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這種新玩法,夠不夠“硬核”?百公裏越野 限時到終點
2019-03-19 08:18:15 來源: 成都商報電子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鈞月在比賽途中拍的照片

  這是一種怎樣的比賽

  選手自帶裝備(頭燈、帳篷、補給品等),在關門時間(即規定時間)內到達終點,最先到達的玩家會有高額獎金。此外,賽道中間還會設置若幹CP點(補給點),每一個CP點間,都設置了關門時間,如果你無法在關門前到達,那你將被淘汰。

  這是一個怎樣的産業

  目前來看,國內越野跑賽事,主要由以中國登山協會為代表舉辦的頂部賽事和民間組織的賽事組成。一場越野跑比賽的成本支出主要由探線(探索開發比賽線路)、物料制作和運輸、醫療安保等公共資源、選手服務及高山救援組成,而從收入來看,一場越野跑比賽的收入主要由選手報名費、政府補貼和商業讚助組成。

  “現在是決定生死的時刻,不要猶豫,一起往下跑!”鈞月透過磅薄雨幕對身邊同伴喊出這句話時,山洪已經淹沒了她的腳踝。此時,他們正處在貢嘎山一處小山坡上,耳邊眼前充斥著電閃雷鳴。

  雨是從零點開始下的,剛開始只是淅淅瀝瀝的小雨,不久便轉為摧枯拉朽的陣勢。鈞月當機立斷,帶著另外兩位夥伴,順著滾滾而下的山洪一起往山下公路衝去……

  ——這是去年8月20日淩晨的一幕,鈞月正處在環貢嘎山百公裏越野跑倒數第二個與最後一個CP點(百公裏越野賽中的補給點)之間。此時距離開賽已過去19個小時,通往成功的大門,將在9個小時後關閉。

  這是一個成都百公裏越野跑“頭號玩家”的故事。

  比賽

  分三年時間跑完整座貢嘎山

  當你在朋友圈炫耀42公裏馬拉松的時候,已經有人將陣地從城市轉到野外,玩起了百公裏越野跑了。從Vibram香港100公裏超級越野跑,到TNF北京國際越野跑挑戰賽,再到四川,這項有別于傳統馬拉松、十幾年前就從國外傳到國內的比賽,直到4年前才在川內真正興起。

  2015年,100名百公裏跑者和100名50公裏跑者沿逆時針方向出發,涌上尚未經水泥硬化的賽道,第一屆環貢嘎山百公裏越野跑開跑。

  環貢嘎山一周大約300公裏,賽事主辦方——四川省登山協會將整條路線分割成三個一百公裏,選手分三年時間跑完整座貢嘎。高敏是四川省登山協會副秘書長,已連續四屆擔任環貢嘎山百公裏越野跑裁判長,在他看來,四川發展百公裏越野跑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四川的戶外條件,在全國來講都是數一數二的。”貢嘎山平均3500米以上的超高海拔,讓四川省登山協會對選手身體素質作出了更高要求:不僅要有馬拉松的完賽記錄,選手的體檢表還必須在三個月以內。即便門檻在不斷抬高,百公裏越野跑玩家還是慢慢延展到更廣泛的群體。高敏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去年報名消息發出去後,半天時間我們就收到了600余人的報名申請,最終我們在千余人中選了120人參加百公裏越野跑比賽。”鈞月是其中之一。

  玩家

  玩的風險 暴雨、山洪,被困約20分鐘

  12歲就隨同父母來成都,大學畢業後,2012年回成都,33歲的鈞月,是名副其實的成都百公裏越野跑“頭號玩家”。

  2015年,鈞月還只是一名婚紗設計師,這之後,她從一個馬拉松跑者,逐漸蛻變成資深百公裏越野跑玩家。就在去年,鈞月參加了大小越野跑比賽近40場,百公裏級別的就有10場左右。

  在結束2018年環貢嘎山百公裏越野跑後不久,鈞月參加了在意大利阿爾卑斯山區舉行的TOT DRET越野賽(百公裏級別),以40小時22分的成績,拿到了女子年齡組冠軍。

  即便參加過國內外眾多賽事,鈞月對貢嘎山依然有著特殊感情。鈞月一直對去年環貢嘎山百公裏越野跑經歷的山洪記憶猶新,在暴雨中被困約二十分鐘後,四川省登山協會救援隊到達,兩個小時左右,山上剩下的三十余位跑者悉數被救援隊帶到安全位置。

  組委會最終決定中止比賽,並將最後三十余位玩家都視為完賽。對于中止比賽這件事,鈞月覺得“組委會很人性化”,因為“完賽與否並不重要,而生命只有一次。”“因為去年比賽路線靠近公路,所以救援速度很快。但如果是無人區,那麼救援速度將大打折扣。”鈞月説出了她的擔憂。

