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盲人種糧模范“點亮”的脫貧路
2019-08-26 08:07:3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盲人種糧模范“點亮”的脫貧路

  廣西興安縣村民文教書致富不忘帶領鄉親們一起富

  在廣西桂林市興安縣崔家鄉石埠村,不少村民説起文教書都紛紛豎起大拇指:“這個人不簡單!”

  村民們説文教書不簡單,一是他作為盲人,能幹出正常人都做不到的一番事業,成為受政府表彰的種糧模范,另外就是他自己富了,還不忘帶領鄉親們一起致富。

  請人幫種田,貧困戶和殘疾人優先

  文良元是文教書的發小。記者見到他時,他正開著耙田機在作業,伴隨著隆隆的機聲,文良元幹得熱火朝天。

  “文教書家種的田多,要找人幫他幹,他對我很關照,掙錢的活首先想到我。”文良元現在是文教書的專職“農機隊長”,文教書購買的農機,基本上是他開著作業。“每年從他那裏領兩萬多元的工資。”説起這位發小,文良元滿是欽佩:“教書是殘疾人,本來我該幫他,可現在是我沾了他的光。”

  文良元如今日子過得很滋潤,去年剛幫兒子買了小車,還給兒子買了一臺小型挖掘機,“我們家能有今天,少不了文教書的幫襯。”文良元家先前過得很緊巴,是貧困戶,“過去買酒都經常找人借錢,現在天天有酒喝。”

  能幫鄉親們脫貧致富,文教書也很自豪,“我請人幫種田,優先照顧貧困戶和殘疾人,現在常年請8個人,農忙時最多請幾十個人,都是附近村民,很多是聾啞人、殘疾人。”

  文教書種糧規模最大的時候,有700多畝。那時很多村民都出去打工,地撂荒了,他就承包過來。這幾年,村民們也惜地了,合同到期想自己種,文教書的種糧規模減少到400多畝。即使這樣,他每年仍能産40多萬斤稻谷,發給幫他種田的村民20多萬元工資。

  見識文教書的“神奇”

  文教書的種糧之路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了。那時候,他種著自家的七八畝田。村裏誰出去打工,就把田送給他種。最開始嘗試耕作10畝荒田,收成不錯。隨後他又承包了30畝。他發現,越種越上手。搞規模種糧,收益很穩,不比搞別的差。于是他不僅在本村承包田地,還到鄰村租地,文教書種田的規模越來越大。

  很多人好奇,一個身體健全的人種這麼多地都不容易,像文教書這樣的盲人,怎麼可能做得到?

  採訪中,記者親眼見識了文教書的“神奇”。

  首先是他超常的記憶力。村裏哪裏是道路,哪裏是房子,哪裏有樹,全村有多少塊田,哪個地方是誰家的田,每塊田的田埂在哪兒,他都記得一清二楚。倣佛腦子裏裝著一套精密的電子導航地圖。不需要別人指引,他都能帶記者到任何想去的地方,甚至是精確到哪一塊田。

  手機中保存的100多個電話號碼,文教書都能倒背如流。只要跟他打過一次交道,告訴他兩三遍電話號碼,他就能牢牢記住。要聯係外面的老板,他隨口就能報出五六個號碼。採訪中,文教書業務繁忙,那部老式直板手機不時響起,憑著手機報出的號碼,他馬上就説出對方的名字。他一邊跟記者交談,一邊從容不迫地安排各種農活,調配人工、機械,聯係農資商、加工廠,讓接觸他的人都感覺“神奇”。

  雖然沒上過學,文教書卻有著非常厲害的口算能力,過去家裏養豬,收豬的老板用計算器按半天還沒算出來,文教書卻脫口就報出了數,和計算器算的不差毫分。他跟著別人去收稻谷,買了六十多包,一下就算出來了。“這多虧了爺爺小時候對我的訓練,冬天烤火時,爺爺就經常拿家裏賣稻糠教我算賬。”文教書説。

  讓人驚奇的還有他超常的感知能力。

  手握一根竹竿、腳穿一雙拖鞋,在不到30厘米寬的田埂上如履平地。文教書感知方式挺特別:靠竹棍敲擊出的聲音辨別方位,判斷水深,倣佛蝙蝠靠超聲波反饋來定位。

  當地農業技術人員介紹,盲人文教書能種好田,靠的是一套普通人不具備的“絕技”:“敲田‘看’水,摸苗知蟲,撫莖問症”。憑著一根竹竿的敲擊,就知道田裏該不該澆水了,用手摸一摸稻莖,就知道得了什麼病蟲害。

