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數學競賽主動“投降” 上海市教委減負“下猛藥”
2017-02-15 08:45:5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既然15時30分提前放學,會把中小學生“讓”給收費高昂、魚龍混雜的教育培訓機構,那麼,學校為什麼不可以提供更長時間的照看服務呢?畢竟,對于教育行政主管部門來説,“管理”正規學校,總比“管理”五花八門的培訓機構要高效得多。

  2月14日下午,上海市教委大大方方地向公眾宣布,曾經為50後、60後家長分憂的晚托班項目要重啟了,原因是“減負需要”。

  上海市教委宣布,2017年秋季學期,上海小學將全面開展每周一至周四放學後的“快樂30分”活動。這項活動的時間為15:30~16:00,活動內容為學生感興趣的課程,這一課程不列入課程計劃、不強制要求每個學生參加、不上新課或全班性補課。16:00~17:00,學校將為家庭確有接送困難的學生提供看護服務,這項服務將“逐步覆蓋到所有小學”。

  晚托班“復辟”,家長怎麼看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賈煒把興趣班和晚托班的全面鋪開,看作是“發揮學校主渠道作用”。因為很明顯,如果學校不能提供服務,總會有人提供服務,比如培訓機構。

  晚托班原本特指由小學開辦的、為學生家長提供放學後孩子照看服務的班級。上世紀末,上海的小學生都有上晚托班的習慣,學生們可以在晚托班時間裏,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一些盡責的老師還會指導跟不上的學生完成作業。但本世紀初開始,為學生“減負”的聲音不斷,2006年上海推行義務教育收費“一費制”後,“晚托班管理費”被取消,晚托班自此停辦。

  不過,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了解到,為了解決孩子放學後看護的問題,上海家長曾用了各種“奇招”。有的花費數千元委托教育培訓機構“晚托班”代管孩子,有的採取“拼家長”的辦法,由一名家長統一把孩子接到課外補習班參加補習,還有的“拼保姆”,一起花錢請一名保姆負責接送孩子並送至補習班。

  這種情況,就連上海市委書記韓正都感受到了。

  今年的上海兩會上,韓正在提到“教育培訓機構”時曾説,“我平時跟家人交流,家裏有讀小學、讀中學的孩子,有準備考試或者不準備考試的,大家都深深感到現在孩子們太苦了。孩子們現在是最辛苦的,比家長還辛苦,因為他們做功課和上課的時間遠遠多于他們家長上班的時間;家長也很辛苦,因為家長要陪他去補習,補習內容家長自己還要學會,學會以後再回到家裏教孩子,這個情況要改變。”韓正當時在會上説,社會上的教育培訓機構有合法合規的,也有很多誤人子弟的,“這個市場如果政府不管,我們就對不起老百姓,對不起孩子,所以這個教育培訓市場,必須要凈化,必須要整頓。”

  晚托班的重現,給了家長和孩子一個“不去補習班”的理由。孩子可以在教室裏與同學、老師一起做作業,放學後看護的問題也迎刃而解。

  黃浦區某公辦小學的學生家長陳女士告訴記者,她一定會給孩子報名晚托班。但她也認為,僅靠晚托班並不能解決孩子“課外補習”的問題,“我孩子剛上二年級,但我聽高年級的家長説,小升初不學奧數是不行的。”

  陳女士在孩子幼升小時,就按小學老師的指點給孩子報了拼音班,如今,在孩子即將邁入3年級時,她開始物色靠譜的奧數班。

  奧數“四大杯賽”主動“投降”

  一名“合格”的上海小學生家長,至少要知道上海奧數的“四大杯賽”——中環杯、小機靈杯、亞太杯和春蕾杯。

  但在上海市教委發布“減負”重磅新聞前,上海奧數“四大杯賽”中的兩個已經主動“繳械投降”。

  上海四季教育培訓有限公司宣布將不再協辦“亞太小學數學奧林匹克邀請賽”,2月19日的比賽更名為“52數學能力測評(亞太杯)”;2月14日發布公告稱,“為認真貫徹上海市教委關于‘減負’的有關會議精神,以切實減輕學生過重負擔為己任。現決定,2017年將不再舉辦‘小機靈’杯數學競賽活動”;此外,14日上海青少年思維能力訓練活動組委會宣布不再舉辦中環杯,中環杯3月11日的活動將改名為“思維100測評(中環杯)”。

