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孤兒的人生選擇除了打拳還剩什麼?
2017-07-25 16:29:53 來源: 央廣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拳擊,散打,格鬥……我相信這些名詞之間有著千差萬別,但對許多和我一樣對體育無感的女性,它們的唯一共同點被簡化成了,血腥、恐怖。閃爍的燈光和歇斯底裏的解説,電視裏的拳擊賽總能吸引小時候的爸爸和如今的搭檔坐下,而我感受不到腎上腺素的飆升,只有拳頭落下時感同身受的疼痛和恐懼。

  但今天,我沒有回避一個關于“格鬥”的視頻。視頻主角是同為14歲的男孩小龍和小吾,來自四川涼山。談及父母,小龍艱難地説,爸爸死了,媽媽走了。倆人被成都一家格鬥俱樂部收養,每天練習綜合格鬥術,偶爾會參加商業演出,在擂臺上比賽,甚至受傷見血。過去十幾年,有400多個和他們一樣失去雙親、無依無靠的孩子在此落腳。孩子們以贏得“金腰帶”為追求,是留在“有牛肉、雞蛋”、“吃、住、穿什麼都有”的格鬥俱樂部,還是回到“只有洋芋”的家裏“幹苦活兒”,十多歲的孩子用腳投票。

  一家俱樂部在十幾年時間裏得以收養400多名孤兒,是通過什麼途徑,收養手續齊全嗎?未成年的孩子參加商業演出是否合法,演出收入又如何分配?密集繁重的練習中,十來歲的孩子們有沒有完成義務教育的機會和時間?目前,當地公安部門已介入調查。僅從視頻5分多鐘的信息來判斷,格鬥俱樂部的操作很可能有瑕疵、甚至存在方向性錯誤。輿論洶涌,讚成者説,“人家成為孤兒的時候你不管,人家無依無靠的時候你不管,人家有個營生並且是自願的,你倒出來管了”;反對者則發出詰問,難道孤兒們的人生選擇,只剩下打拳了嗎?

  不,孤兒的人生選擇,當然不只是打拳。讓我們來看看其他的選擇——他們本可以被親友或機構照顧,但在和“深度貧困”緊緊聯係的大涼山,被托孤者,自顧不暇;他們本可以在十四周歲前被收養,但前有血緣意識至深的傳統文化,後有收養法對收養人的嚴格限制,最終經由福利機構送養者,鳳毛麟角。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機構發布的《中國兒童福利政策報告2013》,2012年我國注冊孤兒數量為62.8萬人,其中集中供養54.1萬人,社會供養僅8.7萬人。

  除了打拳,無人能照料、無法被收養的小龍、小吾還能做什麼?格鬥俱樂部創始人恩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自己8歲喪父,經歷貧困生活,18歲開始練習散打,後成為一名武警戰士。服役期間下基層,他常看到一些孩子在山上、街邊遊蕩,該上學的年紀,卻脫離正軌。有些是孤兒,有些是家裏太窮管不了,“如果不好好引導,真的會走上犯法的道路”。是的,“快手”上被萬千網友嘲笑的“鄉村殺馬特”並非憑空而來,小龍、小吾們如果沒有起早貪黑練習格鬥,更有可能的人生場景,不就是在街巷中無所事事、甚至尋釁滋事嗎?

  年少時,我説,拳擊這種運動,只有殘暴沒有美。爸爸説,不對,你仔細看,拳擊的美,在速度和力量裏。我至今不忍細看,但今天,我對著屏幕上笑著説出人生目標是“打UFC,比賽每次都贏”的14歲孩子,凝固很久。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孤身在這人世間,我當然盼望他能在新的家庭得到溫暖,可如果不能呢?在俱樂部有規律穩定的生活,有堅定的目標、積極的態度,每天對著沙袋努力揮拳一二三,這難道不是“退而求其次”裏的最好選擇?格鬥俱樂部之前,溫飽成憂;俱樂部之後,有人説,何不食肉糜。收養合法性有待定論,但這家俱樂部無疑將無人照管的孩子拉出生活深淵;不管定論是什麼,請別把孩子們推回黑暗裏。(記者 沈靜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發現”號在南海採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發現”號在南海採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苗鄉之晨
    苗鄉之晨
    “發現”號探秘南海冷泉
    “發現”號探秘南海冷泉
    叩問千面之城——廈門新觀察
    叩問千面之城——廈門新觀察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377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