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紅“80後白發幹部”李忠凱:盡心為公 無意染白發
2019-07-01 08:58:02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網紅“80後白發幹部”李忠凱:

  獲提拔仍不離脫貧攻堅一線 盡心為公 無意染白發

李忠凱設定2019年目標,再脫貧47戶181人。

李忠凱帶病堅持工作。

李忠凱走在鄉鎮路上。

蜿蜒的山間小路,從新建的灣碧鄉政府背後向山頂爬升。

因為此照,李忠凱一度成為網絡焦點。

  李忠凱病了。右手打著點滴,左手拿著手機,獨自坐在鄉衛生院病房,看著“學習強國”。

  面對突然造訪的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今年39歲的李忠凱有點無措,一會兒喝水,一會兒望著吊瓶,一會兒又轉頭看看窗外被大風撕扯的芭蕉葉。

  7個月過去,他似乎仍沒有適應來自外界的過分關注。

  彼時,一張從未刻意為之的工作照,將這個生活工作在金沙江邊的男人,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迎來了萬千掌聲、讚譽,也有質疑。直到現在,“80後白發幹部”熱度依舊不減,他同期的影響力,在網絡上依舊遙遙領先,高于74%的社會事件……

  春秋交替,終是回不去了。

  公示之後,李忠凱已被提拔為雲南楚雄州大姚縣政協副主席。何時履新?他説“聽組織安排”。

  堅守脫貧攻堅一線,即是李忠凱的現狀,也是他的初心。

  白與紅

  一紙公示,將80後白發幹部貼上網紅的標簽

  如不是州委組織部發布的州管幹部任前公示公告,李忠凱所在的灣碧鄉,這個位于金沙江邊的偏僻鄉鎮,恐怕至今仍默默無聞。

  灣碧鄉,地處金沙江畔的幹熱河谷區域,散落著以傣族、傈僳族為主的124個寨子。常年交通閉塞加之觀念落後,截至今年5月,仍有兩百余人處于貧困線以下。

  但碧綠的金沙江,給河谷賦予了豐富的可能性,正如其簡潔而富有希望的名字——灣碧。

  2012年,大姚縣金碧鎮副鎮長李忠凱調任灣碧鄉,任黨委委員、副鄉長,主抓觀音岩水電站移民搬遷工作。

  彼時,整個觀音岩水電站的庫區移民,灣碧鄉佔到45%,多達3019人。作為鄉鎮幹部,日夜駐扎在村裏,一個月回不了家是常事,李忠凱就有過50多天沒回家的經歷。經過反反復復地宣講,接待高達數千次的村民走訪和矛盾處理後,2014年7月,灣碧鄉移民工作成功完成。換了住所、重分了土地,李忠凱又馬不停蹄抓扶貧,興建鄉村基礎設施,改善村民居住條件。到2017年,灣碧鄉與之前大變模樣。

  2018年10月,楚雄州委將已擔任灣碧鄉黨委書記的李忠凱,評為擔當作為的優秀基層幹部。一個月後,11月16日,楚雄州委組織部發布州管幹部任前公示公告,擬提拔李忠凱為大姚縣政協副主席。

  正是這紙公告,將在基層默默工作的李忠凱,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公告上,李忠凱頭發花白、皮膚黝黑粗糙,看上去全然不像1980年8月生人,有網友甚至認為他“快退休了”。很快,包括大姚縣委組織部、楚雄州委組織部及李忠凱本人都做出解釋,外貌與年齡落差“主要是基層工作的艱辛與遺傳因素”。

  輿論就此反轉,李忠凱被貼上了“80後白發幹部”的標簽。當然,一片讚揚背後,偶爾也夾雜著一些對他個人經歷的質疑。

  是與非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李忠凱一直無法理解那些無厘頭的質疑

  一夜網紅,李忠凱的一舉一動也因之被聚焦。這給他的工作和生活,多少帶來了一些影響。

  李忠凱一度拒絕接受採訪,就算今年1月,被確定提拔為大姚縣政協副主席,他也沒再通過媒體發表過多感慨。他説,希望這樣能讓自己回到平靜的生活中去——他無法理解那些無厘頭的質疑。“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他反復重復。

  2019年5月17日,與記者見面那天,李忠凱剛從新疆考察回來,發著高燒,在灣碧鄉衛生院打著點滴。

  “我中專畢業就參加工作了,那時候,中專生是要包分配的,成績不好的才上高中。”李忠凱又一次回應質疑。

  事實的確如此。

  1980年8月,李忠凱出生在大姚縣一個貧困家庭,父母都是地地道道農民。初中畢業那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被楚雄農業學校林業專業錄取。

