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想念不如相見,“小候鳥”回家了!
2020-01-18 13:26:4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昆明1月18日電(記者姜子煒 李依倫)春運帷幕已緩緩拉開,很多在外工作的人們都已經買好了回家的火車票,期待與家人團聚的一刻。從呼和浩特開往昆明的K691次列車有些特別,因為途經雲、貴、川三個勞務輸出大省,所以車上經常會有老人帶著孩子乘車,孩子們大多來自貧困地區,基本上都是留守兒童,乘務組親切地稱這群孩子為“小候鳥”,他們有的和家人一起回鄉過年,有的去父母的打工地團圓。新華社記者登上了K691次列車,講述“小候鳥”回家的故事。

  (小標題)一個人的回家路

  列車抵達渠縣站的時候,有一個小姑娘獨自上了車,然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眼睛看著窗外的風景。“我自己坐車去六盤水的姥姥家過年,媽媽也會在那裏等我。”她説。小姑娘名叫霏霏(化名),今年12歲,短發,留著齊劉海,眼睛很大,穿著淡粉色的棉服,手裏緊緊地抱著她的小書包。

  霏霏説,自己一個人在渠縣生活,自己上學,自己回家做飯,雖然在渠縣有親戚,但是放學後大部分的時間還是自己一個人度過的。媽媽在浙江打工,因為那邊學費比較貴,所以只能自己先在渠縣好好學習,爭取高中的時候去和媽媽團聚。

  “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坐火車,我有十年沒有見過姥姥了,我很想她。”説到這裏,霏霏的視線又看向了窗外,窗外是快速掠過的綠樹和山坡。

  “我上次見媽媽是2019年開學的時候,媽媽把我送到學校門口,囑咐我幾句後離開了。等到站的時候她會來接我,我要和她説‘你怎麼才來,我都好久沒有見到你了!’”霏霏笑著,然後低下頭看了一下手中的票。

  (小標題)我們和春節有個約定

  和霏霏同一站上車的還有一位爺爺帶著兩個男孩。哥哥叫續博(化名),今年十歲,穿著亮綠色的羽絨服,一笑眼睛都瞇了起來;弟弟叫續鵬(化名),今年7歲,是個容易害羞的小男孩,穿著和哥哥同樣顏色的羽絨服,總是往爺爺身後躲。“我們的衣服都是爸爸從重慶買來寄給我們的。”哥哥説。

  原來,兄弟倆的父母在異地打工,母親在福州,父親在重慶,兩個孩子從小在爺爺身邊長大,住在渠縣,每年只能在春節的時候和爸爸媽媽見一面。“雖然弟弟總是弄壞我的鋼筆和鉛筆,也會經常和我吵架,爺爺也會罰他,但是我們總是很快就和好了。”哥哥摸著頭不好意思地説,“我很愛弟弟”。

  “平時受了委屈,我會和爺爺説,因為爸爸媽媽不在家。”弟弟説,爸爸媽媽經常會給兄弟倆打視頻電話,去年春節,爸爸媽媽還帶他們去重慶的動物園玩,那是兄弟倆第一次去動物園,看到了鱷魚、河馬、蛇,是他們過得最開心的一個春節。

  夕陽西下,爺爺和兩個男孩坐在座位上,哥哥説到了重慶,爸爸媽媽會一起來接他們,他會告訴爸爸媽媽自己很想念他們。

  (小標題)哥哥帶我回家

  到包頭站的時候,一對兄妹上了車。哥哥叫一諸(化名),今年13歲,小臉蛋紅撲撲的,靦腆地笑著,身上穿著新買的黑色羽絨服;妹妹叫美琪(化名),是個性格活潑的小姑娘,穿著淺藍色的毛線裙子,“新衣服在箱子裏呢,過年再穿。”美琪説。

  據了解,兄妹倆的父親在包頭工作,因為今年過節要加班,所以只能把孩子送到火車站,到安康之後,舅舅會到車站接他們和媽媽、外婆一起過年。

  美琪拿著手機,和爸爸媽媽打視頻電話。哥哥安靜地看著妹妹玩耍,偶爾嗑幾個瓜子。“今年回去和外婆過年,能吃好吃的,還能玩。”妹妹説,“我回去想好好在安康轉一轉,已經有幾年沒回去了,記不太清楚什麼樣子了。”哥哥説著,眼睛卻時刻關注著妹妹,看著美琪在盛著開水的杯子裏兌了一點礦泉水試好水溫後,他才松了一口氣。

  在被問到春節爸爸沒法回來過年怎麼辦的時候,兄妹倆異口同聲回答道:“要打視頻電話祝爸爸春節快樂!”

  1月17日上午十點,列車抵達了安康站,哥哥牽著妹妹的手,小心地邁出了車廂,兄妹倆的臉上洋溢著笑容,步子輕快,近乎小跑著往出站口的方向去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5477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