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十四年不離不棄 男子用愛喚回腦癱妻子
2017-02-13 07:43:50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龔建強十余年如一日照顧病倒的妻子葉紅。

  14年,丈夫不離不棄堅守在妻子身邊,用陪伴和照顧將妻子從病魔手中拉了回來。曾被醫生宣判因重度腦癱或會癱瘓一輩子的妻子,在愛的呼喚下,睜開眼、開了口、能行走,被譽為“奇跡”。不僅如此,夫妻二人還孕育了一個新生命。他們的故事令人動容,還被評為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

  2月的一天,在上海金山區的一戶普通住宅內,故事的男主人公龔建強接受了廣州日報記者的採訪,基本康復的妻子葉紅如小鳥依人般坐在一旁,虎頭虎腦的兒子在屋裏鬧騰著,屋內挂著一件繡品,繡品上寫著:真愛永恒。龔建強笑道:“這是別人知道了我們的事後送的,其實我並不覺得我有多了不起,我只是做了一件普通人應該做的事,盡了一個丈夫應該盡的責。”

  新婚第五天妻子突然病倒

  2002年5月10日,龔建強如往常一樣與妻子葉紅道別後便匆匆趕往單位。早上9時30分,他突然接到了葉紅同事的電話,對方聲音急促,只説了句“我們把你妻子送醫院了,你快去醫院”便挂了。

  龔建強騎著自行車趕往葉紅單位附近的醫院,卻被告知妻子竟是被送進了復旦大學附屬金山醫院。龔建強此時有了不好的預感,趕忙又騎著車去了金山醫院。

  龔建強向記者回憶道:“在重症監護室裏看見葉紅的那刻,我整個人都蒙了,她躺在病床上,我喊她可是她毫無反應。”葉紅在一旁説道:“當時我只是想睡一會,就突然沒了任何知覺。”其後,葉紅被推進了手術室搶救,醫生甚至不能保證葉紅能活著出手術室。那是龔建強人生中最難熬的幾小時,數不清的同意書等著他簽字,而他手抖得幾乎無法握住筆。簽完這些同意書,龔建強整個人都癱倒了。

  傍晚6時許,葉紅終于被推出手術室,醫生説她的命保住了,但醫生還告訴龔建強:“你妻子得的是腦血管畸形,屬于重度癱瘓。”也就是説,葉紅可能會在床上癱一輩子,喪失行動和語言能力。

  龔建強的心揪了起來,那年他不過34歲,葉紅也僅26歲,他們才剛剛新婚第五天!周圍的親朋好友勸龔建強:“未必需要在一棵樹上吊死。”連葉紅的父母也對龔建強説:“我們準備把她帶回家,這是她的命不好,不能連累你。”

  龔建強想了幾個晚上,他想到葉紅對自己的體貼——冬天天冷,葉紅會騎著電動車,將家裏最好的棉被送到龔建強家;龔建強愛吃牛肉,葉紅就燉好牛肉給他加餐;每次瞧見龔建強家有臟衣服,葉紅還會偷偷替他洗幹凈。“她這樣全心全意待我,如果我病倒了,她會離開我嗎?她若離開了,我會是什麼感受呢?”龔建強動情地向記者説道:“我告訴岳父、岳母,葉紅是我的妻子,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會照顧她一輩子。”

  為了妻子多辛苦都值

  龔建強開始了或許是沒有截止期限的照顧。半個月後,葉紅醒了,龔建強俯身親了一下妻子,在她耳畔説道:“老婆,你放心,我不會離開你的。”葉紅聽後淚如雨下。

  其後3年多是龔建強最辛苦的時期,每天淩晨5時,他就要起床為葉紅穿衣、做全身按摩,然後趕去上班。中午11時,他又要趁午休時間趕回家繼續為葉紅按摩,為此,他再也沒有在單位食堂裏吃過一口飯。晚上回來做完飯,龔建強還要定時給葉紅講故事。