  上海市教委終身教育處處長莊儉透露,上海市教委已在上海市兩會後,對“四大杯賽”的舉辦者進行了約談,“你們不要誤解,‘小機靈’(杯)是自己主動停賽的,不是教委叫停的。”

  莊儉説,上海市教委在此前的約談中發現,除‘小機靈’(杯)外,“四大杯賽”的另外3個主辦方分別是一家教育培訓公司、一家行業協會和一家基金會,“我們接下來會向它們發出協查函,如果是協會和基金會辦的,會要求它們朝公司方向走,公司成立後,再查它們是否具有辦賽資質。”

  除了辦賽主體,為這些比賽提供辦賽場所的中小學校、高校、職業院校都將會受到波及。“這個規定我們重申過多次,學校不可以為這種杯賽提供比賽場地。”莊儉介紹,目前上海市教委正聯合有關部門,對教育培訓機構進行逐一摸排。

  賈煒在今天的發布會上稱,讓小學一年級孩子學奧數,明顯是不符合《義務教育法》相關規定的。他介紹,即便是證照齊全的教育培訓機構,教委也會在後期從工作人員資質、場所安全、培訓內容、廣告宣傳、違規跨區設點等角度進行規范。其中,培訓內容要符合《義務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的相關規定。

  然而,實際情況是,上海在去年四五月時,已經出現幼兒園小班、中班學生家長到某教育培訓機構通宵排隊“佔坑”的情況。家長要搶的名額,又是奧數!只不過針對幼兒園孩子的奧數換了一個名稱——邏輯思維訓練。

  減負“猛藥”真能産生效果嗎?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這一次,上海市教委在“減負”問題上採取了“綜合療法”。除了全面提供晚托班服務、規范凈化教育培訓市場外,源頭教委也沒有放過。

  “我們不要總是禁止這個那個的,我們還要注意引導。家長、老師為什麼對奧數趨之若鶩,是因為有的學校招生時只看結果,不看別的。”賈煒説,很多家長,甚至學校校長不重視教育規律,“你讓5歲以前的小孩背詩歌,他能理解什麼?”

  上海市教委希望通過指導上海民辦中小學的招生評價,來對家長、老師的教學進行科學引導。比如,民辦中小學面試嚴禁筆試或學科考試,不得利用面談進行任何形式的紙筆測試或學科考試,不得收取學生特制的“豪華簡歷”及各類獲獎證書,招生錄取不與任何社會教育培訓機構挂鉤等。

  每逢開學季,上海市教科院普教研究所課程與教學研究室主任夏雪梅都會站出來,指導學校如何評估學生,指導家長如何做好幼小銜接、小初銜接。每次指導完,她都會來一句:“不論你的孩子在學校面談中,表現好壞、成功或者失敗,這種評估都不代表這個孩子學習能力的高低。”

  夏雪梅建議,家長們與其每到雙休日就把孩子往補習班送,不如把雙休日用于建立親密的親子依戀關係,“家長對孩子的愛是無條件的,但是有規則的”。她建議家長多帶孩子做些鍛煉兒童執行功能的親子遊戲,比如足球、籃球,多給孩子創造與同伴交往的機會等。

  賈煒認為,在幼升小時,民辦小學更應關注孩子的感覺運動能力,還有知覺統合力、社會性發展能力等,而不是做題能力。

  但這些建議,真正要落到實處,還得靠教育督導、靠學校和家長的自覺。

  “四大杯賽”生變數的新聞在上海各所小學的學生家長群裏廣泛傳播,一名家長評點這則新聞時説:“取消杯賽治標不治本,只要還有所謂名校招生看奧數、看證書,取消4個杯賽,還會再來4個杯賽。減負的關鍵是學校。”

  賈煒表示,上海市教委此次“減負組合拳”也會對中小學內部問題進行摸排、規范。比如,學校內部的考試、測驗必須符合教委的課標,教師要接受針對性的培訓,並用逐步提高教師待遇的方式“把好老師留在校園裏”。(記者 王燁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當愛情遇見古詩詞
    當愛情遇見古詩詞
    德突總理悼念德聖誕市場襲擊案遇難者
    德突總理悼念德聖誕市場襲擊案遇難者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468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