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留洋麋鹿回家轉 呦呦鹿鳴生態興
2018-12-12 07:23:50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年來,郭耕不僅圍繞麋鹿搞研究,還進校園做科普,帶遊客講解

  除輸送到全國各地的麋鹿之外,南海子麋鹿苑內還有近200頭麋鹿 記者 汪震龍

  一個世紀以前,時為“皇家獵苑”的南海子先後經歷了洪水、戰亂,生活于此的麋鹿也一度面臨種群滅絕。幸運的是,被接到海外“留洋”近百年後,中國迎來了改革開放,中英兩國政府與民間的共同努力,幫助麋鹿踏上了東歸的徵程。

  如今,南海子的麋鹿已從最初的38頭發展到1000余頭。在從事麋鹿保護工作20多年的郭耕看來,不久的將來,麋鹿可以摘掉“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帽子了。

  “四不像”麋鹿 “留洋”近百年

  在北京南五環外,有一處北京最大的濕地公園——南海子濕地公園。11平方公裏的濕地裏,隱蔽著一座麋鹿苑,近200頭麋鹿每日在這裏奔跑、嬉戲、繁衍、成長。在麋鹿苑工作20年的郭耕,對麋鹿的生活習性非常熟悉,總能帶著遊客準確地找到麋鹿的藏身之處。聊起麋鹿的“前世今生”,郭耕滔滔不絕。面對不同年齡段的群體,他能用不同的版本講述。遇到小朋友來參觀,他會重點説説麋鹿四不像的特徵,和它與海外“伯樂”“貴人”的故事。比如,法國神父大衛在北京南海子清王朝皇家獵苑外偷窺到麋鹿,發現這是一種從未見過的物種。他設法賄賂了守衛兵士,獲得一張麋鹿皮運往國外,從而使麋鹿在世界生物目錄中得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19世紀末,遭遇了洪水與戰亂的麋鹿,後來被英國一位熱心動物保護事業的貴族——貝德福特公爵十一世保護起來。他把巴黎、柏林、科隆、安特衛普等地動物園內的18頭麋鹿全部買下,于1898年運回英國,放養在他私人所有的、景色秀麗、水草豐茂的烏邦寺莊園。據1982年調查,世界各國動物園中的1100多頭麋鹿,都是原來生活在烏邦寺莊園那18頭麋鹿的後代。

  麋鹿“還家” 南海子成首選

  如果到麋鹿苑參觀的是成年人,郭耕會更多地給大家講講麋鹿是如何回到故鄉的。在郭耕看來,改革開放無疑是促成麋鹿還家的、增進中英交流的重要轉折點。

  當國內的一些專家學者正在研究提出希望麋鹿回歸的時候,英國的烏邦寺莊園也懷揣著同樣的心願——將麋鹿送回它的故鄉中國,使其得到更好的繁衍。1984年,中英雙方科學論證後一致認為,北京南郊皇家苑囿南海子舊址,是麋鹿重新引回中國的理想地點。一方面,南海子地區原本就是皇家獵苑,已有600年歷史,這裏屬于濕地,自然生態環境適宜麋鹿生長;另一方面,這裏是麋鹿的模式種産地,並且至今仍不斷挖出麋鹿角的化石和亞化石。

  “麋鹿還家”被譽為世界上最成功的重引進項目。重引進是指在原棲息地野外滅絕的動植物種類人為地從其它地點引進回來,使該種在野外重新恢復其自然種群。全世界總共開展了近150項重引進工作,只有15項成功。“麋鹿還家”,是拯救瀕危物種的一個創舉。按照中英雙方協議書要求,南海子麋鹿苑內開辟了300多畝的牧草種植場,對水域進行了治理,陸續修建了鹿舍和科研站等,為麋鹿的生息繁衍提供了良好條件。

  移居繁衍 重返大自然

  1985年8月24日,一架銀白色的巨大飛機,滿載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把22頭麋鹿(其中兩頭轉送上海市動物園)安全運抵北京,當晚便轉運到南海子麋鹿苑,實現了麋鹿流落海外100年來重返家園的夙願。

