決了,不到插管那一步。”

  “爭取跑個全馬”

  經過這一遭,袁海濤也體會到了病人的不易,“在身體難受的時候,患者會很容易焦躁。”

  袁海濤:有時候要換位思考,你想想你如果是一個病人,或者是病人家屬,你會怎麼樣?能夠相互換位思考一下,其實有很多矛盾更容易解決。

  對于自己今後身體的恢復,袁海濤也非常有信心。他之前跑過半程馬拉松,之後還會繼續參與,“我覺得沒問題,慢慢來,將來我還要跑半馬的,爭取看能不能跑個全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作為醫生,也做過患者,康復後,他總結了幾個關鍵詞-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648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