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撫仙湖突圍——一份審計報告撬動的環保“大文章”
2019-09-06 07:46:3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全國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撫仙湖有望解除“困局”。

  翻開幾年前的撫仙湖徑流區區域總體規劃圖,只見沿湖100米生態紅線內密密麻麻地分布著30多個待施工的項目,加上已有的30多個項目,整個湖都被包圍了。

  撫仙湖位于雲南省玉溪市澄江、江川、華寧三縣間,因湖水晶瑩剔透,周邊風景宜人,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撫仙湖周邊陸續建了20多家各級政府所屬的企事業單位,佔地1000多畝。再加上沿湖居住的人口日益增多、徑流區的挖礦活動增加,撫仙湖的生態遭到嚴重破壞。

  撫仙湖的儲水量為200億立方米,佔全國湖泊淡水資源總量的十分之一,相當于為每個中國人儲備了15噸可以直飲的優質淡水。但多年來,撫仙湖的水質不斷下降。

  玉溪市撫仙湖管理局副局長楊雲華説:“湖裏原本有25種土著魚,都是很珍貴的,據2015年調查,能看到的只有12種了。”

  轉機出現在2017年12月,雲南省玉溪市為保衛撫仙湖,開展百日攻堅“雷霆行動”,沿湖100米生態紅線之內全面實施關停拆退行動,歷時3個月,打響了撫仙湖保護控源截污第一槍。

  這一切,是由一份審計報告撬動的。

  執法遇到的都是上級單位

  撫仙湖的問題由來已久。

  面對撫仙湖這塊“肥肉”,有的官員就開始“抖機靈”。審計署昆明特派辦的李剛説:“原來的規劃圖劃定了湖邊一些禁止開發的區域。為了發展旅遊,相關部門就把禁止開發的區域調到了距離湖較遠的地方。要是不看規劃圖,單從數據上看,禁止開發的區域面積還增大了。”

  李剛2017年參與了對雲南省實施的政策跟蹤審計。在澄江縣上報的説明材料中,撫仙湖的保護治理壓力很大,該縣為保護撫仙湖大量舉債,縣級財政負擔較重。為此,從2017年8月開始,在審計署的統一部署下,李剛和同事四赴撫仙湖開展延伸審計。

  “公共資金運用到哪裏,審計監督就跟進到哪裏。”李剛説,第一次去撫仙湖,他們主要就是看錢花在哪兒。撫仙湖的保護治理持續多年,其間,各級環保部門多次前往督查,指出其中問題,玉溪市、澄江縣也作了一定的整改,比如搬遷了7000多名原住居民,關閉了撫仙湖周邊多個磷礦開採點、對沿湖魚塘進行“退塘還湖”等。但治理效果並不理想。

  李剛認為:“一些部門的督查主要是針對一個點或者幾個方面,有一些效果。但撫仙湖的保護是個係統工程,涉及因素眾多,況且,這其中還有多層級的上級單位,想靠一個部門推動,阻力很大。”

  楊雲華表示認同:“看著撫仙湖的水質越來越差,心裏很不是滋味。但當地政府即使再有決心,也無法單槍匹馬完成治理工作。”

  發展旅遊是省市定下的“大計”,撫仙湖周邊又都是“硬茬子”,且搬遷原住居民所需資金量以百億計,指望市縣去治理,根本不現實。審計組聽當地執法人員説過,以前他們上門執法,有些單位不配合,他們也沒辦法,“都是各層級的上級單位,一個縣咋管?”

  一份被批示的審計報告

  在核實資金使用情況時,審計人員注意到撫仙湖保護治理中的一些問題,而推動地方黨委政府聚焦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也是審計的重要目標之一。因此,審計人員再赴澄江,對撫仙湖保護和治理工作進行係統審計。

  李剛從小在洱海邊長大,“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那些“風花雪月”的故事不知聽了多少。他常把撫仙湖和洱海做比較:“小時候,洱海就像一面鏡子,蒼山的雪映照在洱海裏都能看得見。後來,因為發展和保護的矛盾沒有很好處理,洱海也一度受到污染。”李剛不希望撫仙湖走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

  李剛和同事們又出發了,這一待就是近一個月。

  “看到我們又來,縣裏奇怪。我説我們是來給撫仙湖保護想辦法的。”李剛回憶。

  縣裏的工作人員大為驚訝,在他們的印象中,審計就是專門找問題的,沒聽説過審計還能幫助解決問題。

  “一開始,他們其實也沒太當回事。”李剛説,各部門來了太多次,他們也習慣了,也不相信審計部門對撫仙湖保護能起多大作用,“而事實上,國家審計如今越來越重視環境審計工作,不僅查問題,還著重于解決問題和防范問題。”

  摸清基本情況是做好撫仙湖保護治理審計的前提。為此,審計組設計了詳細的表格,希望縣裏提供數據。但由于基礎工作薄弱,即使縣分管領導親自督戰,各部門報上來的數據仍有很多缺項。審計人員只能自己動手了。

