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醫生加班加點成業內常態 有人選擇離開,更多人堅守初心
2018-08-26 11:59:26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三級醫院醫師平均每周工作時間達到51小時,醫生加班加點成業內常態——

  【熱點關注】有人選擇離開,更多人堅守初心

  醫護人員期待更好的醫患關係和職業環境

  2015年,當北京某三甲醫院主治醫師劉睿(化名)把辭呈放到領導桌子上時,大多數人都説她“腦子裏進了水”。

  如今醫生轉行的趨勢愈加明顯。據國內知名醫療網站丁香園發布的《2017中國醫院招聘發展調研報告》顯示,參加求職調研的7000名醫務工作者中,有72%的人表示考慮跳槽,12%的人想轉行。算下來,平均每5個護士中就有1個人想轉行,每10個醫生中就有1個人想跳槽。但仍有千千萬萬醫護人員每日堅守在崗位上。

  “忙起來就像打仗,連命都顧不上”

  在常人看來,北京姑娘劉睿有著馳騁國內醫學圈的金履歷:出身于醫生世家,本碩博就讀的均為中國頂尖醫學院,導師俱是業內名聲響亮的專家,2013年從北京協和醫院臨床專業博士畢業後,她就成為北京某著名三甲醫院外科手術科室中的唯一一名女主治醫師,職業前景一片光明。

  外科醫師中像她這樣的女性更是罕見,被諸多業內大咖稱讚“有手術天賦”,解救過數千名危重患者,精湛的業務能力讓不少男醫生自嘆不如。這雙手本可繼續為她的醫學生涯增光添彩,如今卻再也不想握手術刀上手術臺了,這種選擇,任誰都會感到無比的詫異。

  今年,中國醫師協會發布《中國醫師執業狀況白皮書》,調研顯示,各級醫院的醫師每周工作時間都超過40小時,三級醫院醫師平均每周工作更是達到51小時,醫生加班加點工作成業內常態。

  劉睿的選擇,或多或少跟當下中國醫生普遍的過勞狀態有關。醫療機構診療人次逐年增長,致使醫師長期處于加班加點的狀態。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診療人次數為81.8億,比2016年增加了3.2%。

  “忙起來就像打仗,連命都顧不上。”作為國內三甲醫院的主治醫師,劉睿幾乎全年無休,她的外科同行一天要做3~4臺手術經常連臺到後半夜,一臺手術至少動輒3~4個小時,趕上病患多的時候,一整天都要耗在手術臺上,沒時間吃飯,也不敢喝水,因為也沒有時間上廁所,時間久了,這群外科醫生幾乎個個胃潰瘍。而劉睿主攻的心臟介入手術,手術過程中她需身披重達25斤的鉛衣,這使她免遭X射線的傷害侵蝕,但也意味著,這個90斤出頭的瘦弱姑娘每天要承擔遠超身體承受力的負擔,圈子裏的大專家因為長期身著鉛衣導致的職業病——腰椎間盤突出,更是屢見不鮮。

  因長期處于“過勞”狀態,進而使身體潛在的疾病突然惡化,嚴重時危及生命的例子在她的朋友圈屢見不鮮。“我不刷朋友圈,一是沒時間,二是怕收到同行噩耗。”最近幾年同行猝死的年齡離自己越來越近。2014年,就在離她沒幾步遠的另一個科室裏,她的同窗被確診為肺癌晚期;沒過多久,她也被診斷出了腎病。這種對自身命運的無力感,終于讓她下定決心轉行。

  受困醫患關係和薪資待遇

  2017年世界醫學界權威的學術刊物《柳葉刀》公布了一項研究,分析了中國2005年至2015年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公布的衛生年鑒,其中25~34歲醫生的比例從31.3%降至22.6%,60歲以上醫生比例從2.5%增加至11.6%。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醫生年齡結構正在悄悄地發生變化。

