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直播平臺回應課堂直播爭議 知情權隱私權矛盾如何平衡
2017-04-29 08:17:13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水滴平臺回應課堂直播爭議

  360智能攝像機默認狀態為關閉直播功能

  最近關于學校課堂登上直播平臺的消息引發熱議,風口浪尖的水滴平臺昨日做出回應稱,360智能攝像機默認為關閉“水滴直播”功能,是否開啟完全由用戶自己決定。相關律師也表示,在移動互聯網深入生活的今天,校園直播並非洪水猛獸,應該理性看待。

  課堂畫面誰分享的? 老師主動分享設有密碼

  該事件引發的一大爭議是,水滴平臺上的課堂畫面是誰分享直播出去的?甚至有矛頭指向水滴平臺。

  對此,水滴平臺的確有點“冤”。因為,所有教室畫面是由學校、老師自費購買後,自行安裝,並在他們主動操作下分享出來的。“老師不可能在不知情或者誤操作的情況下,將課堂畫面分享出去。”

  該平臺還特別指出,水滴平臺和這些學校、老師或是其他教育機構沒有任何商業往來或其他形式的聯合推廣。

  據了解,水滴平臺是基于360智能攝像機的用戶分享平臺,360智能攝像機是安防産品,在默認狀態下是隱私狀態,即只有機主本人才可看到攝像機拍攝的畫面。如果機主希望將畫面分享給特定人群或是全網用戶,必須經過下面的主動操作:

  第一、用戶實名注冊之後主動登陸賬戶;第二、用戶登陸之後在分享畫面內容前還需要額外三步確認並“確認開通直播協議”,以免造成不當操作。

  水滴平臺指出,水滴平臺基于360智能攝像機,後者作為一款安防産品,從産品設計上最大限度的保護了用戶、特別是未成年人的隱私,在校園課堂的視頻直播時,會提供保密功能,無密碼不能觀看,而密碼只提供給家長。

  教室直播是否有必要? 知情權隱私權矛盾如何平衡

  公開報道顯示,在水滴直播平臺上開通直播的老師們都取得了家長的認可。比如,最早被報道的河南鄉村教師程亞峰老師還在自己的微博中詳細介紹了與家長和學生溝通的情況。

  但是有部分輿論認為,即便老師們在家長同意、學生知曉的前提下直播仍然涉及到了隱私權。

  對此,北京匯佳律師事務所律師邱寶昌指出,在教室這個相對公開的場所裏,學生個人的隱私相對有限,監護人想了解孩子的學習情況,此時隱私權應讓渡與知情權。“教室安裝攝像機等設備不應受到指責。”但是宿舍是個私密場合,在宿舍門口安裝攝像機可以理解,但是宿舍裏面不可以。此時,知情權應讓渡與隱私權。

  當然,直播便于監護人了解孩子的學習生活情況,向監護人開放無可厚非,同時也對學校教學是個監督和鞭策,但是不能任意向公眾開放,需要徵得家長們的同意。

  據介紹,360智能攝像機提供了“幼兒園模式”,可以把監控內容設置為只允許家長觀看。在這種模式下,通過水滴攝像機拍攝的畫面,老師要發送“分享碼”給家長,家長確認後才可以觀看。“分享碼”的有效期僅為半小時,而且是一人一碼,成功分享後“分享碼”即失效。特別強調一點,只有拿到分享碼的家長才能觀看監控畫面。

  水滴平臺建議老師、家長在取得共識的情況下,使用這種模式。

  直播內容如何監管? 水滴平臺會審核內容

  那麼,對于教室直播的內容又該如何監管呢?直播平臺又該負起什麼責任?

  邱寶昌認為,平臺應當採取必要的技術手段過濾違規內容,而針對教室直播,一旦發現譬如打架等暴力現象,最好有提醒、報警等附加功能。

  對此水滴平臺表示,根據我國現有法律法規以及政府主管部門的要求,水滴平臺一直對用戶提供的直播畫面、圖片和評論進行審核。對于違反國家現行法律法規及其他涉黃、涉暴的行為,水滴平臺一經發現,會對相關內容進行刪除,並對違規用戶進行禁言、踢出、加黑、永久加黑等操作,保證水滴平臺環境的文明與有序。

  邱寶昌指出,技術本身是中立的,作為産品制造者或者直播平臺,最重要的是要保障産品安全,免受黑客入侵。同時,應盡到相關提醒義務,提醒機主依法依規使用。(焦立坤)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雲臺春色美
    雲臺春色美
    杜鵑花開
    杜鵑花開
    飛“閱”雄安新區
    飛“閱”雄安新區
    【圖片故事】“飛刀俠侶”
    【圖片故事】“飛刀俠侶”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61120893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