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算好産業扶貧項目三筆賬
2018-12-16 07:41:5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老鄉賺錢不賺錢?企業熱情高不高?政府需要怎麼幹?雲南富源——算好産業扶貧項目三筆賬

  “怎麼看待辣椒保底價?”記者把問題拋給因殘致貧的村民李誇梅,得來的卻是靦腆的笑,搖搖頭説了一句“聽不懂”。

  村支書王良青見狀,緊跟著解釋:“別的地方八九毛,‘滿地金’收兩塊,你覺得好不好?”

  “多賣錢肯定好,八九毛的話不掙錢。”這次,李誇梅笑得燦爛。

  一場不期而遇的大雨,將雲南曲靖富源縣墨紅鎮的辣椒種植戶趕到了一起。在滿地金食品開發公司生産基地,簡易棚下,記者與避雨的九河村老鄉、企業負責人等聊起了産業扶貧賬。

  收 入 賬

  今年,辣椒價格下跌,但墨紅鎮參加了合作社的辣椒種植戶卻不必擔心。由于簽訂了保底收購價協議,滿地金公司按一公斤兩塊多錢的標準收購,種植戶依然有得賺。

  前兩年,李誇梅家的辣椒遇上了病蟲害,白忙了一年。“沒參加過培訓麼?”李誇梅又抿嘴笑,説:“記不得了。”

  滿地金公司老板尹小友插話:“前不久你可有去我們公司吃過飯、分了肥料?”李誇梅説:“肥料拿過的。”

  尹小友説,公司出錢管飯,臨走每戶還要送一袋肥料,這才讓貧困戶來參加技術培訓。“可有的貧困戶,把農藥發到手上都不打,等到作物發病再打,都已經來不及了。”

  對建檔立卡貧困戶來説,最值錢的一是勞動力,二是土地。“無牽無挂的壯勞力,動員他們外出務工;留下來照顧老弱病殘的貧困戶,還要幫他們挖掘自家土地的價值。”富源縣委副書記黃海鷗説。

  富源縣地處烏蒙山區,種玉米畝産低,要想提高貧困戶收入必須轉型種植經濟作物。“但山區農戶特別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缺資金,不知道該種啥,更不知道賣到哪。通過企業和能人帶動,能彌補貧困戶能力差距,解決資金、技術和市場難題。”黃海鷗説。

  從最初兩畝多,到4畝地,李誇梅家辣椒種植面積穩步增長,今年光辣椒一項的收入就能超萬元。富源縣産業扶貧辦主任谷華介紹,按照“大産業+新主體+新平臺”思路,投入5000萬元,引導建立企業、合作社與貧困戶聯動發展機制,通過發展辣椒、魔芋、烤煙、花椒等特色農業,貧困戶戶均種植特色經濟作物兩畝以上,實現戶均增收3000元以上。

  檔 口 賬

  去年一公斤鮮辣椒8—10元,今年卻只賣八九毛錢,怎麼看待辣椒價格波動?

  “一年賺500萬元不能盲目樂觀,連續4年賠50萬元也別覺得天就塌了。5年算下來,不還賺了300萬元?”尹小友認為,農産品的賬不能只看一年。對農業企業來説,最重要的不是某一年的盈虧,而是能否在市場競爭中活下來。

  尹小友説,活下來的關鍵是保住“檔口”。“比如,上海那邊與我們合作的客商,這段時間可能只選擇我們這一家辣椒供應商。一旦斷供,就會影響我們公司的聲譽,其他供應商也會搶抓商機。”

  此時,保底價收購的必要性凸顯。“墨紅這邊,農戶傳統上高收益産業是種植烤煙。兩三塊錢的辣椒收購價對農戶來説,畝收益比種烤煙還要高一點。這樣,我們就能保證辣椒有穩定的種植面積,確保不出現斷供。”尹小友説,之所以定了兩三塊錢的保底價,“滿地金”對標的其實是烤煙種植收益。

  收購價比市場價高了一倍多,“滿地金”公司會不會虧錢?尹小友説,換做別家公司,肯定要虧錢,可對“滿地金”來説,盈虧平衡。“我們的産品直供上海,減少了中間商賺差價。公司有冷庫,價格低的時候保證檔口供應,價格高一點的時候多出貨。此外,公司與上海那邊一家大批發商合作,共擔風險、共負盈虧,他們會優先保證我們的貨品銷售。”

  價格高的時候隨行就市,價格低的時候保底價收購,看起來滿地金公司穩虧不賺。尹小友會不會心有怨言?