  除了山洪,事實上,在貢嘎山上,每年都會有不同的故事發生。就在2015年,選手們淩晨五點從起點出發,中午十二點,正在翻海拔4600米埡口的選手迎面遭遇了暴風雪,救援只能靠人力擔架。“天氣是影響越野跑的一個最大因素,高山救援一直是國內百公裏越野跑面臨的最大難題。”高敏告訴記者。

  “安全保證是中國越野跑的弱項,目前不能直接調用直升機救援。”高敏告訴記者,在四川,山地救援工作大部分都由四川省山地救援隊承擔。

  玩的成本 一場比賽要花約5000元

  自2017年開始,中國百公裏越野跑呈現井噴式發展,各個城市各種項目層出不窮,對于玩家來講,賽事方的服務水平是吸引他們參賽的重要原因之一。

  放到當下來看,國內每周都有不同規格的越野賽進行,但在鈞月看來,一些民間組織如若不具備相應能力,就會導致安全、糾紛等一係列問題,“這是國內行業還沒完全規范的原因。”

  即便如此,鈞月每年還是能感受到國內比賽的進步,甚至覺得某些比賽做得比國外還要好。“國外補給品比較單一,而國內某些比賽的補給更加多元有趣。比如金堂越野跑,跑完了還可以在補給點燒烤、吃串串火鍋。”

  想要拿到百公裏越野跑“頭號玩家”的入場券,也並不是那麼容易。

  參加一場百公裏越野賽的時間成本,大概在5天左右,加上報名費、裝備、訓練等花銷,僅一場比賽,就要花費玩家5千元左右的成本。

  在四川范圍內,從高敏提供的信息來看,歷屆環貢嘎百公裏越野跑中,四川選手的完賽率在70%以上。

  高敏認為,“貢嘎山起點就在3500米,而國外大多數山峰最高海拔只有兩三千米。四川人能適應這樣的氣候條件,特別是出去參加有大爬升和復雜路況的比賽,四川人也非常有優勢。”

  有意思的是,相比其他地區的越野跑玩家,“四川玩家真的是玩家,很多四川玩家會想著怎麼吃,怎麼玩,怎麼旅遊,比賽只是他們的計劃之一。”鈞月笑著説。

  産業

  難題:

  如何變得更加商業化

  不止是參與比賽的玩家,賽事方想要拿到入場券也絕非易事。

  舉辦類似環貢嘎山百公裏越野的比賽,所花費的經費都是百萬級別,而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政府承擔了大部分支出。如何將越野跑賽事變得更加商業化,高敏認為這是國內越野賽的發展難題。

  對標知名的法國環勃朗峰越野跑,高敏將國內越野跑比賽形容為“保姆式比賽”。“環勃朗峰越野跑的很多CP點都在村莊,比賽期間運動員吃住都在當地人家中,完賽後,獲得的紀念品也是當地人手工雕刻的木制品,這帶動了當地的經濟,政府在其中只充當了資源協調的作用。”而在國內,賽事方不僅要承擔選手食宿,還可能要承擔運動員交通。但高敏表示,目前政府經濟上的支持在慢慢減少,“以政府為主導,尋求賽事公司讚助,走向市場化是國內越野跑比賽的發展方向。”

  借鑒:

  進行山地旅遊開發

  發展産業體係

  凱奧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劉文瀚也有同樣的感受,他告訴記者,在法國、瑞士的阿爾卑斯山,當地人利用阿爾卑斯山的冰雪和戶外山地資源,開發出一整套産業。他認為國內某些有著優質戶外資源的景區也可按照類似方向發展,進行山地旅遊開發,對文化及概念進行長時間輸出,最終發展出自己的産業體係。

  目前來看,國內越野跑賽事,主要由以中國登山協會為代表舉辦的頂部賽事和民間組織的賽事組成。頂部賽事可以滿足高階玩家需求,民間賽事可以培養更多大眾普通玩家。一場越野跑比賽的成本支出主要由探線(探索開發比賽線路)、物料制作和運輸、醫療安保等公共資源、選手服務及高山救援組成。而從收入來看,一場越野跑比賽的收入主要由選手報名費、政府補貼和商業讚助組成。選手的報名費對比賽而言幾乎微乎其微,要想成功找到商業讚助,則是“非常困難的”。(實習記者 彭祥萍 圖據受訪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玉淵潭早櫻迎春
玉淵潭早櫻迎春
海南海文大橋建成通車
海南海文大橋建成通車
春日鳥瞰“長江第一灣”
春日鳥瞰“長江第一灣”
春花爛漫映峽江
春花爛漫映峽江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425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