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天價香煙”重回北京櫃臺 1條香煙售價近4千元
2017-02-15 06:56:10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有北京市民發現,有煙酒店為迎合消費者,對煙草“限價令”置之不顧,公然貼出“天價煙”標價擺在櫃臺上售賣。記者走訪發現,超出“限價令”規定最高售價千元每條的香煙品類比比皆是,其中有的香煙身價甚至翻了近10倍,賣出近4千元的高價。北京市煙草專賣局工作人員提示,香煙零售商所售賣的香煙條裝上都有各自的煙草專賣零售許可證號,若二者不相符合就已涉嫌違規,市民一旦發現可以撥打123132舉報電話反映。

  現象

  “天價煙”重回北京櫃臺

  市民張先生近日去海淀區長春橋地鐵站附近一家“煙酒工廠”購買香煙,被貨架上標出的香煙價格嚇了一跳,這些花花綠綠的香煙,一條少則需要四五百,多則需要兩三千元。

  張先生觀察多日發現,春節前後這些高價煙銷路還不錯,賣得緊俏。“我看有的人直接買了兩箱子。”記者從他拍攝的照片中看到,貨架上的香煙旁都擺上了顯眼的品種和價簽,荷花“金一品”爆珠款售價1800元,細支的南京“九五至尊”售價為2400元,好貓“千年帝都”售價更是高達3800元……“之前煙草局不是對天價香煙有限價嗎,怎麼還敢明目張膽賣這麼貴?”商家的火爆銷售讓張先生十分疑惑。

  早在2008年,“天價煙局長”一事就曾掀起了廣泛的討論,時任南京市江寧區房産局局長周久耕在開會時發表“將聯和物價局查處低于成本價銷售樓盤的開發商”的言論,但更引人們關注的卻是旁邊放著一盒當時每條售價約1500元的南京“九五至尊”。一盒“天價煙”將他推上了風口浪尖,隨後其被查出存在受賄行為,被判有期徒刑11年並沒收財産人民幣120萬元。這一事讓“天價煙”走入輿論視線,也被認為是“限價令”出臺的導火索。

  2012年3月16日,國家煙草專賣局發布《國家煙草專賣局關于開展“天價煙”和卷煙過度包裝專項治理工作的意見》,內容顯示:“對發現社會零售商戶有明碼標價或實際零售價超過1000元每200支的銷售行為,煙草商業企業立即停止相關卷煙牌號規格供貨。”限價令出臺後,黃鶴樓“1916”、南京“九五至尊”等多款高價香煙身價大跌,均限價在千元以內。

  走訪

  數千元一條香煙熱情推銷

  時過五年,“限價令”是否還如當初頒發時一樣擲地有聲?張先生所遇是否為個別現象?為此,北京晨報記者走訪了北京多家香煙店,試圖尋找答案。

  記者先來到了張先生所反映的“煙酒工廠”,發現貨架上的香煙種類齊全,但明目張膽的“天價”價簽已撤下。記者以消費者身份詢問“好一點的煙”時,對方先是推薦了一款擺在櫃臺上售價為1300元的黃金葉“天尊”説:“送人的話,這款煙賣得最好。”隨後,店員又向記者介紹了多款兩千多元、三千多元的香煙。其中僅剩兩條的嬌子“寬窄”售價為1800元;細支的南京“九五至尊”售價為2400元;一種包裝精美、寫著“出口專供”的綠色熊貓牌禮盒售價為2000元,店員介紹這禮盒裏有五盒煙和一個煙灰缸和一個打火機,“都是熊貓的,又漂亮又上檔次”;一條包裝看起來十分普通的鑽石“一品荷花”售價為3000元,店員直接宣稱領導人戒煙前最愛抽的就是這種煙。此外,店員還聲稱除了“出口專供”的香煙,店裏還有“特供”煙。他指著一條金色鐵盒包裝的“一品”黃鶴樓説,這煙從煙草公司拿不到貨,“這煙是和清華大學合作的,裏邊是啥樣我都沒見過,但全國就我們家最先拿到。”他也解釋,拿煙有“自己的渠道”,但對于具體什麼渠道,他不願多透露。