  1999年10月畢業後,李忠凱被分配到大姚縣原七街鄉林業站工作。在這裏工作了7年,期間通過函授完成了大專課程,後被調到金碧鎮擔任副鎮長一職。

  2012年,李忠凱來到灣碧。也就是在灣碧鄉的這7年風吹日曬,“塑造”出了後來廣為人知的“80後白發幹部”形貌。

  他曾想過通過媒體解釋,他19歲就參加工作的原因,但最終放棄。“嘴長在別人身上,隨他們説吧。”他説。

  但是有了這麼一次被萬眾矚目的經歷,他開始關心起自己的身體來。

  因有醫生隔空給他做過診斷——他屬于“過勞肥”的身材和精神壓力大的白頭。這種症狀,如果不及時調整,會引發各種病症。

  他開始減肥,早上按時吃飯,中午吃七分飽,晚上只吃菜。一頭花白頭發,也不再染黑。

  一日工作結束後,如果有時間,他一定會在場鎮的公路邊一個人走走,給上小學的女兒打個電話。

  去與留

  “那裏是脫貧一線,我還不能走。”

  縣政協副主席的辦公室在縣城,但很少打開

  大姚縣政協副主席的辦公室,在縣城。不過,很少打開。李忠凱的心還是在灣碧鄉。“那裏是脫貧一線,我還不能走。”

  堅守一線,是李忠凱的現狀,也是他的初心。

  這7年,李忠凱對灣碧鄉的村村寨寨,可謂了如指掌。他沒法在短時間內離開。

  時至2018年底,灣碧鄉已有1589戶6264人成功脫貧,但還有58戶219人未脫貧。他定了目標:2019年底,再脫貧47戶181人。

  這個目標,看似簡單,但在灣碧,這個前往縣城都需要整整6個小時路程的鄉鎮,真的是“最難啃的硬骨頭”。實現脫貧後,如何保證不再返貧,則是隨之而來又不得不面對的新問題和新壓力。

  李忠凱很頭疼。

  他知道,僅僅把眼光放在灣碧鄉和大姚縣本土,要實現脫貧致富,幾乎不可能。他必須“兩手抓”:一手抓黑桃、花椒、芒果、土豆、白蕓豆等種植業和生豬、黑山羊、黃牛等養殖業;一手抓技能培訓和勞動力轉移就業。

  3年來,灣碧種植業異軍突起。以碧拉乍村鄒家窩鋪組貧困戶李玉祥為例,他一家四口,幾年前僅靠傳統的種養殖維持生計。在灣碧鄉大力發展核桃、青花椒和白蕓豆的種植後,去年依靠銷售農産品,收入便超過4萬元。加上兩個兒子外出打工的收入,去年全家年收入已近10萬元。“去年吃喜酒,我倆遇到。李玉祥腳上穿著一雙阿迪,他愛人穿一雙貝殼頭。比我都穿得好。”李忠凱笑道,一旁的李玉祥則已笑得合不攏嘴。

  如何實現灣碧經濟穩定發展,李忠凱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大姚縣之外的整個中國——加大對全鄉勞動力的技能培訓和就業規劃。

  近前,他去了一趟新疆,在那裏找到了大量的可租種土地和需要勞動力的工廠。回來沒幾天,盡管感冒發燒,嗓子疼得冒煙,李忠凱仍趕著時間召集全鄉的村幹部開會,通報考察結果。

  他認為,輸送閒置勞動力外出就業,甚至租種閒置土地,是一條可持續發展的增收路子。“已經開始規劃了。”他説。

  公與私

  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

  他知道對家庭的虧欠——每談及此,他總報以沉默

  李忠凱並不關心自己什麼時候離開灣碧。現在,他仍然一心撲在灣碧鄉的脫貧致富工作上。7年來,他幾乎沒有在168公裏外的縣城家中,陪女兒過一個完整的寒暑假。回家路遙,加上基層工作繁瑣,盡管鄉上有上10天班休4天假的規定,但他從未連續休過4天。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他知道對家庭的虧欠——每談及此,他總報以沉默。無法獲知李忠凱沉默之下的內心情況,但從他對村裏一位老人的關愛能看出,他在盡力彌補一些缺憾。那是一個89歲的老人,叫李蘭珍,與70歲的兒子相依為命。李忠凱每次到碧拉乍村,都會給她帶上糧油和生活必需品。足足六年,從未間斷。李蘭珍也把他當作自己孫子,一見面就牽著手,嘮著家常。説到動情處,李蘭珍甚至幾度哽咽,反復感謝李忠凱多年來的關心和幫助,並祝福李忠凱順順利利,長命百歲。……“聽組織安排。”對于履新和回家團聚,李忠凱沒有口號,平靜如水。(記者梁波 刁明康 謝凱 攝影報道)

  脫貧樣本

  年産值超3200萬元

  一棵百年核桃樹,見證山鄉産業脫貧

  一個到縣城坐車要6個小時,多數村民居住在交通極為不便的高山密林中的小鄉鎮,如何讓老百姓真正實現穩定脫貧致富?