  “兩塊多錢保護價收購合作社農戶的辣椒,我不虧。但要八九毛收散戶的,我肯定賠。”尹小友告訴記者,保檔口除了靠量,更離不開品質。“分散種植的辣椒品種不適合客戶要求,我們也不知道他們用過什麼農藥,一旦農殘超標,很可能整批貨都要倒掉。”

  這兩年,在政府引導下,滿地金公司流轉了大地德村小組500畝土地建辣椒種植示范基地。原本,鎮上給深度貧困戶每戶3000元的産業發展資金折合成股份入股基地,貧困戶每戶年底可拿到保底分紅4000元。尹小友坦言,基地分紅比銀行貸款利息還高,公司在示范基地裏不賺錢。“但通過示范種植,可以讓農戶知道怎麼種辣椒才能高産、高質,從長遠看,有助于保證公司貨源。”

  發 展 賬

  當下,個別地方為了吸引企業投資,過分追求土地流轉的規模,部分貧困戶土地以每畝幾百元的價格全部流轉給企業十幾年甚至20年。這樣的土地流轉,短期看比種植玉米或者撂荒有了更高收益,卻讓農民特別是貧困戶少了通過土地獲取持續收益的能力。

  “盤活土地資源,發展土地規模經營的方向沒問題,但也要積極引導農民參與收益分成,而不是僅僅拿地租。”富源縣縣長陳志認為,貧困縣不僅要考慮脫貧,還要盡可能為貧困戶爭取盡可能多的收入;不僅要考慮當下增收,還要考慮長期可持續增收。

  比如,在十八連山鎮卡錫村,包括22戶建檔立卡戶在內的農戶將土地入股合作社發展山藥種植,入股農戶每畝土地年地租收入600元,年底每畝還能拿到收益分成2000余元,較好保障了農民的收益。

  “沒有企業,無法帶動脫貧。産業、企業出大問題,貧困戶同樣可能會返貧。”黃海鷗表示,産業扶貧尤其需要選準産業和企業,否則蛋糕做沒了,再好的利益聯結機制都是空話。

  “在山區半山區發展石榴、獼猴桃、花椒等産業,這些産業日常管護少、持續産生收益,經濟價值高,有助于持續穩定脫貧,為農民工喪失勞動力返鄉後提供一定保障。”黃海鷗説,決定引進雲南善馨農業集團發展軟籽甜石榴産業前,縣裏專門請來石榴專家來考察。

  專家表示,富源氣候特別適合軟籽石榴生長,産量、品質有保障,並且選擇了當下最符合市場需求的品種;10年內軟籽石榴仍然處于供小于求的狀態,即便淘汰,也是不適宜區、老舊品種先被淘汰。綜合論證之後,富源縣才下定決心發展石榴産業。

  除了幫扶貧困戶,記者採訪發現,富源縣在産業發展中將合作社也納入了利益聯結機制。“農業産業土地流轉難、後期管理成本高,通過合作社,與村民更容易溝通聯係,方便協調管理。”尹小友説。

  “企業的賬是保市場,農民的賬是到手的收入,政府的賬是能否穩定脫貧成果、實現産業持續發展。”富源縣委書記唐開榮表示,市場主體負責做大蛋糕,黨委政府則要引導防范風險、分好蛋糕。(記者 楊文明)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藏羚羊的家園
藏羚羊的家園
一起去看流星雨
一起去看流星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3858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