  在朝陽區左家莊附近的一家煙酒商店內,貨架上擺放著多種香煙均明碼標價,其中價格最高的是990元的南京“九五至尊”。但當記者問及有沒有更好的可以選擇時,老板從櫃臺後的一個塑料袋裏拿出了一條貴煙“國酒香”,“這個貴煙國酒香賣得挺好的,1600塊一條,看著也很上檔次。”而在附近的另一家煙酒店,老板稱可以弄到不少特供的“白皮煙”,價格在2000元左右。“外邊都拿不到的,我們有專門的人聯係。前兩天我還幫人搞了兩條,送人挺好的,別人都覺得稀罕。”

  在東城區東四附近一家煙酒商店內,記者要求看看千元以上的香煙時,對方表示店裏暫無那麼貴的香煙。“我們都不敢往櫃臺上擺,要是被查著了可能會被沒收呢。不過如果你確定要的話,我可以讓人給你留兩條。”他表示,過年期間為高價香煙銷售最火爆的時候,千元以上的香煙存貨少,但可預訂。“價格一千多的兩千多的都有,你確定要我就給你留著。”商店老板也介紹,春節期間高價煙走量大,年前就有人托他訂了20條價格1400元的貴煙“國酒香”。

  記者前後共走訪10家煙酒商店,其中僅有兩家明確表示並不售賣千元以上的香煙,其他商店均承諾可拿到一千元至三千元不等的香煙。

  回應

  倒煙標高價均違規

  記者撥通北京市煙草專賣局舉報電話,工作人員解釋,因香煙屬于商品,價格同樣受市場需求影響,煙草公司批發時給出零售商的價格僅是“指導價”。“但我們要求所售香煙均需明碼標價,且售價不得高于1000元,如果説零售商直接在貨架上標出價格高于1000元然後售賣,那我們肯定要核實、查處的。”他也解釋,如零售商並未明確標價公開售賣而是私下交易,則管理、查處相對較困難。

  此外,如售賣香煙並非從當地煙草專賣批發企業進貨,則會依據《煙草專賣法》對零售商進行處罰。“還有的香煙上直接貼著‘免稅’、‘專供出口’這些標簽,如果本地香煙零售商公開售賣這些煙,一旦被發現都會被直接沒收。”《中華人民共和國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明確規定:取得煙草專賣零售許可證的企業或者個人違反規定,未在當地煙草專賣批發企業進貨的,由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沒收違法所得,可處以進貨總額5%以上10%以下的罰款。

  而對倒賣香煙謀利的“煙販子”,《條例》亦有相關規定。“倒賣煙草專賣品,情節輕微,不構成犯罪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沒收倒賣的煙草專賣品和違法所得,可以並處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工作人員解釋,如倒賣數量超過50條,必要時會聯和公安機關共同查處違法、犯罪行為。

  記者手記

  卷土重來,豈止一條天價煙

  中國擁有最大的奢侈品消費市場,為什麼人們卻總對天價煙如此敏感?市場經濟嘛,幾千元一條香煙,只要有人樂意買,有什麼稀奇呢?其實,煙草業從來不是純市場的,中國實行的是國家煙草專賣制度,“統一管理、垂直領導、專賣專營”,從1983年國務院發布《煙草專賣條例》至今,已經快34年了。之所以專賣,理由很簡單:它不是生活必需品,卻有著廣泛的社會消費需求;它對健康有一定影響,卻為眾多吸食者所嗜好。煙草專賣制度,就意味著政府對這個市場有更重的監管與引導責任。

  再看看限價令當年出臺的社會背景,“天價煙局長”被抓,人們對公款送禮、公務員消費天價煙酒深惡痛絕,十八大之後的“八項規定”、“反四風”更讓人民群眾拍手叫好。

  中國有根深蒂固的煙酒文化,天價煙針對的目標市場很純粹,就是禮品市場,尤其是逢年過節,如要送禮必須“拿得出手”,“特供”、“限量版”、“難得一見”等字眼又為這些煙草加上了重重的砝碼。

  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限價令變成擺設,難免讓人憂慮。更何況,為了市民的身體健康,北京在控煙禁煙,而天價煙顯得更加不和諧,這其中的根源值得深思。

  卷土重來的,恐怕不僅僅是天價煙,持續引導市場健康的消費心理,持續改良追求奢靡的社會風氣,才是題中之義。

  有業內人士指出,煙草“限價令”已執行了近5年,隨著節假日期間高檔香煙需求量大,部分煙品緊俏,一些商家開始在不同城市、不同商店“販煙”、“炒煙”,稀缺香煙的價格水漲船高。制度反腐專家認為,天價煙、特供煙等本質上反映了部分消費者的“特權心理”,這根源于權力配置不科學,用人體制不合理的“不正之風”,很難用紀律和規定完全控制。因此要以治本為主,加大改革力度。

  調查

  一條香煙憑啥能賣出幾千塊?

