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雪山深處“別樣”理發師
2019-07-30 10:13: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7月30日電  題:雪山深處“別樣”理發師

  新華社記者 陳尚才

  院子裏陽光和煦,院外白雪皚皚,旦增索朗搬出方凳,拿出電推剪、平剪和梳子。他身穿羽絨服,腳蹬大頭皮鞋,膀搭一條藍色毛巾,搖身一變,就從鄉長變成了地道的“理發師”。

  “來理發!來理發!”聽到吆喝,鄉裏亟待理發的人,一個個來到旦增索朗家裏。只見他不慌不忙,調試好工具等,笑嘻嘻地問:“誰先來?”

  因為地處喜馬拉雅深山,交通不便,人口稀少,西藏阿裏地區札達縣楚魯松傑鄉境內無人開設理發店。幹部群眾在深山放牧巡邊,理發成了難辦之事。

  穿了白大褂的次仁頓珠,搶先一步坐在小凳上。旦增索朗欠下身子,用左手輕撫後頸,右手浸濕毛巾擦拭頭發,熟練地用平剪將頭發打薄,再拿起電推剪將兩鬢打短。

  旦增索朗説:“頭發理短,人就精神了!”

  旦增索朗理發只有兩種發型——整體短發和兩鬢短發。“理發免費,洗發自理,頭套布自帶。”這是他的理發告示,鄉裏人人知曉。有人用塑料袋套頭,有人用舊襯衫裹脖,有人借白大褂代替,還有人幹脆光著膀子。

  理發這門手藝活,是旦增索朗自學來的。讀書時,他就在老家村莊裏和鄉親們相互幫忙剪頭發:將兩鬢頭發理短,頭頂毛發剪薄,總體收拾齊整。參加工作後,凡到理發店剪發,旦增索朗就會多留個心眼,看理發師怎麼剪發如何造型,他對理發這門手藝愈有心得。

  山裏的群眾沒有發型的概念,平常都是男人們相互剪一剪,婦女們編辮子留長發。鄉長會理發這事讓楚松村的群眾驚嘆,男人們慕名前來,請鄉長理發。慢慢地,旦增索朗就成了鄉裏幹部群眾的“理發師”。

  在楚松村楚魯組,48歲的次仁貢桑是深山裏的另一位“理發師”。他告訴記者,第一次給村民剪發自己心裏也沒底,就想反正能剪短就行。慢慢地,剪的次數多了,他也就學會了頭發造型。“無藝人膽大”的他,理發手藝是經年累月練出來的。

  “這裏大雪封山半年,以前大夥都不理發,相互看著也習慣。這些年,人人都愛幹凈,再像牦牛一樣留著長發,會被人取笑的。”村民托美旦增説,“我們村就屬次仁貢桑頭發剪得好!”

  小學校長多布傑也是一位自學成才的“發型師”。他的固定“顧客”是小學裏的10個學生。鍋蓋頭、心形頭、蘋果頭、齊耳短發、閃電流線頭……各種或土或洋的發型,都能在多布傑的手底下變出來。

  精湛的理發手藝是惡劣的環境逼出來的。

  2015年7月,24歲的多布傑分配到楚魯松傑鄉蘋果小學任教。到校不久,他就發現沒人給孩子們理發。思來想去,他決定自己網購工具,跟著手機App教程自學理發。

  眼裏過千遍,不如手上過一遍。鄉幹部洛桑自告奮勇成為多布傑的第一個“顧客”。多布傑一邊看視頻一邊學著剪,剪著剪著就把洛桑的發型剪亂了。就這樣,一次次失敗過後,多布傑逐漸掌握了理發的技藝。

  “老師,給我剪一個酷酷的貓臉發型。”8歲的拉巴次仁坐在凳子上,滿臉期待地説。小女孩旦增曲珍接過話説:“我們抓只貓放你頭上,讓貓啃一啃就成貓臉頭了!” 旁邊的孩子們笑得前俯後仰。

  多布傑將剃頭刀在帆布條上來回蹭了幾下,從發際一刀下去,直剃到拉巴次仁後腦勺下的凹陷處,如同在地球上開採了一條寬敞的道路,將其分隔成左右兩個半球,後來逐漸縮小包圍圈,理成了一個“蘋果頭”。

  半年前,學校分配來了旦增色珍和桑吉兩位女老師,也給多布傑的理發工作減輕了負擔。如今,兩位女老師每天負責給女孩子編辮子、打理頭發,多布傑再也不用給女生剪短發了。

  艱苦奮鬥,自力更生。雖然地處深山、艱苦異常,但深山裏的幹部群眾始終幹凈清爽。“一個人,頭發臟亂就顯得沒精神;一個鄉,人人幹凈清爽就顯得朝氣蓬勃。”旦增索朗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合肥:戲水享清涼
合肥:戲水享清涼
高溫下的勞動者
高溫下的勞動者
上海:博物館奇妙“夜”
上海:博物館奇妙“夜”
大熊貓過生日
大熊貓過生日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815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