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麻麻花的山坡:脫貧脫出的“詩意老家”
2018-07-18 18:03:0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7月18日電(記者葉心可)從北京出發,只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便能來到河北保定淶水縣的南峪村。和昔日交通閉塞、資源匱乏的貧困村不同,如今的南峪村建起了以“麻麻花的山坡”為主題的精品民宿,一幢幢古樸雅致的農家小院在蒼翠掩映下別有一番詩意。南峪村是如何脫貧脫出了一個“詩意老家”的?他們的故事或許能給出答案。

  管家蔡景蘭:“説實話,我沒想到有這一天”

  翠林修竹間建起的獨幢民宿小院,還保留著鄉間老宅的舊石墻。走近幾步,便可以看到穿著圍裙的管家在門口笑著迎接你“回家”。“麻麻花的山坡”的每個小院都有專門的管家為客人提供一對一服務,在迎接客人入住前,她們就已經準備好瓜果小食、設置好空調wifi,將院子布置成最舒適的狀態。

  4號院的管家蔡景蘭阿姨今年已經60歲了。事實上,村裏在招聘民宿管家時優先選擇的是年齡在35到50歲之間的女性村民,這讓蔡阿姨顯得有些特殊。“我上崗的時候59歲,報名時按年齡已經超過了。要不是村支書的鼓勵,我真沒想到能上崗。”蔡阿姨説。她家是村裏的貧困戶,丈夫身患尿毒症,一周需要透析四次,生活壓力很大。

  “開民宿之前我在本地打工搬磚,最多一個月掙兩千塊,回來家裏還有老人、病人。最開始打工的時候,那還是二十多年前,頭一天,我花了一個小時騎車到野三坡給人刷漆,掙了12塊錢。”蔡阿姨回憶道。

  然而隨著年紀的增長,蔡阿姨的體力漸漸有些吃不消。民宿管家的工作給了她一次在家門口就業的機會,工作輕松了一些,也更方便她照顧家人,生活迎來了轉機。現在,蔡阿姨每月基本工資1850元,零投訴獎勵100元,每接待一撥客人還獎勵50元。每月收入最少2500元以上。

  此外,在中國扶貧基金會的協助下,南峪村成立了農宅旅遊農民專業合作社,按照“一元一股,一股一權”的原則向每個村民收取1元錢(貧困人口2元)進行確權,年底按股分紅。2016年9月,南峪村首期完成的2套精品民宿運營2個月後,收入達到10萬元,年底全村村民每人分紅100元,貧困人口每人分紅200元。今年年1月,在2017年分紅大會上,村民拿到了每人500元的分紅,而包括蔡阿姨在內的貧困人口每人得到1000元。

  “外村人都很羨慕,尤其是分紅。”蔡阿姨笑道,“看著這個民宿搞下去就挺好的。説實話,我沒想到有這一天。”

  村支書段春亭:“我拿著申奧的勁頭去做”

  南峪村地處河北淶水野三坡景區的東部,與北京市房山十渡景區相鄰。雖然毗鄰景區、依山傍河,但由于地理位置和交通的制約,卻鮮有人問津,是環首都地區典型的貧困村。2015年時,南峪村共計224戶656人,其中貧困戶59戶,貧困人口103人,全村貧困率達到16%,村民平均年收入不到2000元。

  當南峪村村支書段春亭得知“分享村莊”項目時,他知道機會來了,“這對我來説誘惑太大了”。2014年11月,中國三星與中國扶貧基金會聯合啟動“美麗鄉村—分享村莊”項目,選定兩個貧困村,各投入1500萬元,開展為期3年的産業扶貧。

  項目的落址需要從多個貧困村中層層選拔,經過項目申報、現場答辯等多個環節最終確認。“我當時做演講的時候特別用心,拿著PPT對著墻,晚上弄到12點,早上起來還得演練,我拿著申奧的勁頭去做,確實真下了功夫。”功夫不負有心人,南峪村最終爭取到了這個項目。

  “我們做什麼呢?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難題,因為我們地理位置處在這裏,要是打不出一個亮點,你一個客人留不住,大家全部上野三坡,我們只能成為一個過客。”段春亭説。經過多方考量,村裏決定流轉一些富有地方特色的閒置民宅,按“修舊如舊”的原則改造成精品民宿,由于當地生長著一種叫作麻麻花的調味品,因此民宿得名為“麻麻花的山坡”。

  “這個小山村,2016年以前是一個旅遊的也沒有,並且我們這些做民宿的,以前過了十一都沒有人了,更別説寒冷的冬天。如今我們的民宿生意火爆,預訂都得提前一兩個月,冬天節假日也有人,春節住得爆滿,你都訂不上房。”段春亭自豪地説。

  “通過不到兩年的時間,我們借著分享村莊的建設擺脫了貧困,把村莊的資源盤活了,激發了村莊的內生動力,老百姓種的一些菜瓜和土特産,遊客來了之後都能賣上好價。這是我們通過旅遊打造出的扶貧産業,確實是實現脫貧的好路子。我們2014年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有116戶,貧困人口286人,現在我們還有4戶9人,今年年底全部實現脫貧是沒問題的,貧困人口的分紅還得翻一番。”他説。

  “坡長”張燁:“我就是這個村子的拐杖”

  年輕幹練的小夥子張燁是中國扶貧基金會“麻麻花的山坡”項目的項目經理,常被村民們調侃為“坡長”。張燁是淶水縣人,去年剛結婚,平時常駐在南峪村裏。“我們的項目經理都是本地化招聘,因為本地人更了解當地村莊的環境,和村民溝通時語言上也不會有障礙。”他這樣解釋道。

  為什麼最終決定發展精品民宿?張燁表示,首先高端民宿收益高,整個脫貧項目的收益有保障。其次,南峪村距離北京較近,符合遊客自駕遊的習慣。此外,南峪村區位優勢不明顯,做精品民宿可以與景區周邊的普通農家樂形成差異化競爭。

  作為“第三代”駐村幹部,張燁長期奔波在田間地頭,皮膚被曬得黝黑。“我們的職責,第一是推進整個項目的發展,包括民宿及相關配套設施和産業;第二是聯係政府和村民,起到中間人的作用;再一點就是協助村子對合作社進行管理。”

  為了幫助南峪村實現村民自主管理,中國扶貧基金會幫助村民建起了合作社,並引入了從多年扶貧經驗中得出的“五戶聯助,三級聯動”管理體係。“我作為項目經理,會在這個村子陪伴他們,告訴他們怎麼去管理、運營。”談到項目的後期運營時,張燁表示,“我其實是一個協助者的角色,我經常稱自己是這個村子的拐杖,如果項目可以很好地運營,村子不需要我了,我就可以撤出了。”

  對于這片“麻麻花的山坡”,張燁也有著自己的理解和展望。“民宿項目是一塊敲門磚,合作社是為整個扶貧項目服務的,30%的合作社基金可以用來為村裏發展一些其他的産業。我們要打造的其實是‘休閒+目的地’型的旅遊模式,讓客人不只是路過,而是來這裏體驗農村生活和休閒放松。我們做的説是民宿,其實是想營造一種‘你在遠方農村的一個家’的感覺,客人體驗完了不會説是去旅遊或住宿了,可能會説‘我回我老家了’,而老家的大姐就是我們的管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六盤山下 油菜花開扮靚美麗鄉村
六盤山下 油菜花開扮靚美麗鄉村
臺風“山神”登陸海南
臺風“山神”登陸海南
伏天裏的90後調車工
伏天裏的90後調車工
上合青年感受民俗
上合青年感受民俗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3145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