  “專供出口”、“特供”、“白皮煙”,部分香煙零售商靠這些字眼為香煙“鍍金”,無形之中抬高市場上香煙的身價。不過,普通的煙草一包十幾元到二十多元不等,傳統高品質煙草如“中華香煙”,一包也就是從40多元到70多元不等,這些一包動輒上百甚至300多元的香煙,“天價”又是從何而來?

  高價煙能被市場所接受,首先還是要具備一定品質,再加上炒作、包裝、口碑等多種因素。精品煙草,煙草商必然賦予其精美包裝,其超高端産品,還會標榜諸如獨門加工技術、頂級純凈煙葉、天然有機、手工選葉乃至低焦低害等噱頭。再有就是市場上的一些口口相傳,比如煙民熟悉的“綠熊貓”、“荷花”,其高端産品都被傳為領導人曾喜愛的品牌,不少群眾出于對領導人的喜愛與受好奇心驅使,讓這兩種香煙一直比較走俏。

  還有就是廠家的營銷與“創新”,比如貴煙“國酒香”,在記者走訪中,煙店銷售人員的噱頭都是“香煙中加入了一滴純正茅臺酒”。這種煙一條是1400元,零售價一包煙最多能賣到190元,北京晨報記者買了一包請朋友試抽,發現捏碎過濾嘴中的滾珠後,確實散發出濃鬱的白酒香,朋友也感嘆這樣的香煙確實非常適合喜愛飲酒的人士,也適合在酒席中散發。

  相比起價格更低的煙,天價煙的介紹確實要“講究”很多。細支南京“九五至尊”的介紹中寫道:“傳承南京(九五)的一貫品質,更加注重香氣的豐富性、高雅性與協調性,更加注重煙氣的細膩、綿長,更加注重口感的甜潤生津、純凈。”它的包裝也大為不同,條盒為“首創自動升降內盒的‘呈現式’縱開異型包裝”。

  然而,無論多麼講究,口感又多麼“細膩”,天價煙的卷土重來,都直接突破了此前的行業限制,其所謂“口碑”與“熱賣”,也與當前北京乃至全國“禁煙限煙”的大背景不符,還讓人産生對借機高消費送禮的擔憂。那麼,在“限價令”頒發五年後,為何還會有如此多的“天價煙”在公然售賣呢?

  幕後

  産地限量遭倒賣批發價成幌子

  就此,記者咨詢一位煙草零售商賀女士,她解釋,因我國煙草專賣制度,零售商都需取得《煙草專賣零售許可證》,定時從煙草公司進貨。零售商也會根據進貨數量等分為不同等級,等級越高者,可選擇煙的種類和數量就越多。“因為好煙稀缺,賺的錢也比低價煙多很多,大家肯定都想進好煙,但一般和煙草公司關係比較好的商家才能拿到好煙。”賀女士告訴記者,自己家與另一家煙草零售商為同等級商戶,“但人家每次能拿到的好煙,我們一年可能就有一兩條,就因為人在行業裏與政府裏都有關係。”

  賀女士解釋,香煙雖為全國統一價, 但不同的地區之間可選擇的香煙種類和數量都有差別,各地的銷售情況也各不相同。“比如‘蘇煙’,一般江蘇本地會配很多,其他省市就相對少些。這就滋生了專門倒煙的販子,把緊俏的煙從一個地方倒賣到另外一個煙少價高的地方,從中牟利。”她介紹,從煙草專賣局進的香煙每條的批發價都在1000元以下,但是經過二、三道販子倒賣和商家的炒作後,身價會上漲很多。此外,也有商家自己從煙草公司進煙後私下高價售賣,擔心被查因此不願將其明碼標價擺放在櫃臺上售賣。“煙價被炒起來後,如果這條煙櫃臺下能賣1500,但在櫃臺上按規定你就只能賣1000,換你的話怎麼做呢?肯定願意賣1500啊!”