  雙手撫摸稻葉,根據葉子的形狀、質感,上面的蟲卵,就知道得了什麼病蟲害。像什麼紋枯病、稻飛虱、卷葉蟲,都逃不過文教書“敏銳”的雙手。

  紋枯病是水稻的一種常見病,往往造成谷粒不飽滿,空殼率增加。文教書上手一摸,就能判斷出來。“這種病一般發生在水稻秧苗期至抽穗期,抽穗前後最高發。最初在靠近水面的葉子上出現,摸到葉子上的病斑,就大體能判斷了。”

  文教書腦子裏也裝著一本日歷,哪天該買稻種,哪天該播種,什麼時候該田間管理了,什麼時候該收割了,他心裏計算得清清楚楚。每走到一塊田邊,他就能講出這塊田多大,種了什麼品種。走過一塊田時,他馬上能講出“現在是另一塊田了”。

  文教書種田的經驗也是源自多年的實踐學習,為管理好稻田,他一有空就請教農技服務中心的技術人員或其他種植戶。靠著驚人的毅力,文教書經過艱苦摸索和不斷積累經驗,種田的各個環節,從種到收,從田間管理到病蟲害防治到銷售,每個環節他都安排得井井有條,應付自如。

  感念他人的幫助,一直在努力回饋

  説起他的經歷,文教書的家人和鄰居們都感嘆他的不容易。他的父親文德增説,小時候為了補貼家用,文教書晚上下河捉泥鰍、摸田螺,第二天一早拿到市場賣。後來,還到桂林學過兩個月盲人按摩,也養過兔子、鴨子,養過魚、種過菜,開過小賣部,有的能賺點錢,但很多都賠了錢。這麼多年下來,文教書認準了,種糧還是最好的選擇。

  “現在種田不用交稅,還能領補貼,多好!”受益于國家惠農政策,文教書的種田熱情比剛開始時更高,種完水稻後,也嘗試種一些效益更高的甜玉米、糯玉米。

  回顧走過的路,文教書向記者袒露心聲,能成就今天的一番事業,有自己的艱苦努力,也有很多好心人的幫助,還有政府的關心扶持,這些他都銘記在心,希求回報。

  文教書因為從小弱視,他沒去上學,在家跟著大人幹農活。“小時候看東西就模糊,像在月光下一樣,那時候還能看路,能從田裏自己扛稻谷回家。17歲時突然加重了,以後越來越厲害,最後完全看不見了”。文教書回憶説。

  剛開始種田時,周圍的鄰居經常來幫忙。後來他在村裏開了一個小賣部,村民們也常幫他送貨。最初搞規模種糧時,他沒有經驗,管理很粗放,一畝地才産四百多斤稻谷。後來,縣鄉農技站給他指導,幫他把産量提高到1000多斤。買化肥農藥,有時候資金緊張,一些農資經營戶照顧他,讓他賒賬先拿貨,等賣了糧再去結算。有段時間,他嘗試種菜虧了本,縣鄉給他發了補助。他成為種糧大戶後,縣裏更是對他進行重點扶持。因為産糧多,除了交售給國家外,他還在縣裏幫助下開了米店,生意越來越紅火,自己的米不夠賣了,就從外面調米。

  十年前,政府補助了兩萬元,他蓋了一棟兩層半的小樓,那時村裏蓋樓的還很少。電視臺來採訪他,文教書説了三個願望:房子、老婆、小車,如今,他這三個願望都實現了。

  感念于這麼多人的幫助,文教書一直在努力回饋。文德甫是石埠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他身體有病,不能外出打工,主要靠妻子蔣秀瓊支撐家庭。文教書主動提出以每畝500元的價格承包文德甫家的3畝田,另外還長期聘請蔣秀瓊種田、殺蟲、曬稻谷、幫忙記賬等,除此之外還額外給她一些錢作為“家庭補助金”,每年讓這個貧困的家庭增加收入1.2萬多元。

  一位盲人,通過自強不息,成為種糧致富模范,還反哺社會成了脫貧致富帶頭人,文教書的事跡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2016年,他獲評“感動興安人物”,2017年,獲得興安縣“致富能手”稱號,2018年,文教書成為廣西殘疾人脫貧攻堅先進典型,還在自治區殘聯的組織下,作為殘疾人宣講團成員,到南寧、百色、河池等地參加巡回報告會。

  和普通人相比,文教書的世界是黑色的,但他的世界又豐富多彩;文教書雖然看不到這個光亮的世界,他卻用自己光和熱照亮溫暖著周圍的貧困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你好,我是婦好!
你好,我是婦好!
“十萬大山”秋色美
“十萬大山”秋色美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俯瞰大哈爾騰河
俯瞰大哈爾騰河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919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