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名家變主播彈幕刷屏 互聯網助推戲曲“活態”傳承
2018-08-25 16:05: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8月25日電  題:名家變主播彈幕刷屏 互聯網助推戲曲“活態”傳承

  白瀛、胡夢雪

  名家變身主播趣談梨園臺前幕後,彈幕刷屏隨時飽覽鮮活觀戲體驗;素粧才罷,聲韻裊裊,當紅花旦親自演示拍彩、勒頭的秘密……

  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日前在京舉行的“戲曲傳承與網絡直播座談會”上,梨園行展示了其以時尚方式進行“活態”傳承的努力。

  數字化成戲曲保護必由之路

  隨著社會的變遷,戲曲藝術的式微已成不可避免的現實。原文化部2017年底發布的中國地方戲曲劇種普查顯示,截至2015年8月31日,中國共有348個戲曲劇種;30余年間,已有24個劇種消亡,17個劇種未完全消亡。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楊燕十幾年前就開始關注戲曲藝術的生存狀況,她組織記錄和拍攝75歲以上戲曲藝術家的口述史,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數字資料。

  象牙塔外,酷狗音樂2015年起開展“傳統地方戲曲的數據庫建設、數字化傳播”工程,與廣東粵劇院等地方劇院、唱片公司及機構合作,已完成10種地方戲的數字化建檔和創新呈現。

  業內人士指出,通過數字化技術對傳統戲曲實體唱片、磁帶及影視資源進行數據庫建檔保存,是實現科學、高效保護傳統文化的有效途徑。

  近年來,包括京劇、昆曲及平遙紗閣戲、西藏傳統八大藏戲在內的大小曲種,在搶救性記錄與創新性發展方面都進行了有益嘗試:中英聯手打造數字昆曲博物館、湖南省設立長沙花鼓戲文獻資料影像化保存項目、國家京劇院力促京劇數字化……

  在移動互聯網技術的大趨勢下,為地方戲曲注入“數字基因”已經成為傳統文化保護的必由之路。

  從實體劇場向網絡秀場延伸

  相較昆曲、京劇等大劇種,上世紀50年代才誕生的北京曲劇略顯小眾。然而今年4月,北京曲劇《花落花又開》通過網絡直播,掀起30萬人在線觀看的熱潮。

  北京市曲劇團團長孫東興表示,網絡直播為戲曲文化注入了新鮮血液。“所謂繼承創新,不只是藝術內容和表現形式的創新,更應該有傳播途徑的創新。”

  “普通劇場一般容納幾百人、上千人,但通過網絡直播我們可以隨時、隨地欣賞。”中國評劇院院長侯紅説,網絡和新媒體創造了新的觀演方式,既節約了時間和經濟成本,又突破了地域限制,同時新媒體的傳播特性,也幫助演員及時獲得觀眾反饋,提升劇目品質、優化創作模式。

  中國非遺保護協會會長馬文輝曾表示,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應鼓勵和支持代表性傳承人積極恢復生産,實現“活態”傳承。

  國家藝術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秦文介紹,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過121項有關戲曲藝術的傳播交流推廣項目,其中涉及新媒體和互聯網傳播的有9項。

  隨著越劇徐派傳人黃燕舞、廣東西秦戲劇團團長呂維平、河北梆子梅花獎得主吳桂雲等名家紛紛步入直播間並“圈粉無數”,戲曲藝術正在從實體劇場向網絡秀場延伸,摸索其“活態”傳承的新姿態。

  “戲曲的‘活態’傳承離不開作品與人。”成都市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中心副院長任平説,希望通過呈現戲曲幕後排練花絮和作品孕育過程,與年輕觀眾一起玩起來、樂起來。

  專家表示,借助高科技傳媒手段,讓戲曲融入當代人生活,將是我國戲曲界共同的努力方向。

  互聯網對戲曲是把雙刃劍

  1995年央視春晚,趙麗蓉、鞏漢林主演的小品《如此包裝》紅遍大江南北,當中評劇傳統與流行風潮的碰撞衝突,在今天看來仍頗具現實性。

  線上K歌、彈幕互動、“非遺”大師課、戲曲小劇場……融入抖音、街舞等諸多潮流元素的網絡戲曲空間正以“知己知彼”的智慧,不斷吸引著年輕人眼球。然而,該如何把握創新尺度,同時接軌市場需求?這些問題也引發專家討論。

  “互聯網對于戲曲是把雙刃劍。”侯紅説,傳統戲曲要求網絡媒體人兼備技術和藝術審美能力,以減免錯誤宣傳對戲曲文化的誤讀乃至傷害。

  任平舉例説,有些業余演員連基本的蘭花指都沒做到位,很容易讓觀眾産生誤解。

  “戲曲傳承涉及專業院團、理論機構、新媒體傳播平臺這三個重要領域,從前他們‘各自為政’,現在則需要深化合作交融。”楊燕表示,積極協調和平衡各方面資源,才能進一步構建戲曲健康發展的新格局。

  “網絡只是一座橋梁,最終目的是通過更多更有效的方式,拉近觀眾與戲曲間的距離,推動實現中華傳統文化復興與發展的共同理想。”侯紅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法蘭克福博物館河岸節拉開帷幕
法蘭克福博物館河岸節拉開帷幕
探訪甕安雙面大戲樓
探訪甕安雙面大戲樓
布魯塞爾:絢麗煙花秀
布魯塞爾:絢麗煙花秀
第十三屆波蘭火焰藝術節精彩上演
第十三屆波蘭火焰藝術節精彩上演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332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