  8月的雲南,紫外線格外強,他們乘巡邏艇去湖中心取水樣,被強烈的陽光曬傷;為了摸清污水排放情況,經常一天步行十幾公裏逐條查看入湖河流水況;徑流區范圍更大,為了摸清周邊房地産項目、農家樂、礦區等具體分布情況,他們也説不清爬了多少座山……

  情況比預想的還嚴重。審計人員發現,34條入湖的河流中,劣V類佔近三分之一,“感覺上就是黑臭水體”。沿著湖邊走,地産項目密集,沿湖企業密布,暗溝暗管時時冒著污水。大量原住居民仍住在生態紅線內,但未修建排污管網,部分農家樂甚至開在湖面上。湖體近岸水面上,浮萍密密麻麻,蚊蟲肆虐。周邊的山上大量被開荒耕種,一下雨,泥沙被衝入湖水……

  此後,審計組又兩赴玉溪和澄江,核查撫仙湖的污染成因,從規劃層面進行分析和取證。他們查閱了數百份規劃、賬本,逐一核實數據、細節,數十次修改審計信息,從撫仙湖污染現狀、保護與開發、債務防范等三方面揭示問題,並提出了建設性的審計意見。

  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召開,“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明確寫入十九大報告。審計署黨組立即作出部署落實,要在三大攻堅戰中充分發揮審計監督的作用。同年11月,關于撫仙湖審計的相關情況被審計署上報國務院,國家領導人很快作出批示。

  隨後,撫仙湖治理便走上了“快車道”。

  “再難,也得做下去”

  審計組的成員們至今還有些不敢相信,一份審計報告竟能撬動撫仙湖治理這麼大的工程。

  如今,撫仙湖保護治理已納入全國山水林田湖草修復工程試點,中央財政撥付專款支持撫仙湖和另一鄰近湖泊的保護治理資金到位15億元。雲南省委省政府召開專題會議部署撫仙湖保護治理工作,省級財政也加大投入力度,從2018年起每年給予6億元專項資金。玉溪市聚焦審計反映的問題,專門成立了保衛撫仙湖“雷霆行動”組,並在澄江縣設立常駐辦公室,先後組織了三期保衛撫仙湖“雷霆行動”。

  轟轟烈烈的保衛撫仙湖行動開始了。附近的村民説,從去年開始,撫仙湖周邊幾乎一天一個樣。截至今年5月,撫仙湖100米生態紅線內的建築均已拆除並恢復綠化,徑流區150多戶餐飲住宿戶均關停,3.08萬畝徑流區坡耕地、荒山已完成植被恢復,入湖的劣V類河流只剩2條……

  撫仙湖及周邊大變樣,水質惡化的趨勢得到了有效遏制。玉溪市來了場徹底的截污治污大治理。“雷霆行動”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跑遍了附近所有的鄉村,測算污水總量,然後啟動了151個村組截污治污工程建設米,截污治污能力明顯加強。

  同時,“雷霆行動”辦公室還主動實施了5.8萬畝耕地流轉休耕輪作,拆除了流域內138戶597畝蔬菜大棚,完成了沿湖100米范圍內2.27萬人搬遷前期工作,完成了撫仙湖徑流區規模畜禽養殖退出1090戶138萬頭……李剛説:“這些都是他們主動做的,他們其實一直也想把撫仙湖這個地方治理好,都是自己的家,是有感情的。”

  當地老百姓對撫仙湖的保護工作也很支持。退田還湖前,老百姓自己種蔬菜一年大概一畝賺1萬元左右,現在他們每畝地可以拿到3000多元的補償。撫仙湖管理處處長郭志雲説:“老百姓都支持保護撫仙湖行動,看到政府真的在恢復植被,沒拿地做其他生意,都很理解也高興。”

  經多方合力,撫仙湖保護治理工作取得了新成效,截至2019年4月,全湖平均水質穩定保持I類。環湖的永久性建築大部分都拆除了,不遠處的高爾夫球場也已拆除大半,計劃恢復成綠地或濕地,沿湖建起好幾塊大面積濕地,濕地上綠樹成茵,有些地方還種了紫色的薰衣草。沿湖邊慢走,青波蕩漾、微風吹拂,薰衣草的香味淡淡環繞。

  再往後,撫仙湖的指標每提高一個點,都將是成倍的巨額投入。比如幾萬畝生態濕地的建設維護、幾萬畝坡地的水土涵養,還有余下的原住居民搬遷……

  “我們測算了一下,資金需求量巨大,而玉溪市目前發行專項債券籌集到資金6.7億元,加上中央、省裏的補助,缺口還是很大。”郭志雲説,“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困難。現在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撫仙湖的保護是一個長期工程,過程肯定很難,但再難,也得做下去。”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張均斌 校媒記者 王軍利 李家樂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秋風起 湖蟹肥
秋風起 湖蟹肥
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投運在即
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投運在即
天空之眼瞰呼倫貝爾
天空之眼瞰呼倫貝爾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4966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