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既要溪水清,又要豬兒歡——福建新羅區生豬養殖“治污記”
2019-03-25 14:48:2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福州3月25日電 題:既要溪水清,又要豬兒歡——福建新羅區生豬養殖“治污記”

  新華社記者項開來、陳弘毅

  三月的閩西老區春光明媚,清甜的空氣中溢滿了花香。走進福建龍岩市新羅區大池鎮大東村,三百多年的古榕抽出了新芽,清澈的溪水緩緩流過,新修的溪畔棧道蜿蜒曲折。

  外人難以想象,兩年前溪旁還是大大小小幾十家生豬養殖場,豬的排泄物未經處理直排入溪。一到夏天,村裏臭氣熏天,村民經常被小黑蟲叮滿紅包。

  新羅區是福建生豬重點産區之一,最高峰時年出欄170多萬頭。“房前屋後空地幾乎都被利用起來養豬。”雁石鎮黨委書記吳志煌説。

  無序養殖帶來環境不堪重負。雖然新羅區擁有70%以上的森林覆蓋率,但與青山相伴的卻是“黑水” “臭氣”,小流域基本都是劣五類黑臭水體。

  從2009年開始,當地黨委政府多次下決心整治生豬養殖業污染,但由于基層執法力量有限,環保檢查難以“全覆蓋”,養殖戶和執法部門經常玩“躲貓貓”,成效都不理想。

  “經常是幹部前腳剛離開,養殖戶後腳就開始偷排。更為甚者,不少村民趁著深夜四處丟棄病死豬,最高峰時全鎮一年有上萬頭,環境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大池鎮黨委書記蔡藝勇坦言。

  2017年初,嚴重的生豬養殖污染導致轄區水質持續惡化,大池鎮被區裏“黃牌警告”,如果環境再無明顯改善,養豬業將可能“整體退出”。

  消息一出,大大小小的養殖戶們坐不住了。大家紛紛到鎮政府討説法:“這是我們的飯碗,不養了日子咋過?”

  “養豬是大家的‘飯碗’,黨委政府也希望大家能端穩飯碗。但如果任由偷排漏排,環境質量持續惡化,最後全鎮生豬養殖被‘叫停’,損害的是大家共同的利益。”鎮幹部一席話説完,養殖戶們開始反思。

  豬要養,人也要活。在政府的組織下,養殖戶們遠赴廣西等地學習環保經驗,引進先進技術進行環保“升級”。根據環境承載量,大池鎮生豬存欄量比高峰時下降了一半左右,並向規模化養殖場集中。房前屋後的“小、散、亂”養豬場全面清理,規模養殖場則選擇遠離村莊。全鎮1千多家養豬場,目前只剩下100多家規模化養豬場。

  養殖戶吳美月2017年投入200余萬元對豬場進行改造,引入了大型機械設備,豬的排泄物混合了菌種充分發酵後轉化為有機肥,實現了無害化處理。

  “過去的環保是‘做給政府看’,現在是‘做給自己看’。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查看環保狀況,要是因環保問題被關停,損失太大了。”吳美月説。

  “養殖戶之間互相監督、村民義務監督、鎮裏還組建了河道專管員隊伍,一有偷排就有無數眼睛盯著,一有舉報必有執法,”大池鎮養豬協會會長黃炳榮説。

  今年正月十四,一家種豬場趁著夜色偷偷排放污水。不到一小時,區環保局執法人員就敲開了豬場大門,負責人傻了眼:“你們是怎麼發現的?”原來,河道專管員深夜巡邏時發現河道異樣,村民也趕來指引,迅速鎖定污染源取證。

  如今,全區流域生態整體好轉。在雁石鎮大吉村,曾是黑臭水體的大吉溪如今清澈見底,消失多年的水草、小魚又回來了。

  “一豬獨大”的局面正在改變。大東村副主任吳江龍告訴記者,一開始村民也很不理解,特別是小型養殖戶轉産轉業難,後來通過工廠打工、特色種植等逐步消化,慢慢大家也都接受了。記者在村裏看到,拆除的豬欄被復墾為農田,種上了百香果、蓮藕等特色農産品。過去不敢想的鄉村遊,如今也開始擺上議事日程。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花開映坦途
花開映坦途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279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