  2004年的一天,外面下著大雨,葉紅突然開口,含糊不清地重復説著:“下雨了。”龔建強形容那一刻猶如是對自己堅持的一個回報,他告訴自己:“行的,我妻子能恢復成正常人。”龔建強未曾料到,這份決心竟用了整整8年、2900多個日夜才最終實現。即便如今,葉紅也未曾完全康復,但龔建強已經很滿足,“醫生告訴我,能恢復並保持現在這個狀態已經很不容易了。”

  只有龔建強和葉紅自己知道,這種“不容易”是何等艱辛。葉紅説:“我能下床後,他每天都逼我做訓練,包括下蹲、推五指板、握米袋等等。被他逼急了,我還會鬧脾氣。”為了葉紅,龔建強幾乎將自己訓練成專業康復理療師,沒有休息日,他的生活重心就是葉紅。別人問他:“你這樣辛苦值得嗎?”龔建強説:“值,我換回了我的妻子,這比什麼都值。”  記者手記

  如今葉紅的身體大有好轉,恢復了基本的行動和語言能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龔建強會鼓勵葉紅多開口説話,而葉紅總會笑得很羞澀,然後捂著嘴説:“我説不來,還是你説吧。”

  龔建強坦言在妻子能下床的那段時間,自己確實很累,但因為念著妻子的好、為人夫的責任以及自己對妻子的心意,那些苦咽下去也就熬過來了。

  在記者與龔建強約採訪時間時,龔建強總是抱歉地説:“我實在抽不出時間,因為空閒時間我們都去參加公益活動了。”參與公益活動是龔建強回報社會的一種方式,他願意帶著兒子為社會貢獻綿薄之力,如同當年亦有許多好心人幫助了他和葉紅。

  兒子是龔建強另一個心頭好,他記得兒子出生時恰好是大年三十晚上,他説兒子是伴隨大家祝福出生的。

  其實,葉紅的狀況並不適合懷孕生子,但葉紅卻很堅持,有一次去醫院復診,葉紅偷偷詢問醫生:“我能要個孩子嗎?”醫生想了想説:“可以。”龔建強害怕妻子再次遇到危險,葉紅説:“你能冒險將我從死亡線上拉回來,我就不能冒險給你一個完整的家?”

  葉紅告訴記者,她如此這般執意想要一個孩子,是因為她深知丈夫想要孩子卻從不敢説出口的隱忍,最重要的是:“我怕我會比他走得早,我想留一個孩子陪伴他,我怕他孤單。”説著,葉紅忍不住又哭了,“兒子特別懂事,他會督促我吃藥,也會哄著我玩。有一次他和我説:‘媽媽,你的手快點好起來,這樣你就可以抱抱我了。’”龔建強望了眼妻子,立刻轉移了話題,邊説邊看看葉紅。她的歉意和愛意,他應該都懂。

  對話

  “我不會放棄她”

  廣州日報:這麼多年,你有過動搖想放棄的時候嗎?

  龔建強:一開始知道妻子得的是重度癱瘓,可能一輩子癱在床上時有過糾結,但當我想明白我不能放棄她之後,就再沒有過動搖。葉紅第一次睜開眼看著我流淚時,我就告訴她,我不會放棄她。

  廣州日報:平時你們如何互動?

  龔建強:主要就是為她按摩、講故事、陪她訓練之類。她能下地後,每天飯後我們都會一起去小區裏溜達,有時候她偷懶,我就像哄小孩一樣哄她。葉紅一直説我特別愛笑,因為我覺得病人特別需要家人的支持和鼓勵。

  廣州日報:任何時候你都是哄著她的?

  龔建強:也會開她玩笑。比如一開始她吃飯都吃不好,容易流口水,我就會一邊幫她擦幹凈,一邊笑話她:你看你,像嬰兒一樣,吃飯吃得到處是口水。

  廣州日報:知道葉紅想要生一個孩子的時候,你是什麼感受?

  龔建強:首先是擔心,我還特地跑了好幾個醫院,確定風險不大才同意的。我確實很喜歡小孩,以前還有人勸我們領養孩子,那個時候葉紅身體還不如現在,我拒絕了,我説我們兩個人相伴到老就夠了。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曉璐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踏春賞梅正當時
    踏春賞梅正當時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453144