  記者登錄中國煙草市場網,經查詢發現,零售商店1400元的貴煙“國酒香”,批發價格只要720元;售價1800元左右的嬌子“寬窄自在”,批發價只要848元;售價為2400元的細支南京“九五至尊”批發價僅需678元……最為誇張的是售價3800元的好貓“千年帝都”,參考零售價僅為350元,這意味著其批發價要更低,身價至少翻了十倍。在這場天價煙商業遊戲裏,廠家所謂明示的“批發價”,顯然成為了擺設。

  至于部分商家特意説明的“出口專供”、“白皮煙”和“特供”,另一位從事煙草生意的陳先生也做出解釋。“什麼‘特供煙’、‘白皮煙’,市場上見到的幾乎全是假貨,煙草公司現在根本就沒有‘特供煙’這麼一説。”但他也解釋,市場上見到的“出口專供”則是直接從免稅店等地方買出來,相比起“特供”和“白皮煙”來,真貨會多一些。記者向河南中煙工業有限公司核實,被告知黃金葉“天尊”就屬出口煙種,但工作人員表示出口香煙的信息和價格均不詳。記者試圖向湖北中煙工業有限公司核實“一品黃鶴樓”時,多次撥打電話對方皆無人接聽。

  這一點也得到某煙草公司工作人員楊先生的證實。他表示,所謂的“白皮煙”是指還未面市、仍處于研發階段的煙,但因數量極少,市場上所見的多為假貨,八項規定之後已無所謂“特供煙”,因此市面上所見的“特供煙”也多為商家借此招牌謀利而非真正“特供”。

  專家解讀

  警惕天價煙背後的不正之風

  制度反腐專家、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原副院長李永忠表示,因傳統節假日特有的文化需求、傳統需求、社交需求、和時間、空間條件的存在,容易讓不正之風的反彈在節假日達到一個高點。需求的集中爆發,導致了天價煙在春節期間重現市場。

  李永忠解釋,十八大前,兩極分化到不得不解決的關口,反腐瓶頸到了不得不突破的關口,在這樣“不得不”的背景下,煙草專賣局出臺限制千元以上高級香煙的“限價令”,實際上正是時代大背景大變局下的細節體現。今年市面上的高價煙酒出現反彈,李永忠認為,兩極分化的社會,必然會出現兩極分化的消費。市場一有需求,千元以上的高級香煙就會出現。“這也是再嚴的紀律,也管不了市場規律的一種體現”。

  在他看來,天價煙、特供煙等在市場上受到青睞,本質上反映了部分消費者的“特權心理”。“特權存在的本身,讓特供成為一種時尚,成為人們趨之若鶩的現象。”他解釋,目前雖然用紀律把各單位的“特供”解決了,但人們的“特權心理”依然存在,因此才會有商家打著“特供”、“頂級”“超高端”等旗號來賺錢,消費者也很吃這套。

  李永忠表示,根源于權力配置不科學,用人體制不合理的“不正之風”,很難用紀律和規定完全控制。“任何有效的治理都必須以治本為主。只要治本還沒到位,在敏感時間出現高價煙這類東西的反彈,不足為奇。因此,我們既要在治標上常抓並抓長,注重節假日關鍵期間,更要以治本為主,加大改革力度。這種標本兼治,以治為主的效果,必然也會事半功倍。”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 記者來信:普通列車何時禁煙?
    春節探親,記者先後乘坐G1806、K177、K378三趟列車,親身體驗了高鐵列車與普通列車在禁煙問題上的巨大反差,感受到廣大旅客對普通列車禁煙的期盼。
    2017-02-02 16:01:29
  • 捷克室內場所5月底開始全面禁煙
    捷克參議院19日通過禁煙法案,從今年5月底開始,捷克所有餐館、劇院等室內場所一律禁止吸煙。
    2017-01-20 11:27:13
  • 2016控煙觀察報告:專家吁盡快出臺室內100%禁煙條例
    前,我國已經有北京、深圳、上海等18個城市出臺了控煙法規,北京實施室內全面禁煙一年多來,餐廳、寫字樓、醫院、車站、出租車等公共場所,吸煙違法行為的發現率從一年前的23.1%下降至6.7%,控煙效果明顯。
    2017-01-13 07:52:14
新聞評論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麻醉師連續工作 元宵節累倒在手術室旁
    麻醉師連續工作 元宵節累倒在手術室旁
    走進莫伊謝耶夫舞蹈學校
    走進莫伊謝耶夫舞蹈學校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467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