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救護車途中偶遇車禍現場 接病患還是救路人?
2019-08-22 07:54:0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在出發轉運新生兒的路上遇到考驗 是直接接孩子還是救路人

  接病患途中前方出車禍 救護車先救傷者

  8月20日,山東濟南某醫院一輛救護車在出發前往轉運新生兒的路上偶遇一處車禍現場,現場多位傷者等待救治。這時候,醫護人員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救護車轉運新生兒遇車禍現場

  “我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回憶起當天轉運新生兒的過程,山東大學第二醫院新生兒科護士黃佳樂語氣仍有些激動。“20日早上10點多,我們接到德州市慶雲縣人民醫院的電話,説有一個35周的新生兒疑似肺部發育未成熟,已使用呼吸機輔助呼吸,需要轉到我們醫院。”黃佳樂説。

  接到轉運任務後,黃佳樂便和新生兒科醫生王亞雲坐上了醫院的新生兒轉運車奔赴慶雲縣。

  “我們當時車上帶著很多轉運新生兒的設備,包括恒溫箱和呼吸設備,但是剛開到機場高速25公裏處就遇到了大堵車。”王亞雲表示,當時他們下車查看情況,結果發現是一輛托運管材的貨車與好幾輛私家車發生了碰撞。

  “現場有好幾位傷者,大部分都受傷不嚴重,已經有人撥打了120急救電話,但是有一輛小汽車副駕上的女士看上去情況比較危險。我和王醫生趕緊上去查看,那位女士説她感覺胸悶頭暈,感覺頭和脖子撞到了。”黃佳樂回憶。王亞雲告訴北青報記者,她當時根據經驗判斷,這名女士有顱內出血的可能性,需要趕緊送醫治療。

  為救傷員救護車決定掉頭

  “我們的車是新生兒轉運車,車上的設備對成人很多都不適用,但是也沒辦法。”王亞雲返回車上,把所有能用的都找了出來,先為傷者戴上了頸托固定頸部,又給她做了吸氧和心電監護處理。“我給她做了靜脈注射的預置針,擔心她如果休克了醫院會不容易找到血管注射。”黃佳樂説。

  21日,北青報記者聯係到這位受傷的張女士,她表示,當時與丈夫還有同事在一輛車上,先是聽見一陣急促的剎車聲,然後突然感覺車尾受到了撞擊,隨即車的側面又受到了第二次撞擊。“然後車就失去了方向,我感覺自己撞到了頭和脖子就失去了意識,再恢復意識的時候王醫生和黃護士已經在救助我了。”

  剛處理完受傷的張女士,黃佳樂和王亞雲又發現另一輛車上還有一對母女受傷,只有四歲的女童受驚大哭,母親陶女士鼻部出血。

  “張女士的情況急需送醫治療,但是120的車堵在路上,我們想了想救人要緊,在跟慶雲縣人民醫院打了電話、確認了新生兒的安全後,決定先把這裏的傷者送回醫院治療。”黃佳樂介紹。

  新生兒當天順利轉運狀態平穩

  在現場交警的幫助疏通下,三名傷者坐上了原本的新生兒轉運車,十幾分鐘後便到達了山東大學第二醫院的急救中心。“我們跟急診也溝通好了,他們就在門口等著,我們一到就把三名傷者接過去安置了。我和王醫生又趕緊乘上轉運車,再次出發去慶雲縣轉運新生兒,當時也不過是中午12時左右。”黃佳樂説。

  由于慶雲縣離濟南較遠,來回的路程接近六個小時,黃佳樂和王亞雲當天晚上6時許終于成功把慶雲縣的新生兒轉運了回來,安排在了醫院新生兒科進行治療。王亞雲告訴北青報記者,目前新生兒生命體徵平穩。

  醫院工作人員王先生對北青報記者表示:“出診半路遇到重症急症到底救不救,是每個醫院的救護車都可能會遇到的抉擇。我覺得這次王亞雲醫生和黃佳樂護士的處理還是很得當的。”

  據他介紹,目前車禍傷者張女士20日入院後進行了顱腦及頸椎CT檢查,未發現器質性病變。由于她仍有頭暈、頭疼感覺,症狀減輕後即可出院。陶女士母女沒有發現大礙。

  張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受傷醒來後看到現場有醫護人員在處理自己的傷情,感覺很踏實。“還好碰見了王醫生的轉運車,她們及時救治了我,不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危險,真的非常感謝。”(記者 李卓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空之眼瞰昆明
天空之眼瞰昆明
緊急迫降
緊急迫降
巴黎:夏夜蒙馬特
巴黎:夏夜蒙馬特
古村新韻
古村新韻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905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