  劉睿認為這種現象,跟現階段醫生們的工作強度、心理壓力、薪資水平、不受尊重等客觀原因脫不了幹係。而在記者採訪的10名轉行醫生中,幾乎每個人都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湖南某三甲醫院醫生馬莉(化名)如今談起自己轉行的原因仍心有余悸。她本從事衛生宣傳工作,為了到一線救助更多患者,主動離職去上級醫院進修,調入了全院最累的婦産科。但事與願違,還沒等她大展手腳,就遇到了當年最兇狠的醫鬧,家屬懷疑醫生操作不當致使嬰兒腦癱,一擁而上把婦産科圍得水泄不通,甚至衝進了産房,要打當事醫生。

  這一幕成為了她的夢魘,很長一段時間內,只要登上手術臺她的雙手就顫抖,擔心手術出錯,擔心出錯後被家屬圍追堵截。2011年,她不顧家人勸阻,考取了湖南某縣城裏的公務員。

  李煜剛(化名)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多數醫學生本科需讀5年,若想深造,研究生需再讀3年,博士生需讀4年,依照國家規定,就業時還必須進行住院醫師規范培訓,本科畢業後規培3年,研究生2年。除了培養周期長之外,規培期工資更是少得可憐,大多數人工資維持在2000元上下——這意味著直到30歲,你可能還養不活自己。“成為主治醫師,工資才會提升一些,但想成為省級醫院的主治醫師至少要博士學歷。”轉行後,他去湖南某知名藥企做了銷售經理。

  “睡眠質量低,夜班熬夜成常態,近8成醫生有睡眠問題;過勞疾病多,多數醫生常伴腸胃炎、肩頸炎等過勞病;71.6%的醫生每月工資不足8000元;97%的醫生心理壓力大,61.5%的醫生受醫患關係困擾.....”去年,國內實名醫生平臺醫聯聯合艾瑞咨詢共同發布了2017年《中國醫生生存現狀調研報告》,從工作強度、生活質量、疾病、心理壓力、薪資和職業規劃等多維度剖析了當下醫生的生存狀況。

  堅守的動力來自“救死扶傷”

  轉行後,經過3年的摸爬滾打,劉睿現在已經是某醫療投資機構的副總裁,被同行視作醫生轉行的成功代表。最近很多學弟學妹在咨詢她轉行事宜,這引起了她的擔憂:未來的醫生人數,尤其是金字塔尖的優秀醫生數量會顯著減少嗎?

  深圳市華康全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旗下産品醫客曾在2016年對不同醫院、不同科室、不同年齡段的11264位受訪醫生進行調研,發現真正轉行的醫生僅佔1%。

  截至去年底,我國衛生人員總數達1174.9萬,其中執業(助理)醫師339萬,鄉村醫生90.1萬。每千人口執業(助理)醫師數達到2.44人,超過國際平均水平。“十三五”規劃更是將提升醫生數量作為一項重要內容,計劃將衛生計生人員將增加185.5萬,並規范化培訓住院醫師計劃達50萬名,到2020年全科醫生數量達30萬人以上。

  據《中國醫師執業狀況白皮書》調研顯示,仍有62%的醫師認為執業環境沒有改善,50歲以上的醫生,身患兩種疾病的佔70%以上。在這種看似嚴苛的生存條件下,仍有千千萬萬醫護人員每日堅守在崗位上。

  劉睿轉行前的同事王久霖(化名)常會把病患的一些善意舉動編成文章發到朋友圈裏。“前兩天我加班沒顧上吃飯,醫治過的一位病區裏的一個患者家屬老太太特意給我送來一塊面包,囑咐我保重身體,讓我感動了很久。”他説,來自患者的溫暖與“救死扶傷的成就感”是讓他繼續堅守的動力。

  可喜的變化正在發生。最近,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聯合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關于堅持以人民健康為中心推動醫療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要切實改善醫務人員薪酬待遇,推動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試點擴面提升深化。8月19日,中國的全體醫師,迎來了屬于自己的節日——首個“中國醫師節”。

  那天,劉睿在朋友圈鄭重地祈願:祝大家一切安好,沒有過勞職業病與猝死,充滿希望與快樂健康。(記者 趙航)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榕江:炭烤麻餅香四方
貴州榕江:炭烤麻餅香四方
秋日公路美如畫
秋日公路美如畫
秦皇島藍天碧海待賓朋
秦皇島藍天碧海待賓朋
法蘭克福博物館河岸節拉開帷幕
法蘭克福博物館河岸節拉開帷幕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33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