  大姚縣灣碧鄉拿出了具體措施: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因地制宜,大力發展特色産業;提高就業能力,輸出勞務人員。

  而在特色産業發展中,灣碧鄉緊抓大姚縣“中國核桃之鄉”的平臺和自身條件的優勢,累計投入2295.305萬元,持續推進核桃及其他特色産業發展。

  如今,灣碧鄉的核桃已從偏遠山村,走出大山,走向全國,種植面積擴大到11萬畝,年産量1792噸,産值達到3226萬元。

  一棵百年核桃樹

  見證窮山村變遷

  灣碧鄉碧拉乍村,海拔超過2500米。蜿蜒的山間小路,從新建的灣碧鄉政府背後向山頂爬升。

  從山腳抵達村莊,駕駛車輛,需要一個小時。

  曾經,這裏是灣碧鄉最貧困的村莊之一。村民們回憶,在2015年沒有建成通村公路之前,從山上背一背簍土特産到山下賣,再從山下買些生活必需品回到家中,需要整整一天,“種出來的東西賣不出去。”那時候村民們的吃飯問題,就靠在山上種植土豆、玉米,偶爾到山下出售一些雞蛋,換鹽。

  碧拉乍村鄒家窩鋪組村民李玉祥家門前,有一棵百年老核桃樹,每年可結出幾百斤果子,但是交通不便,這棵從祖上留下的果樹,並沒有為他家帶來什麼改變。

  2013年,碧拉乍村的通村公路開建。山高林密,旁邊是懸崖,27公裏村道,足足修了2年。又過了2年,直到2017年,這條路才全部完成硬化。

  在碧拉乍村通村公路開建的同時,灣碧鄉也開始大力發展經濟果木種植。依托各個村莊的有利地勢和氣候條件,灣碧鄉制定了“山上核桃、山下花椒,林中牛羊、江中水産,江岸熱果、江上旅遊,甘蔗紅糖、特色冬早”的産業發展思路。

  地處高山的碧拉乍村,恰好適合種植核桃。村民李玉祥一家4口人,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核桃和花椒的種植上。

  小核桃做成大産業

  年産值超3200萬元

  大姚縣素有“中國核桃之鄉”的美譽。

  2015年12月,楚雄網便報道,隨著核桃産業的發展,以核桃為主的綠色食品加工企業應運而生。大姚縣已建成以核桃為主要原料的加工和商貿企業20余家,全縣發展林業專業合作組織71家,建成了大姚核桃文化産業園,全縣共命名60個核桃專業村、137戶核桃專業戶和40戶核桃營銷大戶。大姚被認定為全國首家核桃生物産業基地,“大姚核桃”成功申報注冊為地理標志保護産品,並榮獲中國馳名商標。

  依托“大姚核桃”這個品牌和縣裏的商貿企業,原本交通不便的灣碧鄉核桃,走上全面發展的道路。

  李玉祥家的那棵百年老樹,也得到了“大顯身手”的機會。

  據介紹,連續幾年,灣碧鄉累計投入2295.305萬元,持續推進核桃及其他特色産業發展,全鄉核桃種植面積擴大到11萬畝,年産量達到1792噸,産值達到3226萬元。

  李玉祥去年就把住了幾十年的土房推倒,從山下買來鋼筋水泥,動工建起了二層樓房。對于建房資金,他笑著説“不擔心”。

  而在碧拉乍村的另一戶民房前,還停著一輛嶄新的中高檔越野車。車主不在家裏,車主的哥哥介紹,弟弟近年來除了自己種植核桃和花椒,還當上了小老板,專門從村裏收購核桃運到縣城去銷售,“走上了致富路”。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梁波刁明康謝凱

  大姚縣灣碧鄉脫貧進程

  灣碧傣族傈僳族鄉轄12個村委會,2017年末,全鄉人口5915戶18154人,2013年精準識別出貧困戶1647戶6483人。

  2016年-2018年,灣碧鄉投入産業扶貧資金2295.305萬元發展以核桃、花椒、芒果為主的種植業和以生豬、黑山羊為主的養殖業。

  截至2018年底,灣碧鄉投入保障安居、推進基礎設施建設資金4279.4萬元。

  2014年-2018年,灣碧鄉共脫貧6264人。截至2018年底未脫貧58戶219人。2019年計劃脫貧47戶181人。

  脫貧數字

  全國農村貧困發生率從97.5%降至1.7%

  從焦裕祿到孔繁森,再到李忠凱和駐村第一書記,70年裏,特別是近7年來,我國農村經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扶貧項目緊扣時代之需,從單一的吃穿住,深入推進到産業、就業、光伏、電商、教育、生態扶貧等方方面面。

  從1981年末到2013年末,我國累計減貧8.53億人。

  從2013年至2018年末,我國連續6年超額完成千萬減貧任務。6年間,全國累計減少貧困人口8239萬人。

  截至2018年末,全國農村貧困發生率從1978年的97.5%降至2018年末的1.7%。

  在人才保障上,截至2018年末,全國已累計選派第一書記45.9萬人,現在崗20.6萬人。(記者梁波 刁明康 謝凱)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荷塘美如畫
夏日荷塘美如畫
天津:防務車輛裝備展 帶你過足癮
天津:防務車輛裝備展 帶你過足癮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新疆哈密“奇石宴”引遊人
新疆哈密“奇石宴”引遊人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69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