  鹿群很快就適應了新的生活環境和北京的氣候,食量增加,膘肥體壯,並換上了冬毛。20頭麋鹿滿懷著對故土的眷戀之情踏上了故園的土地,歡快地奔馳著,逐漸消失在草場深處。1986年夏季,南海子麋鹿苑內的麋鹿群開始繁殖,當年就有14頭母鹿受孕。

  1987年3月下旬,回歸故園的第一批麋鹿開始分娩,有10頭小鹿平安降生。初生的小麋鹿體毛呈紅色,上有白斑,唇部黑亮,平均體重11.5公斤,十分活潑可愛。為了加快南海子麋鹿苑內麋鹿種群的繁殖和復壯,1987年9月8日,英國烏邦寺公園又贈送給南海子麋鹿苑18頭雌麋鹿。如今,除輸送到全國各地的麋鹿之外,南海子麋鹿苑內還有近200頭麋鹿。

  麋鹿在南海子馴養繁殖的成功,大大地鼓舞了科研和管理人員,他們決定加快實施麋鹿重引進第二階段工作,使麋鹿真正返回大自然。經過仔細地考察和可行性分析,認為湖北省石首市的長江故道適合麋鹿生長:那裏面積大約3萬畝,是典型的濕地,終年有麋鹿喜食的青草。

  1993年11月1日,南海子麋鹿苑將30頭麋鹿輸送到自然保護區,1994年再輸送34頭。這些麋鹿充分體現了它們的野性,一般情況下人們無法接近鹿群,當走到距離它們七八十米處時,麋鹿便從休息地站起身慢悠悠地開始移動。在那裏,麋鹿還顯示了它們的遊泳本領——橫渡長江(枯水期也有700多米),到湖南去“安家”,至今還有20多頭在湖南。

  對話

  “與鹿共舞 不辱使命”

  對話人:郭耕 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副主任

  麋鹿因頭臉像馬、角像鹿、頸像駱駝、尾像驢,而得名“四不像”。20年來圍繞麋鹿搞研究、進校園做科普、帶遊客講解的郭耕,説自己也是“四不像”:像教師不是教師、像專家不是專家、像導遊不是導遊、像作家不是作家。

  北青報:在您看來,促成“麋鹿還家”最重要的因素有哪些?

  郭耕:麋鹿種群在國內滅絕的時候,是清朝末年,那時候國運衰微,天災人禍。後來,祖國強大了,人民生活穩定幸福,給麋鹿重返家園創造了條件。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以開放的姿態擁抱世界,也促成了麋鹿的回歸。此外,為了麋鹿重新回到祖國,當時的南郊農場也做出了很大的貢獻,響應號召,無償地提供了1000畝的地方供麋鹿落腳。麋鹿的回歸,既和國家大政策相關,也和改革開放以來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分不開,包括科技力量的支持,我們的科學家、研究人員幾十年來與鹿共舞,不辱使命。

  北青報:您和麋鹿打了半輩子交道,從麋鹿歸國到如今參與冬奧吉祥物徵集,有哪些感觸?

  郭耕: 我從1987年開始從事動物保護工作,11年在瀕危動物中心,20年在麋鹿苑。麋鹿苑不是動物園,也不是單純的養鹿場,這裏一直演繹著的,是麋鹿失而復得的傳奇故事。

  北青報:未來麋鹿苑有哪些計劃推廣保護麋鹿?

  郭耕:除了在麋鹿苑生活的近200頭麋鹿外,我們還積極聯係全國各地具備麋鹿生存野放條件的地方。此外,國際動物保護組織也在推進一個有力措施,就是為麋鹿生活區的村民“上保險”,如果麋鹿咬了村民的莊稼、損害了村民的利益,可以留痕拍照,然後申請保險補償。可喜的是,南海子的麋鹿已經從還家時候的38頭,發展到如今1000余頭,並輸送到了38個地方。

  本版文/本報記者 張小妹 除署名外為受訪者供圖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璀璨南寧夜
璀璨南寧夜
“雪龍”號船邊的南極企鵝
“雪龍”號船邊的南極企鵝
武漢動物園動物愜意過冬
武漢動物園動物愜意過冬
冬季雪景
冬季雪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839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