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位扶貧幹部再也沒有回復的朋友圈
2019-10-25 08:10:49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馮永成(右一)生前在創辦的“菜籃子”基地幹農活。受訪者供圖

  “各位親朋好友、領導同事及同學們,當你們看到這條朋友圈時,我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是扶貧幹部馮永成最後的告別。地點顯示為廣東肇慶市第一人民醫院,發布人是他的妻子。

  他的生命定格在2019年10月8日,43歲。

  淚奔、心痛……很多親人、朋友、同事以及他幫助過的人,在留言中寫下了不舍與敬重。然而,他們再也收不到回復。

  現實版《白晝流星》

  10年前,父母突然失蹤,4歲的青青和大她兩歲的哥哥成了孤兒。

  馮永成“闖入”他們的生活。2016年5月,馮永成和村幹部一起入戶調查,當時,兄妹倆和奶奶一起住在泥磚房裏。見到陌生人造訪,他們馬上躲在奶奶身後。

  當時的場景刺痛了馮永成。他和村幹部現場就想做點什麼,以便幫到兩個孩子。

  “你們回去吧!”兄妹倆表現出來的卻是認生和抵觸。連續吃了幾個閉門羹後,馮永成第4次上門。

  青青回憶説,當時她和哥哥面黃肌瘦,目光呆滯,馮伯伯覺得他們可能病了,提出開車帶他們去鎮醫院檢查。兄妹倆同意了。

  “在等待看病的時候,我抱住兄妹倆,他們終于開口笑了。”馮永成生前接受本地媒體採訪時説道。

  就這樣,馮永成往兩個孩子家跑得更勤了。青青到了換牙的年齡,怕疼,不敢去醫院。一個晌午,土黃色的墻根印著明亮的陽光。“我歪著頭,馮伯伯輕輕搖動著我的牙齒。那一刻,他好像我的爸爸。”青青説。

  青青很懂事,她的哥哥希希卻讓“馮爸爸”很操心。男孩性格孤僻、叛逆,經常逃學,還有點小偷小摸,經常泡網吧。鄰居都有些不喜歡這個“問題少年”。

  馮永成沒有放棄這個孩子。

  他在隔壁村開辟了一個扶貧種植基地,駐村期間自己就住在基地旁的板房裏。他把希希帶到身邊一起生活,同吃同住半年,還帶著他一起參與勞動。

  如此情節,像極了今年國慶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祖國》中那個《白晝流星》的故事。

  時不時地,仰望著漫天星空,兩人就在田間地頭談起心來。寒來暑往,希希漸漸改掉了壞習慣。今年初,16歲的希希來到縣城,已開始打工養家。

  “考慮到他年紀還小,過早棄學將會遺憾一生,我幫他成功報名了肇慶市技師學院,我非常開心。”

  今年5月,馮永成寫下了這段話。不想兩個月後,他被查出已罹患肝癌。住院期間,他還不忘拜托扶貧工作隊的隊友黎福江為希希辦理了入學手續。

  3年後,這個曾經的問題少年,可能成為一名緊俏的技工。馮永成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然而,這個“闖入”他們生活的陌生人,在成了親人後,又輕輕地走了。

  “脫貧不能只脫一時,要脫一輩子”

  身著淺粉色護士服,頭戴長方形護士帽的覃大妹、覃小妹,在肇慶市復退軍人醫院工作已有3個月。

  今年7月,她們從廣寧縣衛生中等職業技術學校畢業,考取了護士執業資格證。

  3年前,初中畢業後,這對姐妹因為家裏經濟困難、父親身有殘疾,不得已告別校園,開始幫工掙錢。

  得知兩姐妹其實還想讀書後,馮永成登門找了她們的父親覃福興,勸説他同意兩個女兒繼續上學。

  但家裏確實困難,覃父很為難。

  “以為馮書記就是隨便一説,沒想到為這事來了我家十幾趟。”覃福興回憶,為了不讓自己犯難,他跑前跑後把上學的費用解決了。

  按國家有關政策,學校免除了兩姐妹的學費。馮永成還協調學校免去了她們的住宿費、水電費等其他費用。

  開學那天,馮永成開車送兩姐妹去學校。上學期間,他每個月打兩次電話,了解姐妹倆的學業和生活。

  “沒有馮書記和扶貧工作隊,我們就不會再讀書,就沒有今天的我們。”覃大妹説。

  今年5月,倆姐妹在村裏最後一次見到馮永成。“他還鼓勵我們‘護考’要一次考過。我們本想試用期一結束就去看他,沒想到……”覃大妹跟記者説起時,不禁掉淚,“上學幫助我改變了人生軌跡,希望我的所學也能幫助更多人。”

  “馮書記是好人”

  如今,馮永成工作過的5個貧困村已經發生巨大變化:鎮武村建起獨具嶺南特色的民居,青墻黛瓦錯落有致,大片水田生機盎然,成為肇慶建設新農村五個示范樣板村之一;大崗等4個村共有183戶540名貧困群眾達到“八有”標準預脫貧,每個村的脫貧率均在85%以上,整村脫貧已在眼前。

  出生在廣寧縣古水鎮崀仔村的馮永成,大學畢業後成為當地一名鎮幹部。2003年成為縣委基層辦的扶貧幹部,從此在扶貧崗位上幹了十多年。2016年,已在肇慶市自然資源局任職的他,響應精準扶貧號召,開始了駐村扶貧。

  在16年的扶貧工作中,馮永成多次榮獲各種表彰,先後被評為“優秀貧困村黨組織第一書記”“脫貧攻堅突出貢獻扶貧幹部”“廣東省百名優秀村黨組織第一書記”。

  不止有獎杯,馮永成在脫貧攻堅中的用心、用情、用力,還在群眾中贏得了口碑。

  馮永成的妻子是一名自來水抄表工,在他住院期間無法做到時刻陪護,而且還有上初中的兒子需要照顧。

  70歲的鎮武村村民梁秋英得知情況後,主動來醫院幫忙照顧了一個多月。馮永成腹腔積水,疼痛難忍時,梁秋英就在一旁給他揉肚子,就像年邁的母親守護著遭受磨難的兒子。

  梁秋英的大兒子李瑞平因殘疾十多年,又有5個孩子要讀書,是村裏的貧中之貧。3年前,一家七口還擠在歪斜、破舊的土坯房裏。馮永成一駐村,就幫助李瑞平爭取了8萬多元的建房補貼款,李瑞平一家終于建起了新屋,告別了危房。駐村工作隊幫助村裏辦起了扶貧農場,梁秋英得以在家門口找到一份月收入3000元的工作。去年,李瑞平家成功脫貧。

  “馮書記是好人,他需要人幫助,我應該去。”梁秋英來來回回重復這一句。

  10月8日,下午5點32分,馮永成的微信好友們,看到了一條從肇慶市第一人民醫院發出的微信朋友圈:

  “各位親朋好友、領導同事及同學們,當你們看到這條朋友圈時,我已離開了這個世界。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關心及幫助,雖然人間有愛,但疾病無情,我已無法戰勝惡疾,不能在扶貧的道路上繼續奮鬥,幫助更多的人。願大家一切安好!”(記者壯錦、田建川)

  (文中未成年人均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麻布織就“非遺之花”
麻布織就“非遺之花”
霜降時節 水鄉百姓熏豆慶豐收
霜降時節 水鄉百姓熏豆慶豐收
暢遊“粉色海洋”
暢遊“粉色海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149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